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異界銷售員
異界銷售員 連載中

異界銷售員

來源:google 作者:鬼魔道佛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郭強 黃過

「喂,店家請問火石可有,給我來一支」「有有有,客官您來得真巧,本店新到一批火風大陸最新火石價格只需一枚銀幣,您要不要嘗個鮮?」「啊...你這也太貴了!火石才一枚銅幣,我買100個,還用不過你這一個啊?不要不要」「客官,瞧您說的,一個火石最多使用十次,還怕颳風下雨,出門在外實在不方便咱這最新火石就不一樣了,不僅防風防潮,且精緻小巧,最關鍵可使用連續百次以上在火風大陸可是只有達官貴人才能用的上的,送人送禮也是必備佳品,而且一枚銀幣買不了刀劍,一枚銀幣也上不了妓院,也就是只能一碗酒兩碗飯瞅您這氣質一看就是行走江湖大俠風範,也只有這個火石才能配得上您這裝扮」「......是嗎?哈哈,店家還是你有眼光,不是我吹,江湖上打聽一下,誰不知我『涼山虎』王老五的稱號這樣...看來店家也是個明白人,給本大俠來一...不,來三個」展開

《異界銷售員》章節試讀:

郭強走出藥鋪,東看看西瞧瞧,心裏也在百轉念頭思索着。手頭貨款不多,連郭叔給的加起來也就30多枚銅幣(2枚銀幣+十來枚銅幣),還得買粗鹽調料等寨子所需生活物資。香煙還不到時候,看來只能靠火機才能快速地賺取第一桶金了。

本來看着慈仁堂做生意公道合理,也是心善仁義之人,想準備探討一下看看能否可以合作,可惜藥鋪面臨危機依舊固步自封掌柜的不到山窮水盡,也不敢放手一搏。只能說守成有餘 魄力不足。不太適合作為創業的開拓者。再就是就自己這身打扮,估計也無法令人信服,只會被看低。人靠衣衫馬靠鞍,看來得花點錢捯飭一下了。

素女齋坐落在東街靠近中心的位置,坐北朝南,偌大門面,金字黑匾,紅柱青瓦,上有樓閣,門口人流絡繹不絕。

「夥計,您這青布如何售賣?裁縫幾時可做好成衣?」一夥計只見一麻衣爛衫身背背簍的清瘦少年,對他問道。

這夥計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去招呼其他客人。得,被人小瞧了?!好吧,不問你,我問別人。

「那個…呃…」其他夥計們也都只顧自身得體的客人,沒人理他。

好傢夥,以貌取人是吧?「叮」一枚銀幣落地的聲音,不大不小。「哎呀,真是不小心,怎麼沒拿穩錢掉了~」郭強一邊彎腰撿錢一邊自言自語道。

「哎呀,客官您看看我們店的布料,色正齊全,不掉色又結實,棉麻絲綢應有盡有,還有知名裁縫細心縫製,絕對包您滿意」一夥計見此情景生怕得罪,惹掌柜怪罪,急忙招呼道。

「呵呵,現在不忙了?你要忙就先忙去吧。」郭強揶揄地笑道。

「…不忙不忙有時間,來者都是客。」夥計趕忙改嘴道。

「好吧,也不刁難於你,你就告訴我,拿那青布做成衣衫,需要花費幾何?又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成衣?」

「回客官,按您這身材,內衣外衫做好,大概需要5枚銅幣,用時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等於2小時,哪有時間在這傻等着。

「我時間有限,那貴店可有成品成套?」

「有有有,咱們樓上請…」夥計一聽這個,更加開心起來,畢竟成套售賣價格更高。

郭強跟着店夥計上到了二樓,這裡環境清幽,頓時耳根子清凈了不少。衣架有不少成品掛着。郭強左翻右看,比劃大小。夥計在後面亦步亦趨跟着。當看到郭強翻那幾件衣服時神色多了幾分古怪。

就這三五件大小正好,怎麼還有帶綉鳥的,我去,這還有帶繡花的,難道這裡流行這種風格?怎麼路上沒看到有人穿呢?咦,這件不錯!這件玄色衣衫,前胸綉了群山河水飛鳥的景色圖案,看上去很有味道。

「可否穿上試試?」

「您確定選這件?」夥計有些遲疑地問道。

「怎麼不行嗎?難道還不賣?」

「賣…賣…賣…,您…眼光可…真好,這套玄衣用料考究,做工一流。綉有山河,意義非凡,大氣磅礴。這可是我們素女齋大小姐親自縫製而成。鎮上不少貴人想穿卻都無福消受。」夥計諂媚地說道。

「哦?這是為何?」

「因為…貴人都體態豐盈,富態大方,所以根本穿不上。」夥計不好意思地解釋。

「噗…」原來如此,郭強聽了忍俊不禁。

「那這幾套帶花圖案的也是嘍?既然別人穿不了賣不掉你家大小姐縫製這個幹什麼?」

「那是為了女扮男…那個…客官這套衣服價錢只需一枚銀幣。您看鞋腳是否需要?」這夥計差點嘴全禿嚕出來,急忙轉移話題。

「嘶」郭強暗自深吸一口氣,價格還真他娘的夠貴。好吧,物有所值,這衣服真不錯,一會穿上看看。

又篩選了一雙價值2枚銅幣的玄面花紋靴,算計剛好搭配,才算作罷。

「夥計何處可以更衣?」

「客官,這邊門帘後就行,小的給您把門」夥計服務的十分周到。

不出片刻,換好衣衫鞋靴,走了出來。好一位翩翩美少年。星眸朗目 唇紅齒白 凌亂些許青絲 嘴角若有似無的微笑,高挑偏瘦的身材再加上合身玄衣玄靴襯托,顯得特別溫文爾雅,氣質非凡。夥計都不由一陣恍惚,疑是遇見畫中人。

「夥計,可有銅鏡?」

「啊,哦…這邊請」夥計都差點沒反應過來。

「嗯,看起來還不錯。錢給你。」郭強照了照銅鏡,頗為滿意,把隨手錢給了夥計。轉身下樓而去。

「客官,您慢走,歡迎常來…」夥計話音剛落,發現角落的背簍,隨手拿起大聲招呼道。「喂,客官~您的背簍忘了拿…」

「賞你了,哈哈~」

「額,我要這有何用?真氣人!還好沒冷落了客官,不然被掌柜知道就慘了。知道了想來沒事,掌柜的應該高興才對,不讓小姐女扮男裝跑出去,把她縫製的衣服讓我們賣掉,哪怕低價也成。結果又瘦又有錢的大主顧難找啊,今天運氣不錯,竟然遇到如此少年,不僅沒便宜,還賣賺了!嘿嘿。掌柜的應該會誇誇我吧?」夥計一手拿着背簍一邊嘟囔道。

郭強瀟洒離去,悠然漫步在街上,引得不少路人頻頻側目。購物果然讓人身心愉悅啊,前世一直忙於超市工作,又沒交女朋友哪有時間去逛街,買件衣服都在店內等過季打折,着實省錢不少。哪裡能了解到購物的快樂啊…

人靠衣裳,貨靠裝潢。現在衣服有了,就差店面了,看看能否空手套白狼…不,合作共贏。郭強暗自琢磨着。不知不覺走到了杏花酒樓這個鎮上最熱鬧的地方。這位置 這人流量真不錯,可惜這麼大店就別想了,不差錢,也不符合。

於是只能觀察起周遭的店鋪商鋪,又要位置好,又要沒生意,想找到真不太容易。耐心尋找適合的店鋪商鋪。咦,雜貨鋪子?這個倒是可行,也沒看到啥客人,就是不知道人家生意到底如何,先進去看看。

還沒進門就聽到裏面傳來了吵鬧聲…

「老李頭,你還租不租吧?不然就帶着你孫女另謀生路吧。我這店鋪位置不錯風水又好,你租不起有的是人租的起…」

「王貴人,您大人有大量,寬容一下,老朽感激不盡。現在只剩我和孫女相依為命,您要再漲租金我可怎麼活啊?你也知道我兒應徵入伍,鎮守邊關已四年有餘,想來無戰亂今年年底必定歸來,若我與孫女離開,我兒就找不到我們爺兒倆了。您行行好,只要我兒歸來,絕不敢短缺王貴人的租金。」

「說的倒是好聽,你說你兒子當兵以後,也沒來過啥信,誰知道是生是死。就是來了憑這賣這些雜貨,就能交的起租金啦?別廢話了,你交不交,不交現在就滾…」王貴人話音未落,就聽見有人問道。

「哦?那請問這店租金幾何?」

王貴人轉身向店門口看去,只見一玄衣錦圖少年氣宇軒昂一看就來歷不凡。只是有些面生,不曾見過。

「這位公子,此言當真?」

「廢話!不租店問你作甚?!」

「額,公子果然慧眼如炬,本店樓上樓下,約百尺見方,位置絕佳旺氣升騰實在是風水寶坻,您要在此做生意必將紅紅火火財源廣進。租金也十分合理,月收20枚銅幣。」王貴人一見這氣勢頓時面帶諂笑道。

「10枚,區區百尺見方,裝修如此陳舊。竟敢要價20誆騙於本公子。真當本公子痴傻不成?!」郭強眉頭一豎朗聲喝道。

「小的不敢,但是這租金10枚是萬萬租不到的,這樣看公子誠心租賃,我退讓一步,18枚!公子您看如何?」

「12枚…」

「17枚…」

「13枚…」

「16枚…」

「14枚…」

「15枚…」

「成交!準備契約文書!」郭強覺得差不太多,不再斤斤計較還價了。

「好嘞,這次您真巧,正好想找這老傢伙漲租…」

「快點,休要呱躁!」

只見王貴人利索地拿出兩份文書,從櫃檯拿出毛筆沾了下墨,恭敬地遞給了郭強。

得虧前世無聊練過毛筆字,雖不算太好,但是夠看。否則真要露餡了。

簽完字後郭強給了錢,王貴人點好錢數後看也不看那爺倆興奮地離去…

爺倆一臉絕望眼神空洞,小孫女也不知所措,拉着老者的袖口,兩隻小手緊緊地抱着老者,膽怯地不敢見人。

「老人家莫慌,我雖盤下店面,但仍需打雜人手。老丈可帶孫女安心住下。」郭強上前安慰道。

老者慢慢地眼神有了焦距,向郭強看來「啊…什麼?公子…我」

郭強又重複了一遍,老者才敢確認。頓時老淚縱橫,拉着孫女突然就給郭強跪下磕頭。

「哎…老人家您可別這樣,這不折我壽嘛?」郭強趕忙攙扶起來。

「爺爺,別哭…」只見小孫女懂事的用她那稚嫩的小手,給老者擦去臉上的淚水。

「不哭不哭,爺爺是高興,遇到像公子這樣的大善人…」老者摟着小孫女解釋道。

「老人家,您也不要多想,我還需要在此營生,些許情況都還需要您老來掌眼幫襯。而且在此不會逗留太久。」

「公子休要客氣,要不就是折煞老朽了。今日若無公子傾囊相助,恐怕我爺倆早被趕出店鋪流落街頭了。公子仁慈肯收留我這老弱病殘,老朽願意為奴,端茶遞水鞍前馬後侍候公子左右。」

「您可別,我也是咳咳…機緣巧合,又在門口聽到說您兒子應徵入伍戍守邊關,實在佩服。」

前世的他因為身體不好未能當兵,只能出外打工。但不代表不喜歡當兵。郭強從心底喜歡那些當兵的人。

「老人家,您方便給我說說這店的情況嗎?」

「唉…一言難盡。我兒在時,夫婦倆盤下了這座店面,兩人照顧着店鋪生意,生活還能勉強維持。可這一入伍這一去就是四年多渺無音信,老朽我也是毫無辦法。兒媳難產落下了病根,在我兒走後一年撒手而去,就留了爺兒倆孤苦伶仃相依為命。店鋪租金年年漲,生意也越來越差,也就無法繼續下去了…」

原來如此,也是苦命之人。

郭強開始細細打量起這家店鋪,看着賣得鍋碗瓢盆雜七雜八的物件上一層灰塵,也是一陣無語。小孫女也不再害怕,好奇地看着郭強。

「老人家,您這一屋子的物件,大概賣空價值幾何?」

「公子,您也別老人家老人家的了,就叫聲李老,就是看得起我。這些物件都是舊貨。以前我兒在時跑去縣城還能進點新貨,入伍走了就再也沒進過新貨了。店裡剩下的都是難賣的還有人家一些不要得的舊物我收回來拾掇一下,再看是否有人需要再賣出去,前兩年還能有點生意。但是現在生活好了,人們都買新的了,舊貨也就賣不掉了。這些東西不說是一文不值吧,但是花錢的很少了。所以以前的積蓄都交了租金,還不夠生活…」李老感慨道。

好吧,合著就是一屋子的破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