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隱婚嬌妻不可愛
隱婚嬌妻不可愛 連載中

隱婚嬌妻不可愛

來源:google 作者:小糖微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年甜甜 玉展年 現代言情

年甜甜是娛樂圈中頗有知名度的小明星,因上輩子過得太好被繼妹戕害,重活一時後為了拉攏玉展年,千方百計要傍上他,沒想到那貨軟硬不吃,非要人家上演各種古怪的戲碼才能勾起他的佔有慾他就是個死傲嬌,和他結婚,他說要隱婚行,為了達成目的妥協了可為什麼她每次對外公開自己是單身狀態時,他總一副要火山爆發的樣子?展開

《隱婚嬌妻不可愛》章節試讀:

這晚,年家所有人都不開心。

在姐妹倆對峙的時候,外邊的謠言更加瘋狂地席捲城市的每個角落。

天下着小雨,秋意已深。

這種突然轉涼的天氣就像調皮的小精靈,喜歡突擊人們。

在敞亮的總裁辦公室里,玉展年坐在電腦前,死皺着眉頭瀏覽各大娛樂新聞,已經有一個多小時不說話了。

喬淵苦苦地站在一旁,因為前幾天撞碎了某人的好事,被罰了免費加班一個月。

見到自家老大因為年甜甜的事愁眉不展,他覺得是時候將功折罪了。

「玉總,年小姐一而再再而三的遭遇這種事,此刻怕是傷心得難以抑制正獨自喝悶酒呢。」

聽到這句話,玉展年臉上的神情仍舊是那樣一點也沒變。

喬淵繼續往下說:「那天,年小姐要求加您為好友大有可能是真心實意的想要跟您有進一步的關係,如果您現在有空,可以關心關心她,從而促進兩人的感情…」

玉展年還是那模樣,彷彿喬淵是空氣一般。

「聽說,年小姐會酒後亂性,也不知道她會不會衝出家門被採花賊盯上。」喬淵第三次開了口,並且給他看了年甜甜的朋友圈。

手機屏幕中顯現一張酒瓶亂扔的圖片還有幾行字:模糊的記憶中赫然呈現你俊美絕倫的臉,那麼令人着迷,那麼令人心馳神往,可我為什麼會在這時刻想起了你?我知道原因,但你——卻不知道。

這幾行字的下方有人點贊,包括喬淵在內。

玉展年終於有了反應,移了下目光,在看到裏面的內容後,深深被震撼住了,不由自主的對號入座。

「玉總?」見他遲遲沒反應,喬淵小心翼翼地開了口。

玉展年回神,衝著身旁的人看了一眼,「出去,我一個人歇會兒。」

「好的。」喬淵內心慶賀自己大功告成,暗地裡「耶」了聲,可面上卻一絲不苟。

等大門關上後,玉展年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看着屏幕里那一條請求添加好友的信息陷入深思。

看着看着,他似是很焦躁般黑了屏幕將手機直接丟進了抽屜里,然後面對電腦投入工作。

可他盲目點擊鼠標的動作,泄露了他的三心二意。

這樣煩躁的狀態,大約持續了半個鐘,他再次拉開了抽屜重新拿出手機,然後就靠着椅子凝望天花板靜靜呆了許久,最後還是想通了,點擊了『添加』二字。

很快,對方就發來個咧嘴笑的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感覺自己被陰了。

「玉總還沒有下班嗎?」

在對方發送第二條消息時,他忍不住回復:「準備,聽說你喝酒了。」

「淺嘗了一點點,你在關心我嗎?」

他的指尖停頓,盯着屏幕的字眼思量了兩秒僅回了一個字,「嗯」

對方一個害羞表情投來,外加一個問題:「你…知道我是誰嗎?」

「知道。」

關於她所有的聯繫方式包括各種社交賬號,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那一天得知她加了他,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沒想到逼問喬淵才敢確定是真的。

「別喝太多酒,容易誤事。」他自言自語誤點了語音發送,卻渾然不知,和往常一樣喊來喬淵準備下班。

另一邊的年家——

寂靜的房間里傳出醇厚富有磁性的嗓音時,躺在床上吃糖的年甜甜不可思議的點擊語音聽了好幾遍,才確定剛剛真的是玉展年在回復。

他、他居然真和她發語音誒,好神奇哦,就像真的男女朋友一樣。

旋即,自己立馬也回了個甜甜糯糯的語音,「知道了。」

只是,才不過了短短的兩分鐘而已,他怎麼就不回復了呢?

儘管甜甜很納悶,但還是有着一抹喜悅,剋制不住的爬上了她的眉梢。

從她第二次遇見他,她就一直在等着一個可以靠近他的機會,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讓她等到了。

說實在的,玉展年身上有股柔和的力量不斷地吸引着她,儘管面上都是以冷冽示人,可對於她,她敢肯定自己在他心中佔據着某一席地位。

因為,從他保留婚紗廣告的婚紗照來說,他一定在暗戀她,是小心翼翼到讓人心疼的那種。

歡喜了沒一會兒的年甜甜,被一則新聞給勾去了目光。

「近日,小道消息發出,在娛樂圈內有人居心不良,四處散播謠言誣陷打壓N姓藝人,試圖以潑髒水的方式將她的演藝之路摧毀。

更有消息發出,散播謠言的主謀是N姓藝人最為親近的人,網友們紛紛倒戈猜測其身份。」

這都是小事,最讓年甜甜值得咧嘴微笑的消息就是年順為了企業的未來,澄清了前妻並非第三者的謠言,直接把年玉這對後來的母女倆推上風口浪尖。

回想八點左右那會兒,年順恨鐵不成鋼地指責年玉毛躁惹事,差點就動手打了疼愛十多年的小女兒,好在忍住了火氣。

新聞里,年順只對外說因為搞事業緣故,夫妻二人很少交集,才導致婚姻像裂掉的榴槤又臭又扎心才商議離婚,並非傳言所說前妻是小三。

但事實如何,只有當事人知道其中隱晦的真相。

年玉不服氣的聲音仍舊在豪華別墅的每個角落裡穿梭。

「爸,您這次做得太過分了,這不是變相的說我母親是三兒嗎?」

年順這次不任由她放肆,嚴厲地睨着她冷聲發言,「這件事和你脫不開關係,再胡鬧,我就斷了你的伙食費。」

「爸!」年玉指着二樓拐角的方向大聲說:「明明是姐姐惹出來的事,為什麼把鍋丟我頭上。」

「你姐姐是公眾人物,會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嗎?」

一句話,把年玉堵得死死的,她怎麼也想不到一向不關心姐姐的父親會在緊要時刻站在姐姐這一邊。

年甜甜無所謂結果如何,心被傷透了,年順此刻所表現的立場在哪,也都無法改變她那洶湧澎湃的怨。

姐妹倆,一個因為事情得以解決而選擇入睡,另一個因為父親的轉變接受不了而衝出家門。

夜,滲透着寒涼,席捲每一個心思不明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