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爺爺在地府造反,我在人間除魔
爺爺在地府造反,我在人間除魔 連載中

爺爺在地府造反,我在人間除魔

來源:google 作者:好好先生wang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峰 都市小說 陳二虎

直播+搞笑+靈異正在睡夢中的王峰突然被去世多年的爺爺叫醒,一個字錢,前兩個字打錢和爺爺一步一步打怪升級稱霸人間人之處,性本善,鬼之處,性本惡一場精彩瑰麗的冒險之旅即將發車展開

《爺爺在地府造反,我在人間除魔》章節試讀:

剛回到家放下書包,看見老媽從房中出來,眼眶有些紅潤。

「媽,你這是咋了?家裡發生什麼事了嗎?」

王峰連忙詢問

「兒子啊,媽沒事就是剛才的煙太大,有點熏眼睛。」

王峰使勁一吸,這才意識到一股刺鼻的紙錢燃燒的氣味傳來。

「哎呀,不好了,這麼重要的事情我怎麼忘了?」

王峰一拍腦門,丟下書包,老爺子交代的大事怎麼拋之腦後了?

「媽我出去一趟啊,晚飯就別做了,我吃過了。」

說罷,便從卧室里拿一些私房錢,匆匆的走出了家門。

「這小子今天吃錯啥葯了,做事咋咋呼呼的。」

老媽不由得埋怨了幾句。

此刻外面已經接近8點多。道路兩旁已經一片黑暗,只有那悠悠的路燈忽明忽暗。

「老闆,有最新款的冥幣嗎?給我拿下大面值的。」

王峰來到附近的商店,店老闆見這小夥子要的着急。便從身後的箱子里抽出一大把鈔票,只不過是寫着天地銀行。

一達達嶄新的鈔票面值也很大,有1000的,有1萬的,更有一億的。

王峰心想這要是真錢,自己可不是富二代了。

這麼多燒下去也有好幾億了,爺爺也應該夠花了吧。

找了個僻靜的十字路口,用路上丟棄的磚塊壘起了一個小窩,掏出打火機將這些冥幣丟在其中。

一張,兩張。一達兩達。一萬一億

丟下去的冥幣瞬間變成紫色的火焰。在這無人的街道。王峰不由的頭皮發緊,後背發涼。

突然之間腦海中出現了一個不一樣的聲音,像一個小姑娘般的清純聲音。

【叮!!有鬼怪出沒,觸發防禦機制宿主體制以融合。】

「什麼鬼?什麼鬼?是誰在說話?你是誰?」

王峰緊張的眼睛四處張望。可是荒涼的大路上連個鬼影子也沒有,會是誰在說話呢?難道是……

這一刻,那萌妹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發現鬼怪:鬼怪數量1!

鬼怪實力判斷:(陳年老鬼)

最佳戰鬥方案:等死

生還幾率:0。】

王峰此刻的表情比哭還難看。媽的,出來燒個紙竟然還撞鬼了。

自己才15歲,還是個青春少年,現在看來有很大的幾率變老蔥了。

一股子陰邪之風襲來。王峰的身上汗毛樹立,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這股奇怪的寒冷之氣直刺人的骨髓,本來火氣很旺的他竟堅持了不到一分鐘,便倒在了地上。

【叮,宿主快死了,系統準備逃離選擇其他宿主。】

「你妹的,老子還沒死透,就要另尋他主,這鬼系統真坑爹。」

王峰罵完這最後一句,便閉上了眼睛。

「乖孫子,乖孫子,快醒醒。快醒醒。」

昏昏沉沉中王峰好像又聽見了爺爺的聲音,此刻的自己就像在泥潭中,周圍滿是黑暗。立刻焦急的大喊。

「爺爺,爺爺」

突然之間噼啪的兩聲,像一股子驚雷般。頓時劃破了黑暗。王峰終於睜開眼睛,一股子火辣辣的疼痛感襲來,臉頰上兩個深深巴掌印。

還沒等王峰疑惑,只見老爺子的又一個巴掌,像暴雨般拍了過來。

「爺爺不要啊,我已經醒了,不要再打了。」

老爺子見王峰醒了過來。立刻收起正要拍下的手掌。

王峰看見老爺子的模樣是又想哭又想笑。這老頭也忒狠了,我可是他的親孫子啊

這要不是自己醒的快,沒被那鬼怪給害死,倒是被老爺子的巴掌給扇死了。

【叮,系統提示,系統提示。危機已解除。宿主安全。】

「媽的這他喵的這坑爹的系統還沒跑」

「爺爺,你怎麼在這?剛才我是怎麼了?」

看到了,老爺子忽然出現在這裡。王峰也十分疑惑。剛才的一幕早已不記得了。只覺身體一冷,頭暈目眩,自己就昏睡了過去。身後的事情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多虧我老頭子及時趕到,不然你這小子早成孤魂野鬼了。」

說罷,爺爺便向王峰介紹起了剛才的驚險一幕。

剛才自己正在燒紙,這時午夜時分陰氣最盛,方圓幾里就只有自己一個活人了。便被一個面目醜陋的老太婆給盯上了。這老太婆也是一個實力雄厚的鬼王,那是王峰這等一介凡人可以抵抗的。韓味等老太婆出手,王峰便暈倒了過去。

老爺子王承德見孫子久久沒有給自己燒錢下來,這時正好上來找王峰。

看見那醜陋的老太婆要謀害他的孫子,便氣不打一處來。

「老子的孫子,豈是你等惡鬼能夠覬覦的」

罵完老太婆,王承德立馬做好戰鬥準備。

佝僂的身軀此刻挺的板直,雙手幻化出一把剪刀將身後的長髮捋成一條棍,剪了下來。

呸呸,兩口唾沫噴在頭髮上。頭髮立馬變成一根又粗又長的棍子。

「醜陋的老太婆,欺我孫兒便拿命來吧。」

丑老太太也沒想到,眼前的老頭這麼厲害。一棍子襲來,自己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只見黑棍兒打在老太太的身上,愣是把身軀打的偏離。

丑老太太在地上打滾,哎呦哎呦的。

趁王承德不注意,一個翻身化作一縷青煙,便逃命去了。

老爺子此刻正在氣頭上,本來就下得死手。誰知這老雜種耍詐竟然跑了。

「算了,今日便留你一命,他日再見,必取你狗命。」

王承德朝老太婆逃命的地方啐了一口唾沫。

鏡頭拉回現在。王峰看着老爺子有聲有色,眉飛色舞的樣子

記憶中那個最疼自己的爺爺無論在何時,何地?都在保護着自己,心中不免有些感動。

在人的心中總有一處港灣需要停靠,在王峰的心裏,爺爺便是心中的大山,帶給他無盡的安全感。

自從爺爺離世之後,給幼小的心靈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痕。從此王峰的心總是飄忽不定,而這一刻,那種久違的安全感又回來了。

「爺爺,不管你以何種面貌出現,您都是我最親愛的人。」

老爺子似乎也受不了這小子突然之間的煽情。爺孫兩人在這荒無人煙的街道上相擁在一起,縱然王峰抱着的只是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