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婿本富豪
婿本富豪 連載中

婿本富豪

來源:google 作者:黃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邱爽 黃天

嫁進妻家,沒想到上門女婿的日子這麼好過展開

《婿本富豪》章節試讀:

「無恥呀!」
「無恥!」
邱老頭那股火不發泄出來是不行的,如今屋子全是他憤怒的聲音,若不是手中拿的茶壺要錢買,他早砸地上去了。
儘管如此,拿着茶壺的手還在抖着。
憤怒的顫抖。
「你說,我邱家什麼時候攤上這些人?這都是些什麼人呀!」邱老頭又是一聲罵,罵的屋外的親戚臉色尷尬,又看了看早就圍過來看熱鬧的村民,最後一個兩個扭頭走人,都不敢抬頭,生怕被村裡人生吃了。
「爸,不要這樣,沒必要為那些人生氣,都是些什麼玩意!」邱爽連忙上前安慰道。
陳蘭兒也上前,沒多說別的,含着眼淚,有一下沒一下的用手拍打着邱老頭的肩膀。
她比誰都知道老頭子的脾氣,倔呀,要臉。這輩子都沒像今天這樣被人欺負過,還是自家親戚,難免他會氣成這樣。
村裡人也都來了,一一安慰,說著那些人的狼心狗肺,說著那些人不是個東西。
「老邱!你家親戚呢!人呢!」眾人安慰的時候屋外傳來老陳怒吼聲,手裡還拿着鋤頭,看樣子是要鋤那些人呢。
「走啦,還有臉待着呀!」一村民回答道。
「這群王八羔子的東西,以前不也是從村子出去的,現在好了,回來欺負人呀!」
「要不是我才剛聽到,我老陳早就把你們這些鬼一樣的東西打出村子去,什麼玩意呀!混賬呀!」
老陳咒罵著,發泄着,也不管那些人走遠,對着他們後背一管罵。
「老邱,咱不理他,以後這群王八羔子敢來,來一個我打一個!」老陳罵夠了,這才回屋子勸說邱老頭。
「對!太可惡了!沒見過那麼不要臉的。敢來就打!」一村民附和,
其餘的人也都紛紛表態了,總之,以後這群人就是不能進村子。
邱老頭心情平復不好,謝過眾鄉親,彼此聚一起嘮叨起來了。
黃天和邱爽兩人到這個時候才鬆一口氣,期間邱爽拽黃天衣服,示意他到房間去。
邱爽先走,黃天跟在後面,進屋子邱爽第一時間就把門關上。
「小天,究竟是怎麼回事?」邱爽問話。
這不是沒由來的問話,從那一群人莫名給她爸送禮的時候邱爽就已經盤問過黃天,想弄清楚一些事。
之後陳耳三番四次來討酒,她也再次問黃天了。
後來砸掉的酒要一萬多的時候她更是步步逼近追問黃天怎麼回事。
黃天從沒給過她答案。
今天又發生這樣的事情,邱爽知道,自己一定要問出點什麼才行。
「能有什麼事,利字當頭,小人作祟。」
「不是,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我問你這些東西是誰送給你的?是之前集市上看到的那個人嗎?」邱爽想起了當日的情形。
「什麼人,不知道。」黃天答的很乾脆。
邱爽自然不相信了,可也知道自己的男人平時不愛說話不代表他老實。既然都這樣開口了,表示黃天是打算忽悠她,而她也問不出什麼東西了。
沒有人了解黃天,其實邱爽也不怎麼了解這個當初自己在大山砍柴的時候遇到的男人。總感覺有着許多秘密,就好比當初他是怎麼出現在大山的,怎麼昏迷在那個地方的。
「好啦,別想太多,我們還是想好明天的事怎麼處理吧,那群人還會來的。」黃天笑道。
「來呀,讓他們吃不了兜着走。」邱爽不怕。
黃天自然也是不怕的。
這一晚村子很安靜,可是大家都知道明天必然不會安靜的。
果然如此,第二天那群傢伙早早就趕來了,各式的車子也停在村門口,只不過這一次他們沒能進來,因為村子所有人都在村門口,拿椅子拿扁擔,堆石頭攔車進村,完完全全攔住他們的去路。
「你們這是犯法的知道不?邱柯山家的東西都是我的,都是我的呀!憑什麼不給我拿走!」
「你說你的就你的?有什麼證據?好笑,見着好東西就你家的,你家了不起!」
「你們懂個屁!讓開呀,再攔着我不客氣了!」
「看誰不客氣呀,大黑子,你老大爺我當初和隔壁村打架的時候你還穿褲襠呢,居然還有臉對我說不客氣!」
……
爭吵持續了一個多小時,互不相讓,不過每個人都很有精神,看樣子還要持續很長時間。
當然,村裡人更有精神些,畢竟從一開始黃天和邱爽倆人就準備了水和食物給鄉親們享用。
渴了喝水,累了吃東西。
對面這群人就沒那麼好了,罵了一個多小時,不少人都選擇歇息,強咽口水,好一會才重新加入「戰場」。
又是一個小時。
對面的罵不動了。
「小爽,給親姨一口水喝。」叉腰喘氣咽口水的中年女人突然對邱爽招手。
當然,沒人理會她。邱爽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哎,你這丫頭……」親姨還想罵兩句來着,被同伴拽衣服警告,這才閉嘴,臉有尷尬。
對呀,現在她們是來對付她爸的,怎麼還會給她水喝。
「行了!這件事暫時就這樣,我們別和他們一般見識,我們報警,我還不信了,你們目無王法還沒人能治!」一人突然說道。
其餘的人拍掌叫好,起鬨了。似乎已經看到村民們被**帶走的場景,都開始興奮了。
「報警也沒用,沒有證據。」黃天淡淡回了句。
**是伸張正義,幫助有需要的人,而不是被他們這些人無理取鬧的。
「你懂什麼,你就等着吧。」對方不依不饒。
「等着就等着。」黃天淡淡笑了。
反正也待夠了,黃天知道,自己要做點什麼的,就從這群蠻不講理的人開始吧。
從第一天睜開眼睛看到邱爽這個長相普通的女人開始,黃天就暗暗的對自己說過:這個世界上除了他,沒有人能欺負她的。
她是那麼善良淳樸的一個女人,一個聰明卻從不小聰明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不好好珍惜,那他這個男人也就不配當男人了。
親戚們終於還是走了,如喪家犬一樣灰溜溜的走了。
「小狗子,那老東西不承認東西是你的,之前你說你有辦法,你就自己看着辦吧,我們是不想再來這個山溝溝了!」
車上,西裝中年人氣呼呼的打電話。
「好的,爸,我知道怎麼做了。」電話那頭傳來一道愉悅的聲音。
農村小地方一向的安靜被打破,終歸也再一次恢復平靜。
小房間內,桌子上玲琅滿目的東西沒能讓氣氛活躍,黃天和邱爽並排站着,看着這堆價值不菲的東西。
「小天,我從不追問你的一切,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但是我想讓你幫我個忙。」沉默許久後的邱爽開口道,臉色有些蒼白,說話也顯得那麼的有氣無力。
持續了兩天的鬧劇和內心的憤怒,失落等等情緒讓她有些虛脫,有些累了。
「什麼忙。」黃天的回答很平靜,似乎對接下來可能從邱爽嘴裏說出來的任何要求他都能辦到。
「我想變得有錢,我想……讓爸媽過上好日子,我、我不想再被人看不起了。」
邱爽終於還是說出這句話了。
這一點不光邱爽如釋重負,黃天臉上也多了一份輕鬆。
挺好的。
邱爽能這樣說,他也能為邱爽做點什麼,這一切都挺好的。
那些人不是希望他回去重掌騰天嗎?
回去是肯定要回去的,但是騰天到底是誰的,那可就不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