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陰天現日
陰天現日 連載中

陰天現日

來源:google 作者:相公無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若吟 現代言情 相秉

【救贖+爽文+甜寵+男主重生】安若吟從小受盡冷眼辱罵,爹不疼娘不愛,還有個雙胞胎妹妹處處刁難,暴躁易怒,被二中的人稱為大魔頭殊不知,如同孤兒的她,身份無數,每一個甩出來都足以讓各路大佬趨之若鶩相秉重活一世,再次遇見那個讓他念了一輩子的女孩,只是現在的她,渾身是刺,不讓任何人靠近,他斂去萬丈光芒,只為換取一人心他的出現,讓原本黑沉沉的世界透進了一絲光,再慢慢放大,照亮了她的全世界,不放過任何一個小角落,似冬日艷陽高照,從此她的世界再無陰雨連天小劇場一:某部戲拍完後,各大營銷號爭相營造男女主cp感,可隔天相影帝就被拍了絕無僅有的鎖骨照,那一排明顯的牙印,引得路人浮想聯翩,同時影帝發文稱:夫人真是只小野貓小劇場二:某天相影帝不小心拿錯了手機,發現夫人竟然是自己粉絲群的群主,他邪笑着:夫人不解釋解釋?(雙強,男主娛樂圈)展開

《陰天現日》章節試讀:

這話一出,安若吟回過神,十分無語的走開了。

但不一小會又拿着套衣服過來,放在沙發上,「新的。」

「謝謝你啊小丫頭,你心腸真好!」

盛卿姿和藹的說著。

安若吟垂下眼眸,嘴角微微彎曲。

心腸好嗎?

呵,她可是被無數人厭惡的。

有人說她女魔頭,還有人罵她惡霸。

心腸怎麼可能好啊!

少女剛洗完澡,烏黑的長髮還是濕的,水珠順着發梢滴落,在她的睡衣上印出一小片水印。

察覺到她越發冰冷的眼神,盛卿姿趕緊說道:

「小丫頭,你頭髮好濕啊,趕緊吹吹吧。」

「嗯。」

「哎,小丫頭,」盛卿姿瞧着她又要走,趕緊叫住她:「你這有什麼吃的嗎?我好餓哦。」

本來剛才買完手機就想去吃飯的,結果發現有人在跟着她。

肯定是那個臭男人,發現她的消費記錄就立馬派人找她的!

為了不讓他找到,盛卿姿這一整天都沒吃過東西,現在真是餓慘了。

安若吟指着廚房的柜子:「那裏面。」

「可是我不會搞哎!」

她這幾十年,好像都沒下過廚房。

盛卿姿怕這小丫頭再次嫌棄自己,連忙起身:「但是我可以學的,應該沒問題!」

不就是做個飯嘛,應該不會很難。

雖然她炸過好幾次廚房,嗯,但是,這炸着炸着就有經驗了嘛。

這次肯定,應該,可能不會的。

算了算了,萬一把小丫頭的廚房再給炸了,她肯定會生氣的,然後把她趕出去。

想到這,盛卿姿剛有起身的趨勢,立馬停了下來。

「時間不早了,小丫頭你先去休息啊,我等下自己會做的。」

她寧願餓死,也不能丟臉!

「嗯。」

既然她堅持,安若吟也懶得管她了。

盛卿姿見她要走,指着另一個房間問:「小丫頭,我能睡那個房間嗎?」

她不想睡沙發,一點都不。

「嗯。」

安若吟頭也不回的走了。

「哎,真是絕情的小丫頭,說不給我做就是不給我做。」

盛卿姿撇着嘴,「哼,我不吃了,睡著了就不餓了。」

……

安若吟回到房間,在陽台上的沙發上躺着。

今晚的夜空好像與以往不同了,有幾顆微亮的小星星。

它們零零散散的點綴在夜空,成為黑夜中為數不多的光點,頑皮的朝着這個小陽台散發著自己的光。

這是她第一次這般仔細的欣賞夜空,還,挺好看的。

今天心情好像沒有以前那麼煩躁了。

是因為那個嘴碎的女人嗎?

那個女人的眼睛,跟他還真是像。

這麼想着,安若吟拿出手機,打開聊天軟件,那個群聊裏面不斷的彈出新消息。

看群名稱,明顯是個狂熱的粉絲群。

【聽說秉神到莫城了呀,我好想去偶遇啊!】

【真的嗎真的嗎?】

【啊!大神竟然來莫城了,這絕對是我離秉神最近的一次了。】

【他到莫城幹什麼啊?拍戲嗎?】

【好像是吧,這個不清楚。】

【……】

安若吟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剛才那個男人的身影,那雙眼睛,不會就是……

相秉!

相影帝。

出道三年。

出演了五部電影。

部部經典。

她也粉了三年。

在粉絲中混了這三年,她們都說相影帝顏值逆天。

可她最喜歡他的眼睛。

那裏面,充滿了希望與生機,是她渴望不可求的東西,讓她趨之若鶩。

發了會呆,安若吟才發現外面沒有一點聲音。

那個女人,不會沒準備吃的東西吧!

她走了出去,客廳已經關了燈。

想了想,安若吟從櫥櫃里拿出兩桶泡麵,倒了開水。

盛卿姿正餓得在床上翻滾,根本睡不着。

「扣扣……」

疲憊的起來開門,一股香味飄進鼻子里,盛卿姿立馬來了精神。

「吃不完的,你要不要?」

女孩端着一碗泡麵,隨意的問着,讓她感覺如果自己說不要,她立**倒了。

盛卿姿趕緊接過:「要要要。」

她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連續幹了幾碗,盛卿姿滿足的摸着自己圓滾滾的肚子。

哎,口是心非的小丫頭。

明明就是專門給她煮的,還說什麼吃不完的。

哈哈哈,這彆扭的性格,真是太可愛了。

……

「這件好不好看?」

第二天一大早,安若吟就被吵着來到商場,面無表情的看着盛卿姿換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

「嗯。」

這女人身材氣質都挺好的,穿什麼衣服都還行。

盛卿姿滿足的挑了幾套衣服,準備結賬了,突然想到,她的卡好像不能用。

不然又要被發現。

「小丫頭,」她笑眯眯的轉頭:「能不能借我點錢啊?」

安若吟還沒說話,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姐姐?」安輕靈似乎很是愉快,拉着一個中年女人就走了過來:「媽,是姐姐哎,她在這裡。」

「姐姐你是不是沒錢啊?我們幫你結賬吧!」

被她拉着的女人寵溺的揉了揉安輕靈的頭,又厭惡的看向安若吟。

「你怎麼在這?」

曲思紅化了濃妝的臉上充滿嘲諷:「不是跟我們家斷絕關係嗎?怎麼,知道我今天帶靈靈過來買衣服,就想來分一杯羹了?」

「挑好這麼多衣服等着我給你付錢呢?想都別想,我們的母女情分早就沒了,你也不配花我們安家的一分錢。」

那尖酸刻薄的樣子,完全不像一個母親的樣子。

盛卿姿打量了一下安若吟的臉色,好像沒什麼變化。

那個討人厭的女人是小丫頭的媽?

不像啊!

不止長相,連性格的天差地別好嗎!

安輕靈拉着曲思紅的手:「媽,姐姐再怎麼說也是你的女兒,你不要這麼說她了,我們幫她結賬吧!」

她清純的臉滿是關心,可眼中還是有着明顯的得意。

同樣是女兒,看她安輕靈多得寵,而安若吟,早就被趕出了安家,還被父母厭惡。

「靈靈,」曲思紅寵溺又有些恨鐵不成鋼,「你忘了她以前怎麼對你了嗎?就這惡毒的小蹄子,不配做我的女兒,從她和我們斷絕關係的那一天起,我們安家就只有你這一個千金小姐了。」

盛卿姿實在是受不了那兩人的話,不顧形象的就懟了起來:

「你這小綠茶啊!看起來跟這小丫頭差不多大,怎麼這麼能裝呢?我們有說這衣服讓你們付錢了嗎?一句一句的像你們多有錢似的,有錢啊?把這商場都買下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