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引魂錄
引魂錄 連載中

引魂錄

來源:google 作者:伍培子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伍培子 其他小說 霍冬生

說起鬼!這個讓我們恐懼且又看不見的未知體是否存在?要我說,它一定存在許多枉死的冤魂不願去地府接受審判,從而找機會附在活人身上以此躲避陰差的捉拿地府不允許鬼魂遊盪人間,所以派來地獄的王者轉世投胎、引渡亡魂鬼魂重回地府「末法時期」,這個被宗教內所定義的時期已經到來,部分魔子魔孫已經投胎轉世為人,禍亂人間、欺壓良善,我們的主人公不但要送亡魂回陰間,更要以暴制暴,蕩平陽間的惡人,還陰陽兩界太平安詳!展開

《引魂錄》章節試讀:

盛夏的早晨是那麼的清爽,霍天明一如既往在家吃着妻子準備的愛心早餐。用完餐後,開上自己的黑色桑塔納小轎車,一溜煙的朝五雲山方向駛去。

作為修行的人來說,遠離城市的喧鬧,在山中擇地建造寺廟,無一不是最好的選擇。當霍天明的車開到了五雲山顛簸的石子土路上,越往山裡開,連綿起伏的山體越是壯觀,面前的景色和林間的空氣使得頭腦清晰無比。身處其境的霍天明感嘆着大自然賦予這山林間的微妙,不知不覺車子就開到了這條路的盡頭,旁邊有塊平坦的地方,霍天明觀望了四周,將車停放在了此處便步行向山上走去。

當走到半山腰時,眼前出現了一塊平坦的地方,這裡不大,眼前同時出現了一個山洞,天然的山泉從洞頂往下緩緩流淌,宛如一張門帘掛於洞口,山泉流向洞口前方的池中。這石塊成桌,樹根為凳,如此脫俗的場景讓霍天明心曠神怡。就在這時,一位年輕的僧人從山洞旁一條小路上悠悠走了下來。

「咦......看這和尚有點眼熟啊!」霍天明仔細分辨着。

此時,僧人已經走到霍天明面前止住了腳步,雙掌合十,口誦一句:「阿彌陀佛,施主還認得小僧嗎?」

霍天明不敢確定的說道:「你是......你是十年前來我家,還贈予我佛像和法器的師傅嗎?」

(其實人與人之間要是只有一面之緣,莫說十年,我敢保證,不出三個月就會將對方忘的一乾二淨,除非對方身體異常,又或是極少遇到的容貌特徵,像和尚、道士,這都是從外觀上就能記住的,至於長相嘛!這就難了。像霍天明還能說出和尚去過自己家,還送東西給自己,那純粹是靠自己潛意識裡的回憶邊摸邊說的。)

和尚微笑的點了點頭道:「是我......是我!施主請隨我洞內來。」

說完,身體往旁邊一側,手掌上翻指向山洞。霍天明順着和尚所指的方向移步到了山洞口一看,山泉一直在流淌,霍天明有點懵了,於是便問道:「要進去嗎?師傅該不會是讓我趟進去吧!」

和尚道:「施主往這裡看!」

霍天明又順着僧人指的地方看去,由於山洞凸出山體一部分,洞頂上方形成了一個淺小的蓄水池,水滿則溢,沖流下來的山泉規規矩矩淌進了山洞前方的池中,洞頂一側的石塊堆積,最邊上的水流較急,正好形成了拋物線,剛好一個人的身位可以進去,就像是門帘挑開了一角。正面看,水流垂直向下遮住洞口,而側面卻撇開一角供人進出,霍天明感嘆道:「真是天公造物,絕了!」

二人進了洞內,裏面也就二十幾平米大小,中間擺放着一張木桌和幾個木凳,雖然簡單卻不失儒雅。身處洞內向外看去,隔着面前的流水,外面的物體顯得虛無、飄忽,霍天明瞬間感悟到了佛家所說的「世間萬物皆空像」這句話的含義。

和尚拿起桌上的水杯走到洞口,伸手接了些山泉遞給了霍天明說道:「施主請坐,先喝點山泉吧!」

但霍天明着急問道:「請問師傅,您還記得十年前在弟子家中說過的話嗎?」

「記得記得,當然記得啊!」和尚點頭回答着。

霍天明追問道:「十年時間已到,十年渡劫是什麼意思?」

和尚沒有回答,只是看了看霍天明,然後就把目光轉向了洞口的流水。霍天明非常疑惑,但就在此時,洞外傳來一句「霍居士終於來了!」伴隨着聲音從洞外走進一位老者,說話聲音渾厚,但身體瘦弱,一旁的和尚趕忙上前行禮道:「師父,霍施主正在等您呢!」

霍天明上下打量着對方心頭暗想:「難道這位老者就是普化寺的住持嗎?怎麼沒有穿袈裟呢?反而一身簡單的白色布衣,像是寺院里的掃地僧!」

霍天明連忙站起身來向老和尚行禮道:「師傅好!我叫霍天明,冒昧打擾您了!今天來是想跟您請教點事兒,望師傅指點指點!」

老和尚滿臉笑容的問了霍天明一句:「你相信『輪迴』嗎?」

「信......!我相信輪迴!」霍天明斬釘截鐵的回答了老和尚。

「很好很好!」老和尚滿意的伸手向霍天明讓座。二人落座後,小和尚威嚴的站在了老和尚的身後,一種難以形容的氣場環繞於洞中。老和尚開口說道:「你給那孩子取名叫霍冬生對吧!我四個弟子常常向我彙報孩子的情況!他們會輪流下山去觀察孩子,但不能保護或插手孩子的成長,這是十年渡劫之中的運數,必須由孩子自己化解所遇到的災難,更要在時間與空間交替之時避開劫難才行。在開始向你講述孩子的身世前,無論你聽到什麼、感覺到什麼,一定謹記,你就是孩子的唯一父親!孩子與你有莫大的緣份,包括你的妻子。」

霍天明端坐在老和尚的對面,內心感到一種莫名巨大的壓力,伸手端起水杯將山泉一飲而盡,用手拍了幾下額頭對着老和尚點點頭道:「師傅,弟子準備好了,開始吧!」

老和尚坐直了身板,雙掌合十,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開口講述道:「記得那是十年前的一個寒夜,天空靜靜,長夜星辰,老衲正準備休息時,忽聞寺院中有一些動靜,聽上去很古怪,心中開始生疑,寺院乃神聖之地,肯定不會出現妖魔邪祟,寺門也是緊閉的,更不會闖進豺狼虎豹!何況有關部門早已將這山中的野獸捕獲或驅逐乾淨了,那會是什麼呢?索性出去一探究竟。當老衲走到院子一角時,眼前出現的場景使我寸步難行,院子**竟然站着一位身披黑色斗篷,手拿『轉經輪』的男人,旁邊還跟着一隻紅色毛髮的狼。天吶!大晚上的,這場面,他怎麼進來的?但我敢肯定一點,他不是鬼!妖魔鬼怪根本不敢靠近『轉經輪』,何況他還拿在手裡轉呢。但那隻紅色的狼可是聞所未聞啊!毛髮紅的跟鮮血似的,只有爪子和臉部是白色,非常漂亮,不可思議!正在我納悶時,那個男人突然叫了我一聲『貞文大師,莫怕莫怕,請來院子**,弟子有事相托。』我頓足思量着,叫我法名這不奇怪,但弟子......?男子自稱弟子,當時我真有點害怕,但又一想,老衲十七歲時就結緣佛門,有幸皈依三寶,剃度出家,幾十年過去了,從未見過這種事情!何況我一心向佛,念佛一生不就是要正視恐懼嗎! 無論發生什麼,都是我的緣份!想到這裡,我向院子**走去,剛走到黑衣男子面前,那隻紅狼已經從爬着的狀態慢慢起身,形成了要攻擊的架勢。這時,我看到男子用手輕輕拍了拍狼頭,口中念了一句小咒!因為他念的是梵文,我確定是小咒子。平時我們也會念,因為很短,用的地方又多,最長的咒子也就幾十個字,所以在最早翻譯經文時就讓其保持了原汁原味,沒有翻譯成漢語。當男子念完咒語,紅狼已經很溫順的爬在了原地,男子向我行禮後叫了聲師父?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此人五官長的十分標緻,說話口齒清晰,我問他為何叫我師父,從何處來,有何事相托?男子抬頭與我對視後開口問我『您相信輪迴嗎?』我對男子回答,佛門弟子,本就以度化眾生,脫離六道輪迴之苦,去往佛國為己任,當然相信這輪迴的可怕與存在。他接着問『每個靈魂生生不息、生完死、死完再生、無休無止!有純凈的、邪惡的、善良的、愚昧的、在幾十年、幾百年、有的甚至上千年都跳不出輪迴!如何走出六道,遠離痛苦!』當他問完這個看似複雜而又簡單的問題時,我明白了他是想尋求一個答案,一個遠離生死輪迴的答案!那時我瞬間感受到了佛陀的無量智慧,立刻雙掌合實,予面前的神秘男子進行開釋,『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聽完我的開釋語後,神秘男子點着頭說他知道該怎麼做了,雖然只有四句,但足以正他信念!之後他說與我見面是有事相托,他七日後轉世投胎,在這末法時期降世人間,引渡亡魂回地府,待他功德圓滿之時可脫離輪迴之苦!這次投胎之處就選在這座城中,這樣能離老衲近一些,到時候他會以男孩之身降世,並要投師我門下學習本事!記得男子說完後還將胸前衣口往下一拉,胸口呈現出了金色圖騰!細細一看是朵蓮花,我當時就傻眼了,趕緊口念佛號,不敢再抬頭相望,只是小聲問他是不是菩薩?那男子趕忙對我回答說不是!蓮花圖騰是菩薩給的印記!怕他再動邪念而壓制心魔所受的。他還說那隻紅狼非俗物可比!它可自由進入陰陽兩界,並與天狗齊名,共享犬王之稱!男子若向善,紅狼便守護於他!男子若向惡,紅狼追到天邊也要吃掉他,他已經被紅狼咬死并吞噬了好幾世!現在他倆業障全清,紅狼再不會傷害男子,那種緣份已到達了極致!男子轉世投胎後,紅狼會留在地府,十八年後會來人間尋找男子並保護他,說這是一種規律,無人制定,但就這麼自然的執行着,或許這就是所說的定數吧。說著說著男子突然跪地行禮,起身後對我說他該走了,有些話需要其他的方式與其他的人告知!今夜入眠後必將是我難忘的一夜、不可思議的一夜、成就功德的一夜,讓我保重身體,他日相見。說完,男子轉頭向山門走去,紅狼起身跟隨一併離去,就這麼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這時,霍天明突然打岔發問道:「師傅!您說的這個男人就是『轉世』後的冬生吧!」

老和尚睜開眼,點了點頭說:「正是......正是!」

霍天明有點害怕,小聲的問:「那他來的目的是什麼?和我有什麼樣的緣分呢?我該怎麼對待冬生呢?」

老和尚已看出霍天明的顧慮所在,於是回答道:「霍居士不必擔心,他是來報你救命之恩的,並無半分害你之意,且聽我往後說完,你便能明白這其中的因果緣份!」

老和尚繼續回憶並訴說道:「當我回到禪房後,躺在床上思來想去,不知不覺就進入了夢境!我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在『過陰』!(關於過陰,其實是活人睡着後,靈魂通過某種磁場的引導去往幽冥界看看那邊的世界,並讓你了解一些事情後再返回到陽間,只有極具造化的人方有資格過陰!)老衲眼前是煙霧瀰漫,天色昏暗沒有半點陽光,真是上無日月星辰,下無蚊蟲鳥獸,只能通過遠處的幾道火光略微看到腳下開闢出的一條土路,我納悶着,心中懷疑這應該就是人們口口相傳的黃泉路。老衲我也是第一次過陰,並不懂這裏面的規矩,往前走了一步......就一步!頓時眼前的畫面全變了,火光通明,腳下不止我這一條路,蜿蜒曲折的大小道路上百條,每條路上都有很多『勾魂使者』,他們用鎖鏈牽着亡魂行走,我所在的這條路上也有鬼使牽着亡魂經過,鬼使們看我一眼都快速離去,這不奇怪,因為我沒被鎖鏈鎖着,所以鬼使們要回去報信而已。往前看大約五百米之處有一座古老的城池!當我走近一看,中間的大門緊閉,上方懸掛巨大牌匾並寫有『地府』二字!大門左右分別是一道小門,牽着亡魂的鬼使們從左門而入,應該是去往『閻王殿』復命的,右門出來的鬼使們手拿令牌鎖鏈,這是去往各個地方勾魂的。我正觀察着這裡的景象,想仔細的記錄下來,突然聽聞一側傳來迷幻般的聲音!貞文......這邊來。聽到有人喚我,我順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位身着紅色法衣,頭戴毗盧帽、左手持錫杖、右手結『與願印』,身上白光環繞,呈現出了『除蓋障地藏菩薩像』,原來是地藏王菩薩!我趕忙原地跪拜,眼淚縱橫,無法控制心中的激動。這時,菩薩叫我起身進前,我來到菩薩面前,身邊充滿了無限的能量!菩薩問我,『貞文!你知我願力否?』我趕忙回答『地獄不空,誓不成佛。這是菩薩的大願啊!』之後全是菩薩的原話,『在這末法時期;弘我佛法者少,誹謗詆毀者多。善行善信者少,惡念惡語者多。壽終正寢者少,枉死橫死者多。去做天人者少,急來地獄者多。許多亡魂逗留人間,不肯來此接受審判,枉死橫死的居多,陰差未曾勾魂,他們卻先亡,因怨氣極大難消,便要為禍人間。有些亡魂帶有魔性,連閻王派去捉拿亡魂的陰差都未曾拿的住他們,這非陰差失利,是那些亡魂附在凡人身上躲避,他們明白陰差在捉拿時不得傷害凡人之軀,這便肆意附身,還有各別的躲在名山古剎之下修鍊魔性,使其自身超越陰差能力與其對抗!事情的關鍵在於這些對凡人有着危害的亡魂,如何將他們帶回幽冥界並接受地府的審判!閻王多次向我說起此事!現我舉薦一人去作引渡,此人是我座下一魔轉化,經過四十九劫度化,現已驅除魔性,嚮往脫離輪迴,去往天國,但最近的六次轉世都未曾活過十載,這是他作為魔族的定數!我見此次是他成就功德之時,便圓了他的宿願,讓他降世驅魔,引渡亡魂最為合適!貞文,你需在人間助他,這次他以『胎生地塑』的方式降世!

(在這裡要解釋說明一下;無論人、動物、植物,在出生的時候都有自己的規律和層次!比如西遊記里的孫悟空是石頭裡孕育而生,封神榜中的雷震子乃大雨中一道天雷打在燕山古墓旁的地上所生,這種出生叫作——天生。而人出生於娘胎,「十月懷胎,一朝分娩」,這種出生喚作——胎生。再就是動物的出生分為胎生、蛋生、卵生、濕生高低四個層次;像牛、馬、豬、羊,等等一些動物生下來就成型的,這種也叫做——胎生。而雞、鴨、烏龜、鱷魚這種生下來就是蛋,通過孵化而生,這種叫做——蛋生。還有就是魚、蝦、蟲類基本都是產卵,這類叫做——卵生。最後就是一些潮濕的牆角下或是水果核里生出的蚊蟲類,這些叫作——濕生。接下來說說「地生」,這種就很簡單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一句話帶過就是地里生長的植物一樣是有生命的,往地里種下種子等開花結果時便能收割,這種叫作——地生。像神話故事中的「哪吒」就是「先胎生,後地塑」,而地塑是指哪吒第二次生命是用蓮花塑造的身體,也就是以地塑的方式立於天地間。)

這次用地塑的方式是希望未來的『引魂人』能到達更高的境界,遠離貪、嗔、痴,像種子那樣潔凈、甜美,以果實一般的品質立於人間!引魂人的生父生母因孩子的眼睛和身形問題,生下便會拋棄,之後去往他國生活,這也是因果所致,無法插手,而引魂人在未來也會自行處理這段被棄之痛。我這裡有粒『金剛子』在孩子被拋棄後會給他吃下,做他金剛之體的藥引並助他成為正常人形。而他的養父養母便是他那上一世里耗盡生命錢財救他的親生父母,這次也圓了他們上一世的離別之苦,成為一家人。他作為魔族的最後一次十年渡劫雖會遇到雷劫,但最終還是能成功,可貞文不可插手孩子的成長,切記!切記!我賜你兩件法寶,一件是護身符,這是引魂人今後驅魔的法器——降魔杵,另一件乃——心咒典籍,裏面記錄了引魂咒以及驅魔時所用的方法,你可將護身符早早送去與孩子結緣,心咒典籍你就打開研習吧!待十年後,孩子渡劫成功,『天眼』一開,你找時機與他結為師徒,再傳他本事。我所說的這番話,你可以完完全全告訴引魂人的養父養母,他們就是孩子的唯一父母,這樣會讓他們安心些。今後的驅魔引渡還需要你去引導他,引渡亡魂回陰間地府的法門就是要引魂人親自念出『冥王咒』,這樣就能與陰差交接!你記住了嗎?』我趕忙回答菩薩,記住了!這時,就見菩薩施法揮手說了句回去吧!再當我睜開眼時,天光大亮,下床後一眼就看到了桌上擺放着兩件物品——降魔杵和心咒典籍!如果說菩薩的囑託只是在做夢,那這兩件物品如何解釋,這真不是在做夢。於是就將降魔杵讓弟子素海早早送到了你家,菩薩銅像是我想讓有緣人家中能獲得更大的福澤,至於心咒典籍,暫且留在了身邊研習,待時機成熟時一併交給冬生,以上就是冬生這孩子的來歷以及今後的使命!」

這時再看霍天明,已經成了這小小「水簾洞」里的雕塑,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位德高望重的老和尚說出的這番話。

霍天明站起身來發問:「師傅,孩子天眼已開,我敢確定!那弟子該怎麼辦?」

老和尚回答道:「你能提前來找我,必然是孩子的問題!我已判斷知曉了。霍居士,順其自然,一切自有定數!如果生活中有任何問題,請隨時登門,老衲隨時恭候。」

霍天明雖無法消化這老和尚說出的每句話,但一想冬生和自己有如此深的父子緣分,漸漸平和了好多,合掌向兩位大師行禮告別後轉身下了山,開車駛向了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

《引魂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