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城柳昭晴小說
葉城柳昭晴小說 連載中

葉城柳昭晴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全文免費閱讀 玄幻魔法

[https://www.xs321.com/] 七月的華國,已是酷暑難耐,可是在北國之境的高山之上,仍舊是大雪皚皚。 數萬的軍人站立在寒風中,矚目着華國大旗之下的青年人! 大旗獵獵作響,而他的身姿卻挺拔無比,矚目着遠方,望着這一片起伏的雪山。 這是葉城軍旅生涯最重要的一天,因為他被授予了將星,一把懸掛重劍的勳章,掛在葉城肩膀上,這是特殊定製的勳章,整個華國擁有這勳章,屈指可數! 因為這枚勳章叫國之重器! 為了這一枚勳章的背後,是葉城踩展開

《葉城柳昭晴小說》章節試讀:

[https://www.xs321.com/]

「快,快,跟我去迎接鴻圖古董的人!」柳峰頓時激動起來了,鴻圖古董行的人來他們家大酒樓,那說出去多有面子啊!

說不定是他們柳家崛起的機會。

「不用了!」

下一秒鐘,一個滄桑的聲音傳了過來。

緊接着,人們就看到七八個黑衣大漢快速的站在大門兩側,一個年邁的老人緩緩踱步走了進來,他淡淡的說道,「我們鴻圖古董行接到一個委託,給你們柳家送一份大禮!」

說完之後,這老者輕輕的拿出了一個古樸的盒子,他極為小心的從裏面拿出了一卷畫,輕輕打開,當眾人看到這一幅畫之後,臉色全部都變了,特別是鍾澤凱,臉色瞬間蠟白,汗水不停的朝着下面滴着。

因為這就是鍾澤凱送給柳峰的畫!

當這幅畫出現在眾人視野之時,整個大廳如同死一般的寂靜。

「有意思啊,沒有想到當年唐伯虎,畫了兩張一樣的畫,看來當時唐伯虎是喝醉了!」

葉城淡淡的一句話,打破了房間內的寂靜,讓人們都反應過來了,朝着鍾澤凱跟徐老闆望去。

「對啊,徐老闆,鍾少爺,怎麼兩張一樣的啊?」柳山緊張的問道。

之前還得意無比的鐘澤凱,現在如喪考妣一般,渾身冰涼,而徐老闆的渾身哆嗦,因為他們知道鴻圖古董行代表着何等地位。

就如同鍾澤凱跟葉城說的一般,鴻圖古董行鑒定出來的東西,哪怕是假的,那也是真的,這就是鴻圖古董行的地位。

現在所有的人都認為,鍾澤凱帶來的畫,那就是贗品啊!

開玩笑,還有誰敢懷疑鴻圖古董行送來的是假的嗎?

除非他不想活了。

「哦,難道也有人送來同樣的畫?來,老朽看看。」

那老者抬眼便瞥到了另外一張畫,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冰冷的喝道,「一張建國前的仿品,竟然敢說成真跡,徐老闆,你該當何罪?」

「李董,李董,我這次看走眼了!」徐老闆顫抖的說道。

當徐老闆喊一聲李董的時候,房間內的人,都一瞬間驚呆了。

要知道整個鴻圖古董行,就只有一個李董,那就是,鴻圖集團董事長,金陵市首富!

「您,您是鴻圖集團董事長?」柳峰緊張的問道。

「不錯,正是老朽!」李鴻圖淡淡的說道。

李鴻圖的話讓房間內的人都崩潰了,這真的是金陵首富啊!

跺一跺腳能讓金陵抖三抖的首富李鴻圖,竟然來到了柳家小大酒樓?

金陵首富,市尊都得親自接見的大人物啊!這讓眾人腦袋一片空白,已經完全反應不過來了。

而對於其他人來說,這只是震驚,可是對於徐老闆來說,剛才李鴻圖一句話,那就是死刑啊!

「哦,僅僅是看走眼了嗎?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知道欺騙我的下場!」

李鴻圖不由冷哼一聲,冰冷的喝道。

金陵首富的氣勢何等可怕,徐老闆頓時嚇得雙腿發軟,噗通的跪了下來,顫抖的說道,「李鴻圖,李鴻圖,我錯了,我錯了,不是看走眼了,這就是高仿,我當時已經跟鍾少爺說了,這是贗品!」

徐老闆的話,讓所有柳家的人都看向了鍾澤凱,柳峰也氣憤無比,感覺如同

被羞辱一般,而鍾澤凱氣得哆嗦,立刻就罵道,「徐老闆,你血口噴人啊,你跟我保證這是真品的!」

「鍾少爺,要是真品,我怎麼才賣你十萬塊啊!」

此刻徐老闆內心都要崩潰了,他本以為這是一趟很簡單的事情,可是誰能想到,李鴻圖突然到來。

如今為了自己的飯碗,徐老闆也不得不把真相說出來了。

此刻鐘澤凱也怕了,鍾氏集團跟鴻圖集團,那可是完全兩個概念,金陵市首富啊,誰特么能得罪起啊!

而且鍾澤凱也知道李鴻圖最喜歡古董,這在他眼皮底下玩陰謀,這是找死啊!

「媽的,徐老闆,現在還敢說是我指使的,你給我等着,我現在就去把你們家的店給砸了。」

說完,鍾澤凱轉身就朝着門外跑去。

畢竟那可是李鴻圖,首富帶給他的震撼太大。

柳昭晴看到這裡,也徹底的鬆了一口氣,她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葉城,在她看來,這一切都是葉城的誤打誤撞,不過要不是葉城,她肯定會成為家族的犧牲品。

「看在你說出實情的份上,老朽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自己到金陵古董會罰款五十萬吧!」

李鴻圖手掌一揮,徐老闆激動的眼淚都差點掉下來了,如果李鴻圖真的下狠手,說不定,以後他都沒有辦法在金陵獃著了。

「謝謝李董,謝謝。」

說完,徐老闆也顫抖的跑了出去。

而李鴻圖也緩緩的站起來了,柳峰急忙恭敬的說道,「李老,能來我們柳家,是我們……」

「客套的話,就別跟老朽說了,老朽時間寶貴。」

李鴻圖淡淡的說道。

柳峰臉上沒有任何不悅,畢竟李鴻圖地位擺在這裡,他一個區區的柳家家主,在李鴻圖面前,屁都不是。

柳峰一臉恭敬的說道,「是,是,是,我能知道是誰送的禮物嗎?」

柳峰雖然知道無法與李鴻圖攀上關係,但是能隨手拿出這一副唐伯虎的畫,又能托首富親自過來送的,此人地位肯定不低,如果柳家能攀上這個大樹,必定能飛黃騰達。

而房間內,其他柳家的人也都在期待的望着李鴻圖。

李鴻圖淡淡的說道,「客人的身份,我也不方便透露,不過這幅畫是那位客人答謝你父親的,這畫送出去後,你們兩家就兩清了,好了,老朽也該走了。」

說完之後,李鴻圖起身就朝着外面走去,而柳峰剛剛準備一同送李鴻圖,可是直接被李鴻圖身邊的保鏢給擠開來,整個模樣狼狽不堪,柳峰臉上卻一直帶着笑容,一直送李鴻圖到車上。

等李鴻圖等人走了之後,柳峰立刻就說道,「我們柳家當務之急,就是想辦法找到送畫之人,那人絕對是我們柳家貴人,只要找到此人,我們柳家絕對能飛黃騰達。」

柳家的人一個個激動無比,而只有葉城心中不由的一陣冷笑,如果柳峰,柳河等人,發現送畫之人,就是他們眼前這位沒有錢,沒有地位的當兵的,不知道這些人有什麼感想。

柳家這一場逼婚鬧劇,隨着李鴻圖到來而收場,當然沒有人在乎葉城指出那副畫是贗品,在他們心中,葉城這是運氣好而已。

而柳河一直盯着柳峰手裏面的畫,小聲的說道,「大哥,那唐伯虎的畫,應該算是父親的遺產,債主逼得緊啊,都打算起訴我了,要是大哥沒錢的話,可以把畫賣出去。」

「柳河,

你瘋了嗎?這是唐伯虎的真跡啊,你讓我把畫賣了,救你的破廠子?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大哥了,你女婿不是很牛逼嗎?退伍軍人啊,讓他把退伍費用給你就夠了!」柳峰憤怒的喝道。

柳河雖然內心憋屈,可是一輩子慫到家了,愣是不敢反駁。

「柳河,你要是真的想救自己的廠子,就把葉城給趕走,好好跟鍾少爺道歉,我看的出來,今天是徐老闆坑了鍾少爺,鍾少爺要是真的跟我們家聯姻,可不止這一副唐伯虎的真跡的價值。」

說完,柳峰頭也不回的走了,當然那一副唐伯虎的字畫,也被柳峰一人給霸佔了。

柳河一想到唐伯虎的畫被他大哥霸佔了,心中就憋屈無比,他轉過臉來,指着葉城的鼻子就說道,「都是你,都是你,我柳河倒了八輩子霉了,你回來幹什麼,你死在外面好了,我打死你,打死你!」

柳河剛剛準備動手的時候,柳昭晴立刻過來攔住了柳河,畢竟說什麼,也是葉城的意外出現,替她解圍了,而且葉城還是她名義上的丈夫,「爸,你消消氣,這不怪葉城。」

「怎麼不怪他?要不是他,大哥怎麼會獨吞那副畫,昭晴,你一定要跟他離婚,現在只有鍾少爺能救我們家……」

「爸,大伯就算是沒有葉城這個理由,也不會顧及我們家的,爺爺剛走,他就把家分了,用一個快倒閉的廠子打發我們,如果不是快倒閉的廠子,資金斷層,我們家的設備怎麼可能不合格?怎麼會造成人家公司巨大損失?」

柳昭晴哽咽的說道。

「還有鍾澤凱,你以為他真的想娶我?這些年被他禍害的女生還少嗎?跳樓的,自殺的,難道你也希望我跟她們一樣嗎?」

柳昭晴提到鍾澤凱,心中就發憷,她已經想到了自己可怕的下場了。

「那,那該怎麼辦?難道讓我把房子賣了嗎?」柳河也唉聲嘆氣的說道。

「爸,你先回去,我能想到辦法的。」柳昭晴安慰的說道。

而這周圍就剩下柳昭晴跟葉城,整個氣氛很尷尬,柳昭晴望着這個突然出現的丈夫,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說不生氣,那是假的,可是生氣又能怎麼樣?還能再抽葉城一巴掌嗎?柳昭晴深吸了一口氣,他們兩人本來就沒有什麼感情,難道要離婚?

可是當年她答應過爺爺,不會離婚的!

只是柳昭晴還沒有開口的時候,葉城低聲的說道,「昭晴,陪我去爺爺墓前吧!」

金陵公墓!

柳老爺子墓碑前,葉城看到了墓碑上的柳老照片,噗通的跪在了地面上了。

「嘭嘭嘭!」

葉城腦袋重重的撞在了地面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五年前,我葉城最落魄的時候,是您給了我重生的機會。」

「三年前,是你把昭晴嫁給了我,可是我卻連婚禮都沒有舉辦完就走了,您說過,有國才有家,我沒有讓祖國蒙羞,卻讓您和柳家蒙羞了。」

「一年前,你走了,我一直到現在才來看望你,我對不起您,也對不起您的孫女,我知道你當初讓我娶昭晴的心意,不過我欠她的太多了,我不能束縛她的自由。」

「求您原諒我!」

葉城每磕一次,墓碑周圍就發出砰砰的響聲,他足足磕了兩分鐘的時間,這才站起來,眼睛有些紅腫的望着柳昭晴道,「柳昭晴,三年了,我欠你的太多了,我知道你想要自由,我會給你自由,我們去離婚。」

《葉城柳昭晴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