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虛空奧秘
虛空奧秘 連載中

虛空奧秘

來源:google 作者:寫文的阿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寫文的阿滿 奇幻玄幻 雷文

浩瀚的虛空中到底隱藏着什麼,天理大陸的人們毫不知情,只有極少數的人或者其它生命才知道,那虛空中隱藏着的秘密隨着雷文來到天理大陸,那虛空中好像產生了一些變化.......展開

《虛空奧秘》章節試讀:

看着猶如地甲獸一樣硬的德克,殺手雄心裏有點急了,原本以為這次的任務會很輕鬆。卻沒有想到貴族少爺這麼有錢,能夠掏出這麼多魔核來保命。而且因為上次任務受傷未完全痊癒,現在實力只能發揮出七成,結果連幾個年輕人都搞不定了,一定要儘快解決他們,不然那些護衛來救援,這次的任務就要失敗了。

突然殺手雄想到了一個辦法,當即臉上擺出自認為和藹可親的笑容,語氣和善地對德克說道:「德克少爺,我的目標只有你一個,殺了你的朋友我也很抱歉。而為了你剩下的朋友,我有一個好提議,那就是你自我了結生命,而我放你朋友離開!你覺得怎麼樣呢?」

德克用眼角餘光看了下麥爾,臉上充滿懷疑地反問道:「你真的會放過他嗎?你如何保證不會反悔。」

「那是當然了,我可是一個講誠信的殺手。你要不信的話,我可以讓他先走,然後你再自殺。」殺手雄信誓旦旦地保證。

「那你現在收了這龍捲風,再讓我朋友先走」

「好的,如你所願,德克少爺。」殺手雄說完抬手打出一道綠色鬥氣,那鬥氣在接觸龍捲風後,肆虐着麥爾的狂風終於消散了。

德克見狀快速跑去,側身扶住麥爾,關心地問道「麥爾你怎麼樣?還能自己走動嗎?」

掙脫了龍捲風的麥爾雖然神情有些萎靡,但還算清醒地回答着:「德克我沒事,你不要相信他,我們兩個一起殺出去吧!」

德克還沒來得及回答,遠處的殺手雄已經喊道:「小子,你是想你死去的小夥伴了嗎?」

眼見兩人要爭論起來,德克連忙打斷:「好了,麥爾,你快走吧!」

麥爾還想說些什麼,不過德克轉頭示意了一下,並趁殺手雄不注意塞了顆魔核給麥爾,麥爾心領神會地說道:「德克,那我…..走了,我一定會幫你照顧好麗絲的」

說完話麥爾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殺手雄感應着麥爾的氣息,確定對方已經走遠後,鼓掌笑着說道:「親愛的德克少爺,你的小夥伴已經走了,接下來請你自我了結吧!」

德克說了一個「好」之後,便用掌運起鬥氣拍打在胸口,隨後便口吐鮮血,臉朝下倒地再無聲息。

殺手雄見此試探地詢問:「德克少爺,你….死了嗎?」

地上的德克一動不動沒有回應,殺手雄再仔細感應了下對方的氣息,確定了德克已死,殺手雄放心走去準備再補刀一次。

就在即將接近德克時,身後上方突然有殺意襲來,殺手雄連忙往旁邊閃避。怎料地上的德克竟飛身而起,並且快速地射出三道風箭。

殺手雄在前後夾擊下,勉強側身躲過了後方麥爾的襲擊,並揮掌發出一個風盾抵擋住了德克的兩箭,再用手抓着最後一箭的箭身,藉助箭矢的衝力往後退到遠處。

麥爾見狀還想上前追擊,德克急忙勸住:「麥爾不要衝動,在這裡防禦等救援來」

麥爾聞言停下關心起德克傷勢:「你怎麼樣?那一掌你下手太重了吧!還有你給我的是什麼魔核,為什麼殺手雄都看不到我了」

德克哈哈大笑解釋:「你用的是隱身魔核,可以隱藏住氣息,而我剛才使用了幻象魔核,剛剛那都是幻象而已。」

另一邊的殺手雄聞言殺氣騰騰地說道:「很好,很好,我殺手雄出道至今,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欺騙我。不講信用的德爛人,今天我要用風把你們兩個徹底地吹散,連一點灰都不留在這世上,看我的風災滅」

說完殺手雄吃下了一顆藥丸,然後渾身爆發出可怕的鬥氣,只見他拿着匕首開始揮舞,一道接一道可怕的致命風刃攻向德克他們。

德克和麥爾狼狽地躲閃着致命的風刃,可惜這風刃實在太快太多,兩人躲閃範圍越來越小。

樹上的雷文看着他們陷入了絕境中,着急地問道:「四寸釘你好了沒有,再不快點他們連灰都沒了」

「剛好完成了,我這就把標記附身到殺手身上」四寸釘抬手朝殺手雄射出一個微小的光點,那光點飛快而又隱匿地標記在了殺手雄身體上。

做好標記,四寸釘表情嚴肅地對雷文說道:「雷文,標記我已經做好了,不過你要想清楚,這個殺手實力很強,一旦你出現在他身邊,很可能你還沒出手就要被發現了!還有我叫托尼」

聽了四寸釘的分析,雷文露出一個底氣十足的表情,笑着說道:「放心吧,四….托尼,我有秘密武器,你現在就送我過去吧!」

如果四寸釘會讀心術的話,就可以知道雷文心裏又嘀咕一句「畢竟哥可是有系統的人」。

不過四寸釘並沒有這能力,所以沒有再說什麼,它飛了起來雙掌合攏伸出一指,指着殺手雄低聲吟唱道:「元素的光芒終將歸於一點,去吧雷文!」

話音一落,雷文的身影瞬間消失,下一秒就出現在了殺手雄身後。誰知殺手雄彷彿早已知道一般,使出一道風盾護住了後背,並輕蔑地嘲諷道:「樹上的螞蟻竟然還敢出來送死,等我解決了目標就輪到你了。」

聽了殺手雄的話,雷文大驚失色,不曾想殺手雄早知他們藏在樹上了,幸好他現在無暇顧及自己,那就讓他嘗嘗這魔盒的可怕吧。

「殺手雄,反派都是死於話多,看我的虛空召喚術」雷文大喊着開啟了潘多拉魔盒。

在發出「哐噹~呲呲呲」的聲音後,魔盒的封印解除了,可是沒有什麼可怕的未知生物出現,也沒有什麼光影特效,就好像只有一點空氣飄了出來。

殺手雄回頭看到這場景,哈哈大笑道:「你是來搞笑的嗎?看來你腦子不好啊!那我做個好人,等下留你全屍。」

被嘲笑了的雷文尷尬又後怕地腦呼系統:「系統你給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的那不可名狀之物呢?這破盒子還起個那麼牛逼的名字,結果就和放了一個屁似的,人家一點事都沒有。」

挨罵的系統底氣不足地解釋着:「也許是放得太久了,可能過了保質期了,我再給你找找別的」

「你找個屁啊!等你找出來,我都要死無全屍了,你說說你有個屁用啊…..額,好臭啊,你是不是放屁了?」雷文說到最後,突然聞到了一股聞所未聞的惡臭,那臭味是他兩世以來都不曾聞過的,用力地捂住口鼻。

可是那惡臭依然清晰可聞,這臭味不只是現實中散發,而是靈魂都能體驗到,正準備問問系統是怎麼回事。

那殺手雄卻停止攻擊德克他們,用鬥氣使出一道小型龍捲風,那龍捲風出現後沒有進行攻擊,只是在殺手雄身體周圍吹動,彷彿要吹走什麼看不到的東西。

「那邊的傻子,你剛才打開了什麼?怎麼會這麼臭?」殺手雄捂住鼻子逼問着雷文。

雷文看到殺手雄的樣子,頓時明白了什麼,試探地詢問系統道:「系統大哥,難道這就是潘多拉魔盒的不可名狀之物?一個臭屁?」

「咳咳,什麼臭屁啊,你放尊重點,這是一種神秘的生物,乃是不可名狀之物,我是機緣巧合下遇到,千辛萬苦才把它封印到魔盒裡,為了封印它還搭上了前前前前任的宿主靈魂呢。」系統底氣十足地解釋着。

「靈魂?這一個屁還能攻擊靈魂?而且還是詛咒式的攻擊!可是為什麼連我也會聞到臭味啊?等等….你說前幾任宿主還為這搭上了靈魂?難道這連我都會被一起臭死嗎?」雷文越想越不安地質問着系統。

系統聞言急忙解釋道:「沒錯,這潘多拉魔盒一打開就會攻擊敵人,但開啟魔盒的人也會被攻擊,最後只有敵人或者開啟者一方靈魂湮滅,這不可名狀之物才會停止攻擊!」

剛說完彷彿是為了安撫雷文,系統又說:「宿主請放心,你的靈魂強度是歷任宿主中最強的,簡直可以比擬神了。」

「我不管強不強,你得幫我想辦法減輕這臭味啊,我快受不了了….啊嘔嘔嘔」說到後面,雷文已經被臭得趴在地上嘔吐起來。

而對面的殺手雄也是如此,殺手雄從來沒有想過,出道後有一天會像條狗一樣趴在地上嘔吐,那臭味不只是摧殘肉體,彷彿自己的靈魂都遭到了破壞。

突然他想到臭味,是那小子打開一個盒子後才出現的,他連忙跑到雷文面前,眼角流下被臭味熏出的眼淚,神情痛苦地求饒:「這位英雄,嘔嘔嘔…..剛才…嘔是晚輩得罪了,請英雄….嘔…收了神通吧!」

看着剛剛還威風八面的殺手雄,現在這樣卑微地求饒,雷文內心不禁得意起來,正打算起身嘲諷一番。

可是那臭味不止撲鼻還直通靈魂深處,雷文一時沒忍住,轉身找地方又吐了起來。

殺手雄看到雷文的樣子,想到這臭味應該是只針對他和雷文,那麼殺掉了雷文,臭味說不定就會解除了。

想到此處,殺手雄抽出匕首,忍住惡臭準備使出風刃殺了雷文,背後卻是「嗖嗖嗖」的破空聲傳來,連忙回身使出十幾道風刃攻擊,

藍色的風刃將德克射來的箭矢輕易摧毀,並繼續攻擊着德克他們,讓他們暫時無法脫身了。

殺手雄轉身準備去殺掉雷文,結果沒走幾步,那臭味越來越濃烈,最後竟然形成了黑色氣體,把殺手雄整個人都包裹了。殺手雄在這氣體中越來越難以呼吸,整個身體也無法動彈了。就這樣掙扎了幾分鐘,天理大陸赫赫有名的殺手雄竟然被臭死了!沒有死在別人的劍下,而是被活活地臭得窒息而死。這死法真的是充滿了羞恥和侮辱,又或許這是他殺人無數的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