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養成系統:我靠碼字撲街暴富
養成系統:我靠碼字撲街暴富 連載中

養成系統:我靠碼字撲街暴富

來源:google 作者:綠竹縹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靈玉竹 綠竹縹緲 都市小說

(現言+系統+腦洞)想不齣劇情的靈玉竹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待着一個系統重生了【宿主,我是撲街養成系統001】靈玉竹:撲街?成神?富豪榜?撲街可以有,暴富可以有,成神不可以靈玉竹:納尼?可以解綁嗎?可以解綁!解綁後宿主的生命即將終止,宿主確認要解綁?哦買噶!為了活着,靈玉竹在撲街的路上一去不返…「叮~恭喜宿主註冊成功,成為一名作家,獎勵一台十年前生產的電腦和一千元」「叮~恭喜宿主成功碼字4000,獎勵五百塊錢」「叮~恭喜宿主完結一本兩百萬字的撲街文,獎勵一套海景房」拿到海景房的房本時,靈玉竹笑趴了…展開

《養成系統:我靠碼字撲街暴富》章節試讀:

差不多五點的時候,靈玉竹見到趴在病床邊睡着的靈玉鬆動了。

只見靈玉松慢慢抬起頭,揉了揉帶着困意的眼睛,而後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爸爸,輕輕起身準備出門。

這剛轉過身就見到坐在牆邊凳子上的靈玉竹,以為是自己眼花了,眨巴了幾下眼睛,又揉了揉,再次看了過來。

見到真的是他哥哥靈玉竹,隨即滿臉驚喜的低聲詢問:「哥,什麼時候到的?怎麼不叫醒我?」

靈玉竹同樣壓低了聲音說:「哥沒叫你,你不也醒了嗎?這麼早醒來做什麼?」

「我出去活動一下,然後去買早飯,爸今天還要輸液。哥,要不你先回家去,這裡有我一個人就成了。」

靈玉竹抬手揉了揉靈玉松有些亂的頭髮,淺笑着說:「哥在這陪爸,你回去。」

靈玉松想到了什麼,突然疑惑的看着靈玉竹詢問:「不要。哥,你不是找到工作了嗎?你這是?」

「是找到工作了,幫人在網絡上寫東西,在家也可以做,就是需要有網絡。」

「有這麼好的工作?哥,你可得當心點啊,昨天玉梅過來和我說她夢到你被人騙了,我還正準備今天給你打電話問問呢。」

看着弟弟一臉的擔憂,靈玉竹心裏把前一世的自己罵了一個狗血淋頭。

而後輕聲說著:「哥知道。哥這次回來就不打算出去了,想辦法給家裡牽一根網線,再買一個電腦,哥以後就可以在家裡做事了。」

聽到靈玉竹的話,十五歲的少年靈玉松一臉欣喜的看向他:「真的?」

「真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哥,你在這陪着爸,我去買早飯,一會兒就回來。」說著拔腿就要往外跑。

靈玉竹伸手拉住了他:「我去買。你守着爸。」說完再次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走出了病房。

靈玉竹出去後,靈玉松還在喃喃自語:「我哥回來了,真好。我哥回來了,真好…」

說著說著,靈玉松的眼裡就落下了淚花,這些日子以來憋在心裏的情緒一涌而出,一發不可收拾。

靈玉竹速度很快,在他問過護士之後,買來了他們父子三人的早飯,走進病房就見到肩膀一聳一聳的靈玉松。

放下早飯,來到靈玉松身邊,將手放在他的後腦勺低聲說著:「沒事了,以後有哥在呢,去洗洗,不然老爺子醒來了會罵人。」

靈玉松瓮聲瓮氣的應了聲,而後走了出去。

當靈玉松洗漱好了過來時,見到他爸正吹鬍子瞪眼睛看着他哥,打着留置針的右手還揚在半空中,那架勢一看就是一言不合要揍人。

靈玉鬆快步走到病床邊還沒有開口,就聽到他哥那欠打的聲音。

「老頭,別激動,不然一會兒血壓飆升那可就不太好了。還有啊,你這手上可還有針呢,打我沒事兒,別把你自己給弄傷了,不划算的。」

靈玉竹停頓了一下,見他爸的手還是不放下來,於是使出了殺手鐧:「我可是詢問過護士的,你這個針可是昨天才打上的,要是因為我把針給…」

這靈玉竹的話還沒說完,靈笙有些不甘的放下了抬起的右手,而後狠狠的瞪了靈玉竹一眼。

靈玉松在一旁看得那是一個緊張,見他爸收了手,忙開口道:「爸,我給你打水洗臉。」

病床上的靈笙催促道:「哼,洗過了。就等你回來吃飯了,趕緊的。」

靈玉松把早飯遞給他爸,笑嘻嘻的說:「爸,看吧,我就說我哥會回來的,你還偏不相信,現在相信了吧。」

「他就是回來氣我的…」說著拿起手中的包子狠狠咬了一口,大有一副把包子當做是靈玉竹想收拾的衝動。

見到靈笙吃包子的模樣,靈玉竹再次出聲:「老頭,別只吃包子,喝點粥。」

靈笙沒說話,只是抬起頭瞪了他一眼,而後又狠狠咬了一口包子,之後倒是喝了幾口已經晾涼了的粥。

看着靈笙吃着包子喝着粥,靈玉竹好似鬆了一口氣,而後拿起自己的那一份在一邊吃了起來…

八點。

靈笙的主治醫生李醫生拿着病歷夾走了進來,看着精神狀態不錯的靈笙說:「嗯,今天狀態不錯,今天再觀察一天,若是沒有什麼反覆,明天輸完液就可以出院了。」

聽到出院,靈笙立馬開口詢問:「李醫生,你說我可以出院了?」

「要看你今天的情況和一些檢查結果,不過你狀態不錯,想來問題也不大。」

「是吧,我也覺得我今天鬆快了不少。謝謝你啊李醫生。」

聽到沒有什麼大問題,可以出院,靈玉竹兄弟倆也出聲道:「謝謝李醫生。」

聽到聲音,李醫生這才仔細看了過來,而後對着病床上的靈笙說:「喲,這位就是你那位在外面讀大學的大兒子吧,嗯,不錯,你是個有福氣的,兒女對你都好着呢。」

「嘿嘿,都是混小子,招呼不打一下連夜就坐車回來了,真想削他一頓。」

看着樂呵着的靈笙,話里看似責怪實則妥妥的炫耀之意,真是讓人有些哭笑不得。

李醫生又囑咐了哥倆幾句,這才夾着病歷夾離開了病房。

不多時,一個護士推着放了輸液瓶和藥水的推車進來了,麻利的給靈笙輸液,而後叮囑注意着藥液,快完了記得喊她們,這才推着藥水走出病房,去了下一間病房。

液也輸上了,靈玉竹想着自己的小說,就看着病床上的靈笙開口說道:「爸,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午飯讓玉松給你買,我下午就回來。」

聽到這大兒子一出去要下午才回來,靈笙有些不樂意了:「一回來就有事?你這是不想待醫院吧,那你還回來幹什麼?」

「爸,我接了一個活,要用電腦和網絡,我這可是工作啊。」

靈笙一針見血的詢問:「你確定你不是去網吧打遊戲?」

「沒打遊戲了,那天往你卡里存的一千就是我做活掙的,我得趁着這兩天還在縣裡,先把事情做一些,回去了我就去鎮上問問牽網線的事,不然我沒法工作。」

見兒子信誓旦旦的模樣,靈笙將信將疑,而後將目光落在了小兒子靈玉松身上:「你哥真往我卡里存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