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玄幻之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玄幻之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連載中

玄幻之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來源:google 作者:吃飯睡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左昂 方小元

【迪化+無敵+搞笑】穿越到玄幻世界的一個鄉野村落,不能修鍊的方小元本以為自己平平無奇直到一名神秘女子闖入了他的生活,平靜的生活這才被打破「今天教大家一套眼保健操吧」「卧槽,我一介靈師竟然開出了靈尊才有的天眼!先生我給你跪了!」「這算啥,再把新華字典傳授給你們吧」「天吶,一字一大道,一字一聖人啊!我大廟村將全民皆聖!」等方小元終於略有了解自己的系統後,他看着眼前的拍立得、電飯煲、空氣凈化器...陷入了深思原來這些前世爛大街的玩意,在這個世界竟然是仙人都要哄搶的神器?展開

《玄幻之原來我是隱世高人》章節試讀:

「既然作畫已畢,我就不留諸位了,請便!」

方小元擺了擺手,不想再搭理這群想要蹭飯的神經病,自顧自的收拾起畫架來。

左昂渾身冰冷,如墜冰窖。

前輩的意思是,緣分已盡,讓自己等人莫要強求了嗎?

左昂長嘆了一口氣,是自己太貪心了,前輩都幫着自己突破到了夢寐以求的靈皇境界,自己還奢求什麼呢?

無言之中,左昂帶着弟子們再次對着方小元深深一拜,轉身離開。

弟子們一個個聳搭着頭,對日後無緣再見前輩沮喪不已。

南宮雪櫻更是忍不住流下兩行清淚,回想起林子中前輩的英雄救美,再一想到以後無緣再見到前輩這般的人物,心中酸楚不已。

方小元看着這群人落寞的目光,有些不忍。

尤其是南宮雪櫻,這麼一個大美人眼中含淚,哭的梨花帶雨的,着實令人心疼。

「等一等!」

南宮雪櫻身形一頓,期盼的回頭,美目流轉。

「外院有些紅果子,你們全采了再走吧,路上吃一些果腹。」方小元想着,這樣總不至於餓死了吧。

也算是,可憐可憐她們吧…主要是可憐南宮雪櫻。

一個大美人,要真是眼睜睜的看着她餓死了,方小元覺得自己的罪過可就大了。

南宮雪櫻一臉的不可置信:「全部嗎?真的可以嗎?」

方小元大氣的一揮手:「無妨,全采走吧,不過是些尋常果子罷了,今日摘了,明日又會再長出來。」

南宮雪櫻激動的說道:「謝謝前輩!」

左昂等人再次大拜之後,不敢多說什麼,怕打擾到前輩,迅速退出了內院。

「快,採集完紅果子,立刻回援宗門!」

「宗主,我們真的要全采走嗎?」

「你傻啊!前輩一舉一動都蘊含著深意,你真以為前輩只是為了讓我們填飽肚子嗎?!」

「那?」

「這些紅果子蘊含著巨大的靈力,你看,連霜兒都能從靈師初階突破到靈師高階,更別提其他弟子了!」

霜兒頓時一陣委屈,什麼叫連『霜兒』都能。

南宮雪櫻也恍然大悟道:「我也懂了!」

「前輩料定,雖然宗主晉陞到了靈皇,可以匹敵三大宗門的掌教,但是一旦三名掌教拚命牽制住宗主,那麼我們其餘弟子將會被三宗弟子圍剿,最後落得兩敗俱傷!」

「如此一來,即便宗主最後能贏三大掌教,也沒有意義了!」

「可一旦服下這些紅果子,我等皆能提升修為,實力大增!即便是三宗弟子聯手也奈何不得我們!」

「這樣,才能真的守住宗門!」

眾人紛紛恍然大悟,心生震撼。

「前輩預算天機,真乃神人也!」

「事不宜遲,我等立刻服下仙果吧。」

「雪櫻,你和我都境界提升的太快,為防根基不穩,還是把仙果讓給其他弟子們吧。」

南宮雪櫻滿含深意的看了左昂一眼:「宗主,前輩的意思是大家都吃,那麼我們照做就是。」

「前輩算無遺漏,難道思慮不比宗主你更周全嗎?」

左昂一驚,頓時冷汗直流。

「雪櫻你說得對,是為師魯莽了!」

「眾弟子聽令,就在此地,一起服下紅果子!」

琉光宗弟子們紛紛服下紅果子,頓時一陣清涼甘甜的滋味瀰漫在味蕾之間,飄飄欲仙的感覺。

下一秒,眾人的修為紛紛提高。

「我終於突破到靈師高階了!」

「蒼天吶,我這吊車尾竟然也能成為靈師!」

「仙果,仙果啊!我感覺我的資質也提高了!」

「嗚嗚嗚,我邁入仙門已近百年,卡在半步靈將足足七十餘年無法存進,如今終於如願以償了!」

左昂和南宮雪櫻也睜開了眼睛,滿是震撼。

「前輩果然算無遺漏!」

「我本以為服下仙果,境界會提升太快,造成根基不穩。」

「萬沒想到,這仙果還有鞏固根基的功效,我突破到靈皇有些掌控不了的磅礴靈力如今變的如指臂使了!」

「我也一樣,如今我才算得上是真正的靈將!毫無隱患!」

左昂和南宮雪櫻不由得仰天大笑。

「哈哈哈,天不絕我琉光宗!」

「前輩之恩,雪櫻沒齒難忘!」

左昂信心百倍的大手一揮,下令道:「眾弟子聽令,回援宗門,擊潰外敵!」

「是!」

……

琉光宗山門。

掛在山門之上,寫着『琉光宗』三個大字的牌匾已經被人一劍斬斷,掉落在了地上,被踩了不知道幾腳。

宗內的建築都被毀的烏七八糟,幾乎看不見一個完整的樓閣了。

試劍廣場上,琉光宗弟子依舊在血戰着,只不過黑炎教、星落宗、七殺門攻勢兇猛,人數又是琉光宗的三倍。

因此倒下的弟子越來越多,一時間血流成河。

黑炎教主仰天大笑道:「兒郎們,再加把勁,等攻破山門,琉光宗內一切物資任爾奪掠!」

「桀桀,聽聞琉光宗聖女南宮雪櫻天姿國色,真是令人欽羨啊,只是這場戰鬥中未見身影,該不會逃了吧?」星落宗宗主捋着花白的鬍鬚一臉奸笑。

七殺門主冷哼了一聲:「哼,能逃到哪兒?今日琉光宗必定滅門!剩餘的弟子也不過喪家之犬罷了!」

「若是識趣,乖乖的來侍奉本門主。」

「不然的話,嘿嘿。」

琉光宗太上長老被十人圍攻,已經力竭,聽到這些侮辱的話,不由得仰天長嘯。

「蒼天啊,你睜開眼睛看看啊!」

「今日我琉光宗真的難逃滅門厄運了嗎?」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

黑炎教主衝上前偷襲,一掌打在了太上長老的胸口上。

太上長老倒飛了出去,摔在地上,再也無力站起來了:「無恥小人!你等三宗必定會遭報應的!」

「呸,區區一個靈王巔峰,即便是單對單,你也絕不是我等三人中任何一人的對手!」

「等搶到你宗藥王鼎,奪得裏面的機緣,我三人必定能從半步靈皇渡劫成功,奠靈皇之尊!」

「你們琉光宗,註定是我三宗的踏腳石!」

太上長老滿臉的悲戚,竟是直接流下了血淚:「誰能救我?誰能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