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異界海盜王
異界海盜王 連載中

異界海盜王

來源:google 作者:異界海盜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馬麟 魯克

小混混偶然穿越,被捲入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曆程,同時展開一段屬於他自己的玄幻之路!我所行過的大海都將成為我的庭院,我會在其中肆意散步我所停靠的港口都要變成我的陽台,我要站在其上享受海風!沒有最囂張,只有更囂張!展開

《異界海盜王》章節試讀:

   妮亞閉眼一聲尖叫!

   「咔」的一聲,斧頭被深深的砍進了甲板之中!

   妮亞察覺到眼前斧頭並沒有砍中自己,便驚疑不定的張開眼睛,卻見馬麟一斧頭劈在甲板上,正好卡在了她的腳尖前面,眼前這個男人對她大喊道:「你把腳跟抵在這斧頭上!那樣你就可以借力了!」

   他剛說完,又是一斧頭落下,鋒利的斧刃被深深的嵌進甲板。

   妮亞心如電轉,剛才他不是要殺我?

   她低頭一看這兩把斧頭的斧面正朝向著她,又聽見馬麟的話,便立刻便明曉了他的意思。

   就這樣,她是兩隻腳穩穩的抵在了這兩把斧頭上,妮亞整個人便多出了一個腳部的借力點,而她之前一直被拽着往前滑行,也正是因為她的腳在溜滑的甲板上找不到一點力量。

   這個時候,多出這兩個兩個蹬腳的地方,妮亞頓時穩住了自己身體的滑行,她雙肩發力,雙手也一點一點的拖拽着帆索,硬是憑藉著一股大力又一點一點的將這個風帆給拽回到原位!

   而這個時候,馬麟已經頂着狂風暴雨,開始抱着主桅杆的粗繩向上攀爬。

   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下,在這種搖擺不定的海船上,每爬高一米,馬麟危險係數以及風浪拍打的力度都會成倍增加。

   他覺得自己被一個巨人用手握住,並且在用力的搖晃着,每每向上攀爬一步,所受到的阻力便也越大,暴風颳起的水珠變得像是利箭一樣朝他撲來,狠狠的拍打在他的臉上,身上,讓他感到渾身劇痛如被刀割!

   馬麟頂着這樣雨的兇猛暴和颶風,一個浪頭接着一個浪頭打得他幾乎不能睜開眼睛,胸膛都給壓的透不過起來。

   只能轉過身背着風雨狠吸一口氣,然後眼睛微微咪開一條縫,雙手拉拽着繩索,用出全身的力氣往上攀爬着。

   很突然的一個巨浪拍打過來,狠狠的砸在了他身上,並把他整個身子都給撞得橫飛而起,不過好在馬麟往日習武所練出來的紮實底子在這個時候被派上用場。只見他將五指給縮的成鉤狀,死死的將粗壯的繩索抓緊,身子雖然吊在繩索上搖擺不定,似乎隨時都可能被沖飛,科他始終都是有驚無險的在向上攀爬着。

   站甲板上控制帆位的妮亞看得緊張萬分,眼睛瞪得大大的,就連氣也都不敢透一口,生怕下一秒鐘這個男人也會被巨浪捲走。

   她對在主桅杆上的與狂風巨浪做掙扎的馬麟大聲吼道:「在主帆的頂部那有一個繩結,把它打開!!」

   馬麟清楚的聽到了她的聲音,他此時在這生死瞬間,全身的肌肉因為劇烈的發力變得膨脹了起來,他的一頭髮被狂風卷得凌亂飛舞,身上衣衫也被暴風撕扯得粉碎,露出結實而有利的胸膛,整個人像一個神靈武士一樣,他的每一聲大吼,身子都會向上躥出一截。

   終於,就快到頂端的時候他的手向上一身,竟然摸到一個粗大的繩結。

   馬麟心中一凜,他知道!自己已經爬到頂了!

   勉強把眼睛咪開一條縫,果然看到在主桅杆的旁邊有個吊帆的鐵環,鐵環的旁邊還有一個打着結的繩索。

   狂喜之下,緊緊用腳纏繞住繩索,伸手去解開這個繩索,可是剛解了幾下,馬麟卻突然變得渾身冰冷,如墜冰窟!

   粗大的繩索已經被緊緊的絞在了一起,很明顯這是一個被人為打成的死結!

   現在手無寸鐵,只是用手是絕對不能將這死結打開的!

   馬麟心中驚怒交加,對妮亞大聲吼道:「這他媽是一個死結!我怎麼打開!!」

   妮亞驚駭道:「你說什麼!升帆索是絕對不能夠被打成死結的!怎麼可能會是死結?!」

   馬麟的聲音穿過了這狂風暴雨,清晰的送進了妮亞耳中:「可分明就是一個死結!!現在怎麼辦!!!」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竟然繩索會被打成死結,但妮亞仍然一咬牙,將身後的繩索緊緊的繞在自己的腰上,從而騰出一隻手,往身後取出一把匕首,全身鬥氣陡然勃發,手上一陣淡淡的金光湧現。

   妮亞一甩手,手中的匕首象利箭一樣射出,咔的一聲,精確的釘在馬麟身邊的主桅杆上

   馬麟反身握住這把匕首,用力一拔,匕首竟然紋絲不動!

   不由得心中一驚,在這種的環境下,這樣遠的距離仍然能有這等準頭跟力道,可見這個女人的伸手確實了得!

   馬麟深吸一口氣,猛的向上用力,錚的一聲把匕首拔出。

   他把匕首握在手上,感覺手中的匕首沉甸甸的極有分量,不過在這危難關頭,他也無暇觀看,只是用力舞動着匕首向這個繩結索刺去!

   這樣的帆索是被精挑細選的亞麻搓成,而後又經過無數的日晒風吹雨淋,結實得嚇人,馬麟手中的匕首雖是鋒利無比,但是他一刀下去也不過是將這繩索給切開一小道缺口而已。

   馬麟這一刀刺下,原本指望着能夠手起帆落,科沒想到這個繩索會是如此結實,大怒之下,舞起匕首便是一頓猛砍。

   一刀!

   又是一刀!

   突然間,磁拉一聲,馬麟感到手中匕首受到的阻力一輕,繩索被割斷了!

   巨大的風帆呼啦一聲從高空降下,狠狠砸在甲板上。

   馬麟在風帆落下的一瞬間,將匕首系在腰上,藉著帆索盪到了主桅杆上,雙手雙腳緊緊的抱住又濕又滑的桅杆,正要準備下去。

   可就在這時,突然間天空突的一亮,緊接着便傳來一陣低沉的雷鳴,像是一個恐怖的怪獸在發出陣陣可怕的咆哮聲,嚇得馬麟渾身一顫!

   他藉著這到閃電帶來的光亮睜眼一看,卻看到晦暗的天空在剎那光明透徹,那幾道龍捲颶風就像是黑色的狂龍,接天連地的在扭動着,身下的大海像是變成一個暴怒中的猛獸,它不停的翻滾着,嚎吼着,可謂是波濤洶湧,驚濤駭浪!

   黑色的海濤一浪接着一浪的拍打過來,馬麟下邊的海船變成一片大風中的小樹葉,時而拋起,時而摔落!

   馬麟察覺到自己在這天地之間顯現如何渺小,而人類的力量是多麼的渺小卑微!

   就在這時,一個大浪撲過來,震得這條船劇烈一顫!

   馬麟覺得自己像是被一股巨力推了一把,他手腳的力量便也抓不住濕滑的桅杆!

   他覺得自己變成了一隻在空中飛翔的小鳥,身子輕飄飄在空中划過!

   就這一剎那,四周彷彿變得安靜了,狂風暴雨的呼號聲在一點點的沉沒,在這天地咆哮的空間里,馬麟清晰的聽到一個強而有力的聲音在他的體內響起!

   「砰砰,砰砰!」

   這是代表生命的心臟在劇烈跳動的聲音!

   他不自覺的向身子下方望去,卻見整個大海像是在張開了一張巨嘴,只等他落入口中,便會一口將他吞噬!

   風聲,雨聲,巨浪聲,貫徹黑暗蒼穹!

   我,這就要死了么?

   突然的,從船舷上飛過來一個身影,一個女人滿頭的金髮在海風中列列狂舞,然後場景像是被瞬間定格,一道閃電咔察一聲將她的面孔映得稜角分明!

   「啪」的一聲!

   馬麟克和妮亞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妮亞大聲吼着:「不要鬆手,抓住了!!」

   可是馬麟身子摔下來的力量太大,以至於妮亞自己也被這股力量帶的往下跌落,身子竟然被帶着從船舷上翻了出去!

   兩個人猛的向下一落!

   妮亞反應極快,她用腳及時的勾住了船舷,硬生生止住了他們兩個人跌落的去勢。

   馬麟在這生死關頭不但沒感到絲毫的恐懼,反而心頭一片空明,他哈哈大笑:「你這是在搶我的風頭么?」

   妮亞的心中又是驚訝又佩服,她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她一直都看不順眼的男人在這種竟然生死關頭仍然能夠這樣豪邁,她怒笑着:「分明是你在跟我搶風頭!」

   馬麟透過妮亞的身子見她勾着船舷的腳在不停的顫抖着,而他她腳勾着的船舷圍欄也隨之發出咯吱的聲,彷彿隨時會斷裂,他大聲道:「你這傢伙!快點鬆手,否則你也會掉下去的!」

   妮亞怒道:「臭男人!少來廢話,這麼假惺惺做啥!快些用力,我會把你拉上來的!」

   可她的話音剛落,身後突然咔嚓一聲,圍欄已經斷裂,馬麟和妮亞眼中閃過了一道駭然的神色,突然間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下跌落!

   他們兩人在這失去了支撐後重心往下跌落的那一剎,眼睛都在相互對視着,時間彷彿在這一剎那停滯了,他們都能夠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出對方的思想。

   死女人,你還逞英雄,現在科好了!

   臭男人,要不是你剛才那麼多廢話,我早就把你救上去了!

   他們兩人彼此的對視着,在這樣的死關頭依然是互不相讓!

   就在他們的身子在一點點往下滑落的時候,妮亞的腳踝突然被一隻大手給握住!

   一個粗豪而低沉的聲音在馬麟耳邊起:「孩子們,我抓住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