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醫毒狂妃路子野
醫毒狂妃路子野 連載中

醫毒狂妃路子野

來源:外網 作者:白若棠軒轅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白若棠軒轅極 都市言情

她是現世古武世家繼承人,竟然穿成了一個小傻子!身中劇毒不說,還被人設計嫁給陰鷙嗜血、殘暴成性,雙腿殘疾的燕北王。大婚之日與人私奔,所有人都斷言她活不過新婚夜。數月後……眾人恍然發覺,這個小傻子都快騎到燕北王的頭上作威作福了!展開

《醫毒狂妃路子野》章節試讀:

白若棠騎着驢跟在軒轅極的轎子後面。
還好,路程不是很遠,沒多久就來到王府。
王府比太傅府大十倍不止,更加氣派。
府中沒有什麼賓客,只有幾個宮裡的來嬤嬤和禮官主持婚禮。
見到軒轅極回府,一個情緒緊繃,打着十二分的精神恭迎。生怕進了這府門,沒命活着出去。
當她們看到騎在驢背上的白若棠時,緊張地吞了一下口水。
這新娘子是被燕北王從捉姦現場帶回來的嗎?
王府里的人也都聽到白若棠與人私奔的消息,還以為燕北王去殺人了,沒想到,竟把人帶回來了!
白若棠翻身下驢,來到軒轅極面前。
「夫君,你看我這一身狼狽,能不能重新梳洗打扮,再美美地和夫君拜堂啊?」
軒轅極點了點頭。
牧川白了白若棠一眼,推着軒轅極走進府內。
一旁的嬤嬤臉上的表情都僵硬了!
這是什麼情況?
這傻子竟然這麼親切地叫燕北王夫君!
更恐怖的是,燕北王竟然默許了!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趕緊給我梳妝打扮!我還等着和夫君拜堂呢!」
「王妃請!」嬤嬤們這才反應過來。
雖然內心對白若棠都是嗤笑,表面上還是恭敬地把白若棠迎了進去。
吉時到,新人拜堂。
重新梳妝過的白若棠被人領進前院。
主持婚禮的這幾個人小心翼翼,強擠出來的笑容比哭還難看。
軒轅極坐在輪椅上,眉目如霜,有他在,屋子裡的氣溫都要下降幾度。
白若棠走到他面前,微微打開扇子,朝他笑了笑。
這傻子,死到臨頭了還笑!
禮官上前,主持婚禮。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禮成!送入洞房!」
禮官高昂的聲音一落,屋內,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軒轅極坐在輪椅上,一動不動。
一旁的人也不敢動。
白若棠把擋着臉的羽扇往一邊挪了挪,露出半張小臉,偷偷地打量着軒轅極。
「夫君,我們入洞房吧?」
這一句話,讓在場的臉色瞬間青白,一個個死死的低着頭。
燕北王廢了雙腿,傳聞,連那處也廢了。
入洞房?這不是笑話嗎?
這王妃還真是傻到家了,要是能活過今晚,絕對是個奇蹟!
說不定,燕北王大大方方地讓這個傻子入門,就是為了給皇上一個說法,畢竟是皇上賜的婚。
只要入了府,具體怎麼個死法,還不是燕北王說了算。
畢竟,從燕北王府抬出去的女人那麼多,不差她這一個。
白若棠環視一圈,這些人的臉色怎麼這麼詭異?
「愛妃這麼急着入洞房?」軒轅極眼含戲謔。
「呃!」這話問得!白若棠都不知道怎麼回答。
所有的一見鍾情,不都是見色起意嘛!
軒轅極淡淡一笑,「愛妃,洞房之事不必操之過急,你我,來日方長。」
「牧川,送王妃去內院休息。」
「是!」牧川向前跨了一步,擋在軒轅極面前,生怕白若棠吃了他家主子一樣。
「王妃,請!」
突然來這麼一句,而且聲音這麼大,想嚇死誰?!
白若棠把扇子拿了下來,凶凶地看着牧川!
牧川傲嬌地抬起下巴。
怎麼滴,不讓洞房,還不滿意了?
軒轅極看着這一幕,眉眼都是笑意。
這個小東西,真有意思。
像只張牙舞爪的老虎,不過,卻是只還沒有斷奶的小奶虎。
「王妃,內院在這邊!」牧川又提醒了一句。
白若棠氣的小臉鼓鼓的,「我又不聾!」提着裙擺大步朝外走去。
一把她送到內院,牧川轉身離開。
「哎——你就這麼走了!我一個人人生地不熟的,你就把我丟這兒了!我……」白若棠叉着腰,氣得想找人打一架。
「牧川是吧!你給我等着,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白若棠走進院內,只見院內有人正在打掃。
「你們聽說了嗎?剛拜完堂那個傻子就要和王爺入洞房!」
「真的嗎?她不會還不知道王爺不僅雙腿廢了,連那處也……」
「噓,小聲點,你想死啊!」
白若棠一臉懵逼。
原來,只具觀賞性,沒有實用性啊!
正殿內的兩個侍女一看到白若棠,立即招呼着院內所有下人過來行禮。
「奴婢綠漪、紅袖拜見王妃。」
白若棠看着兩人,名字不一樣,但是長得卻非常相似。
「你們是姐妹?」
「是,奴婢是姐姐,紅袖是奴婢的妹妹,是王爺吩咐我們來侍候王妃,從今天起,王妃就是奴婢們的主子。」
白若棠滿意地點點頭。
最起碼,不是把她扔進王府不管了,還給這麼多人侍候着。
「你們繼續忙吧,我進去休息會。」白若棠走進正殿。
殿內打掃得一塵不染,光是這些擺設都價值不菲,給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奢華舒適。
她很喜歡。
桌子上擺着一些點心,她走過去吃了一些墊墊肚子。吃飽喝足,解開喜服,穿着內衫來到卧室。
她又試着提氣,體內頓時一陣劇痛!
雖然她生活在現世,也有古武世家暗暗傳承,她就是最強古武世家的繼承人。
除了這些,她還有一手精湛的醫術,活死人,白骨肉。
憑她的醫術,竟然無法斷定這是什麼毒!
「來人!」白若棠朝外喊了一聲。
綠漪立即走了進來,恭敬地朝白若棠福了福身子。
「王妃有何吩咐?」
「我需要一些東西,你去幫我準備一下,取紙筆來。」
綠漪看着這張清單,「王妃,這上面有些府中沒有,奴婢吩咐人出去採買,只是還要向秋小姐知會一聲,府中的賬目是由她掌管。」
「好,晚飯前必須買齊。」
綠漪剛剛收好這張清單,紅袖匆匆走了進來。
「參見王妃,秋小姐在院外,想要求見王妃。」
「就是那個管帳的秋姑娘?剛好,讓她進來。」
秋瀾心走進院內,打量了一眼這個院子。
這可是府中最大,最好的一處院落,與王爺的靜園只有一牆之隔,沒想到,竟然是個傻子住了進來。
白若棠打量着走進來的女人。
她以為,管帳的怎麼也得是個四五十歲的婦人,沒想到這麼年輕。
只見她面若桃花,眼含秋水,穿着一件煙紫色廣袖紗裙,手中握着一柄牡丹團扇,不像是下人的打扮。
秋瀾心也在打量着白若棠。
頭髮散着,一身素白的內衫,光着腳,坐姿極為不端。但是這張臉,美的不可方物。
一個傻子,長得再漂亮有什麼用?
秋瀾心直接坐在白若棠對面的椅子上,搖着手中的團扇。
「妹妹初來府中,如果有什麼缺的告訴姐姐,姐姐立即讓人去準備。」
「誰是你妹妹?我是王妃,你見了我為什麼不行禮?怎麼這麼沒有禮數?」

《醫毒狂妃路子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