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
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 連載中

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願你我共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願你我共渡 陳宸

陳宸兩歲那年父親被神秘人擄走,母親便帶着陳宸隱居西域,十五那年陳宸遭遇襲,陰魂受損落,被白無常所救,無意中卻聽到白無常說出父親的辛秘,那驚天一戰到底是為何,陳宸踏上父親的老路,尋跡而來,人間,地府,仙界,究竟有什麼秘密,一切都從青山開始!展開

《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章節試讀:

次日清晨,鐘聲悄然響起,新一屆入門的雜役弟子整整齊齊地站在了青山宗的標誌性山峰青鸞山下。

「我青山宗立派百年,人才輩出,很榮幸能看到新的血液的加入,但是現實是很殘酷的,你們百名雜役弟子,只有前十位可以拜入外門長老門下,邁過十層就可以成為普通的外院弟子。」說話的人衣着青袍,長相年輕卻不失威嚴,聲音也很是雄渾具有一股穿透力。

「鑒於各位沒怎麼經歷過修鍊,我們的測試也很簡單,就是考驗你的毅力和耐力。習武之道需剛與恆,不剛則隋隳,不恆則退。」說著,青林手指向了青鸞山。

青林是青山宗最年輕並且天賦也是相當高的一任宗主。

「你們要比試的很簡單,就看誰在這『一線天』上的台階多。前十名將進入外院。一線天一共有一百階,越往上你們承受的壓力就會越大。」青林大手一揮,通往一線天的桎梏便被打開了。

「我知道你們許多人天賦異稟,前十名將會有額外的獎勵。可以去藏經閣挑選一部功法。時限一天,開始吧諸位。」青林神秘一笑。

「這有什麼難的,爬個破山,本公子半個時辰就能到頂。」林北還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絲毫沒把考核放在眼裡,彷彿早已勝券在握。還不忘轉頭看了一眼陳宸,大大的不屑寫在了臉上。

各個雜役弟子也都爭先恐後的湧入那一線天中,陳宸也不甘落後直衝一線天邁去。

陳宸剛邁入第一個台階就感覺到了一股壓力,壓迫着全身的肌膚,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陳宸不斷地調整着呼吸的節奏,這種程度的壓力對練了十年基礎功的陳宸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母親教給陳宸的口訣在此刻自動運轉了起來,這壓力不斷淬鍊着體魄,在這壓力下還感覺到一絲能量緩緩地流入丹田內,經脈也疏通了不少,身體也變得輕飄飄的。

陳宸有些吃驚,這就是練氣嗎,同時也對混元真經有了新的理解。

修鍊中不僅要外練筋骨皮,還要內練一口氣,內外兼修居然是這種感覺。相對於其他人的步履蹣跚,陳宸每走一步都顯得遊刃有餘,甚至有突破之感。

現實總是十分骨感的,大部分人都停在了第十個台階以下,忍受不了這巨大的壓力,面露痛苦的表情,只有少數幾個人走在了前面。

陳宸走得倒是不緊不慢,每走一步都將混元真經發揮到了極致,體悟着身體的變化。

「小垃圾,才走到第十階,小爺我已經走到二十九階了,這就是你我的差距。」林北扭過頭,朝着下面吐了口口水,一臉賤兮兮的樣子。

陳宸倒是熟視無睹,只管不斷地淬體練氣,絲毫沒有在意林北的言語,此刻變強才是唯一的想法,有的是機會將林北踩在腳下。

陳宸向上面望去,楚天走在了第一名,身體肥胖,脂肪抗壓的優勢顯示了出來,看着自己的兄弟走在前面,也很是欣慰。

陳宸也開始暗暗發力,稍稍加快了腳步。沒走兩步,陳宸的氣息就開始紊亂,一股巨大的氣息衝擊着陳宸的經絡,吐出一口老血。

「笑死我了,陳哥,這才走幾步就吐血了。平時讓你多吃點你不吃。」走在最前面的楚天也一直注視着下方的情況,得意的拍了拍肚皮。

陳宸一臉無奈,練功還是不能圖快,還是得一步一個腳印。拋開別的不談,倘若撒開膀子去上,陳宸可以很快地邁上台階。但是運行起混元真經,陳宸的氣息變得有些不穩,甚至讓陳宸感覺到了更大的壓力。

還是要穩紮穩打啊,陳宸默念着滾瓜爛熟的口訣,氣息逐漸穩定下來。不知不覺地走到了二十層。

這二十層的壓力對陳宸來說還是小意思,不過陳宸並不打算去爭第一,只要能進到外門就可以了,陳宸並不太想過分的嶄露頭角,這四位外門長老都有些看不起自己,就算現在拿了第一,他們的態度又能有什麼變化呢。

但是,林北,我一定要讓你好看,陳宸暗暗發誓。

陳宸再次向上望去,楚天仍然是第一位,這個小胖墩已經立在八十層,走得已經有些吃力。

第二則是一個藍衫少年,只見他走得恰似閑庭信步,黑亮垂直的發,斜飛的英挺劍眉,細長蘊藏着銳利的黑眸,稜角分明的輪廓,身材修長,宛若黑夜中的鷹,冷傲孤清,寒氣逼人,雙手背在後方,一步一步往上走着,孑然獨立間散發著強勢的氣息。

「此子叫蘭戈,來自武學世家,是三年來天賦最妖孽的一個了,七級靈根,凌厲的金屬性體質,放眼靈武國也是屈指可數的天賦,小小年紀已經到了煉皮九重,遠超他人,肯定是這次的第一名了。哥哥蘭風也在外門修鍊,他也早已登記在我門下。」大長老面帶笑意。

第三則是趙靈兒,走到了五十階,用腰間的佩劍支撐着地面,身體有些搖搖晃晃,隨時都要倒下。

第四就到了林北,樣子十分狼狽,膝蓋已經跪到了台階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但是還是不忘回過頭叫囂兩聲。

到了正午,時間已經過半,陳宸剛到二十九層,走得很是不急不慢,走到三十層之後,居然徑直地坐在了地上,盤腿修鍊起了混元真經。陳宸曬着太陽,感覺一股暖意湧入全身,至陽之氣在體內流轉,不斷地滋養着丹田。

陳宸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可以利用太陽的能量修鍊。甚至感覺到了一絲真氣若有若無地在丹田處躥動。「母親果然沒騙我,混元真經果真深不可測。」

再往山頂看去,藍衣少年已經到了九十層。

小胖則是到了八十八層,彎着腰,雙手放在大腿上,全身的肥肉不斷地顫抖着。

林北也是到了四十九層,跪倒在地,已經到了身體的極限。

陳宸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是時候驚艷所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