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連載中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都市言情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 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 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 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 「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 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 「不稀罕,我只要家產」 「我不立側妃不納妾。」 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 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李夜璟低頭看着手中的信,心中突然猶豫起來。
他是打算寫封信給師弟沈莫聰,讓他用江湖的勢力幫羽林軍一把。
因為他想看到趙氏被審判,希望能將她做過的惡事當著所有人的面公佈於天下,讓她被皇家除名,死後也入不得皇陵。
可是這麼做的話,對李宴琦的傷害也將不可逆轉。有個不堪的母親,他也許梁王都做不了了。
葉婉兮握住了他的手,「我知道你會顧忌着李宴琦,這件事是父皇與趙家的戰爭,咱們不能插手。不管什麼結果,那都是他們自己的本事。」
李夜璟輕嘆了口氣,將筆放回筆架上。
「父皇雖然派出了羽林軍,可是趙忠這回帶出了比羽林軍多兩倍的特訓死士。殺人不比救人,如果我不插手,羽林軍能平安將趙皇后帶回來的機會很小。」
李夜璟糾結萬分,趙氏當年在宮中對付母妃,雖然沒佔著多大便宜,可是她給婉兮下毒這事兒,證據確鑿,就等她回來審了。
如果不能公諸於眾,那可太便宜她了。
「那如果你們換一下,李宴琦會插手母妃的事嗎?」
「他?」李夜璟愣了愣,隨即苦笑道:「那個傻子才懶得管這種事,他也沒本事管。」
葉婉兮沒再說話,讓他自己選擇。
李夜璟糾結了一番,憤而將寫好的書信揉成一團,放在蠟燭上點燃。
「算了,不插手便不插手吧,想來父皇那邊也很快就會得到消息,會儘快加派人手。要不能將人搶下來,那是父皇沒本事。」
最後,他還是選擇了冷眼旁觀。
他們兩口子,該幹嘛幹嘛,京城事鬧得沸沸揚揚的八卦,與他們無關。
這日葉婉兮去了商量,換了身低調的打扮,帶着雀兒去醉香樓喝下午茶吃點心,還有一邊吃,一邊聽說書,聽聽曲啥的。
這是這個時代貴婦們的日常,也是她們最喜歡的活動之一。
再次感謝穿越君沒將她丟到女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朝代,在東池國的都城走着,所見逛街的女子一點兒不比男子少。
看到熟悉的異性打個招呼說上幾句,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葉婉兮喝着茶,聽着茶樓下方說書的結束了,片刻後,一陣悅耳的琵琶聲響起。
雀兒有些激動,忙對葉婉兮說:「大小姐,彈琵琶的,就是我同你說過的那個女子。」
「是嗎?我看看。」
其實葉婉兮不太懂琵琶,只能聽出個好聽不好聽。
她站在二樓雅座的窗前,就見到樓下一年輕美麗的女子手持着琵琶,動作優雅的撫着弦。
嘴裏也沒閑着,唱着時下正流行的詞。
台下很安靜,大家都停下了交談,如痴如醉的傾聽她優美的琵琶聲,還有歌聲。
看了片刻,葉婉兮低聲的開口道:「這女子瞧着不像本地的人。」
雀兒說:「她不是本地人啊,聽她說她是滄州的人,叫木心蘭。」
「哦,你倒是將人家打聽清楚了。」
「那當然啦,大小姐不是讓我留心可以做粉黛掌柜的姑娘嗎?我看她就挺好的,我喜歡她。」
雀兒一副看偶像的表情,聽着那琵琶聲,陶醉的閉上了眼睛。
葉婉兮愣愣的看了她三秒,心道:莫非這就是最早的明星粉絲?
此時,手下的木姑娘一曲彈完,有數人上前,在她身前的一個籃子里,丟下數枚銅錢,算是給她的打賞。
雀兒拿出了一塊碎銀子,想下樓打賞,卻又頓住了腳。
「怎麼了?」葉婉兮好奇的問。
雀兒說:「我沒有銅板了,只有這個。」
葉婉兮看着她手裡那塊碎銀子不小,笑了笑問:「捨不得啊?你不是喜歡人家嗎?」
「不是,她不收銀子。」
「嗯?」
「她說她來醉香樓唱曲,只為求得一口飯吃。給銅板要,給銀子不要。」
「啊?還有給銀子不要的?」說得葉婉兮也好奇的向樓下多看了幾眼。
打賞的人果然給的都是銅板,一兩個,三五個,都不多。
每一個人往她身前的籃子里丟銅板,她都會抱着琵琶點頭感謝。
姑娘的頭雖然低了,背脊卻是一直挺得筆直,就像她不要銀子的氣節。
所以她與別的賣唱姑娘不一樣,她只是賣藝,台下的人對她亦是十分的尊重。
「好一個出淤泥而不染的姑娘。」
這聲音是對面的一個包廂里傳來。
「傅兄,錢兄,你們稍坐片刻,我去給木姑娘幾個銅板。」
葉婉兮抬頭,透過百葉竹簾,看到對面坐着三個年輕的男子,其中一個就是李夜璟看中的那個人。
原本李夜璟要他進楚王府做幕僚,後來機緣巧合之下,葉婉兮懟倒了原來的京都衙門主事,君上為了不讓趙至誠再安插人進去,直言想啟用今年科舉的新人,李夜璟便順勢推了他一把,將他推到了京都衙門主事的位置。
他是楚王府的人,這一點,李夜璟沒有遮掩,他自己也沒有遮掩。
想要打壓他這個新官上任的窮書生,都看在李夜璟的面上不敢輕易下手。
所以他這個新官也算混得如魚得水了。
「咦,那是傅大人。」雀兒推開窗戶,對着對面招手。
對面的傅雲翳向她們所在的方向看過來,看到葉婉兮後,忙起身行禮。
葉婉兮微笑的擺擺手,他才坐下去。
「帘子放下來吧,免得弄得人家聽個曲兒都不自在。」
雀兒忙將百葉窗拉了一下,如此一來,他們能看到下方表演的木姑娘,卻看不到對面。
「大小姐,我想去外邊換些銅錢。」
葉婉兮說:「表達喜歡也不一定非得用錢,你可以給她送送別的東西,比如花兒,請她吃點心。不過請人家吃點心私下裡就可以了,人家正在彈曲,肯定沒空跟你吃點心去,要不你送花?」
雀兒睜開了眼睛,「啊?送花?」
葉婉兮道:「你這麼喜歡她,等她彈完之後給她送上一束鮮花表示對她技藝的認可,表達自己的喜歡啊。」
這頗為新奇的打賞方式,讓雀兒眼前一亮,「好啊好啊,我記得對面就有賣花的,我這就去買。」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