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姚青梨慕連幽
姚青梨慕連幽 連載中

姚青梨慕連幽

來源:外網 作者:邪王絕寵俏醫妃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邪王絕寵俏醫妃

姚青梨穿成未婚生子,被趕出門的名門嫡女。全京城都等着看她笑話,想看她如何凄慘度日!不料,她左手醫術濟天下,右手毒術退宿敵,憑實力玩轉京城!失節無人敢娶?可眼前這群優質男是怎麼回事?個個爭着給她娃當後爹!這時,某權傾朝野的戰神把她往牆角一堵:娃都給我生了,還想找別人?她咬牙冷笑:你個狗男人,我找你很久了!這四十米大刀,准你跑三十九米!展開

《姚青梨慕連幽》章節試讀:


[]
「這……這水有些燙,一會再吃……」秋雲一臉糾結。
姚青梨快被秋雲的模樣逗笑了,現在跟她解釋,怕也會被認為更瘋了。
想着,她一把握住秋雲的手:「來,吃吧!」
說著,便把她手中的葯往她嘴裏拍去。
「唔……」秋雲驚得瞪大又眼,那不詳之葯入口就開始融化,苦澀而奇怪的味道蔓延整個口腔。
她咳了幾聲,但那葯竟然嗆到喉嚨里了。
「快喝水。
」姚青梨把水送到她手裡。
「咕嚕」一聲,秋雲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把葯給吞進了肚子。
秋雲整個人都僵住了,表情獃獃的,接着便生無可戀地趴在床上,任着姚青梨給她按摩背部,不知給她擦什麼。
那不是藥酒味,而是一股清香清香的味兒。
小姐都瘋到把花露當藥酒了!
她還是想一下,一會兒夏兒回來,她該如何交待後事吧!
秋雲只感到背脊發燙,迷迷糊糊的,竟然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外面響起一陣吱吱喳喳的聲音:「小姐,秋雲,我回來了!」
秋雲猛地驚醒,睜開眼,便見夏兒提着大包小包東西進屋,喜得像只雀兒一般:「秋雲你的鐲子,我賣了三兩銀子。
小姐的披風,我賣了二十二兩。

「啊!」秋雲整個人都清醒了,激動地坐起來,「真的?」
「嗯嗯。
嘿咻!」夏兒喜滋滋地把手中的包袱提到圓桌上。
秋雲對這個價錢很滿意,她那鐲子比預期的賣得多,連那件披風也多了二兩:「這次總算聰明點了。
你這買的都是些什麼?」
一邊說著,秋雲興奮地下了榻,走到桌邊翻看着那些東西。
只見那袋小的是一些白米,大的包袱是一床被子,最後一個包袱是幾件衣服。
「要買的東西太多了,我一個人提不動。
回頭再去買一床被子和一些油鹽之類的!」夏兒抹了抹額上的薄汗,「咦,你怎麼下床了?不痛了嗎?」
「這……」秋雲一驚,伸手摸了摸後背,痛,還是有一點痛的,但比起早上的劇痛簡直好太多了!而且還消了腫。
竟然大好了!
「你臉色瞧着好多了,這是請大夫,吃了葯嗎?」夏兒道。
秋雲不由想起姚青梨讓她吃的五顏六色的「葯」,還有那清香的噴霧。
難道,真的能治病?
「我……吃了小姐給我的葯,還抹了一些花露。

「那不是花露,而是葯氣噴霧劑。
」一個輕笑聲響起,只見姚青梨牽着小寶的手,跨進門檻。
「那……真的是葯?」秋雲不敢置信地看着姚青梨。
「是啊!」姚青梨點頭,「要不,你真以為我得了瘋病?」
秋雲小臉漲得通紅,小姐竟然早就洞察到她的心思!不過,這證明小姐真的沒瘋,不是嗎?
「小姐,你們在說什麼?」夏兒聽得糊裡糊塗的。
秋雲便把事情始末說了,又道:「那些葯,我從未見過。
別人都說,五顏六色、太過艷麗的東西大多有毒的。
而且,小姐還給我把脈……」
姚青梨在圓桌旁落座:「其實,昨天晚上那一撞,還真把我撞死了。

「啊……」夏兒驚叫一聲,「小姐你別胡——」
「聽我說完。
」姚青梨一邊給自己倒茶一邊說:「當時我迷迷糊糊的,下了地府,但我娘突然出現,把我拉了回來。
還說,她現在成仙了,跟着華陀仙師學醫術呢!她實在不忍心我就這樣去世,所以暗地裡讓我還陽,還授了我一身醫術。
那些五顏六色的葯,就是我娘讓我帶回來的。

「什麼?是……是太太……」秋雲驚叫出聲。
「我就說……」夏兒眼圈微紅,「昨晚小姐抬到醫館時,那大夫說小姐斷氣了……但後來,突然又有了心跳和氣兒,原來是這樣。
南無阿彌陀佛!謝太太,謝華陀仙師!」
「南無阿彌陀佛……」秋雲與夏兒一起跪到地上,念起佛來。
姚青梨無語了片刻。
過了好一會,姚青梨才拉起二人:「這事,你們千萬別說出去。
否則我娘在下面會被罰的。
以後別人問我為什麼會醫,你們就說我從小一直研究醫書就好。

「當然。
」秋雲急道,「這種事哪能往外說的。
否則太太要受苦受難了!有了這個,以後看病不用花錢了!」
「嗯嗯。
」夏兒開心地點着頭,「省一大筆開銷!」
姚青梨嘴角一抽,你們倆就這麼點出息?
但姚青梨轉念一想,便理解她們了。
在這個時代,極少女子當大夫的,便是會醫,也輕易不會拋頭露面。
而且她還是這樣的名聲,更不可能有人找她看病了。
「不早了,夏兒你去做飯吧!」
「好。

夏兒轉頭又出門了,草草地買了些油鹽和雞蛋,還有一床被子。
晚上幾個人做了飯和水煮蛋,便湊合著吃了。
姚青梨又給秋雲開了葯,還給她噴了藥劑,按摩了兩刻鐘。
做完一切,幾人都累乏了,便洗洗睡了。

《姚青梨慕連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