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修鍊真的很努力
玄幻,我修鍊真的很努力 連載中

玄幻,我修鍊真的很努力

來源:google 作者:去撒哈拉看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去撒哈拉看海 奇幻玄幻 景晨

別人修鍊,都是九死一生,以斬妖除魔為己任!而景晨修鍊則是與妖魔為友,一路走一路吃,走到哪吃到哪,看誰不爽干就完事了!九頭獅子:我拿你當兄弟,你卻想吃我的頭!景晨:咱這兄弟感情不都是吃出來的嗎!金翅大鵬:我鳥腿好吃不?景晨:肥美多汁,人間美味!…………景晨:唉!都沒食材了,美食榜好久都沒更新了!妖魔兄弟們:我頭還沒長出來呢!我就剩一條腿了!給我留個腰子吧,那玩意騷烘的!展開

《玄幻,我修鍊真的很努力》章節試讀:

許久之後,火雲終於甩掉了圍追堵截的他的獸王。

但是,他整個人也狼狽不堪,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完整的布料,整個像是在血水裡泡過,又被架在火上炙烤,更是有幾道爪痕深可見骨。

火雲皺着眉頭躲進一個山洞,用一塊巨大的石頭堵住洞口,從身上中取出一枚寶丹,色澤圓潤晶瑩剔透,他一口吞下,盤腿坐在地上療傷。

不得不說,這寶丹非常不凡,火雲吞下之後,身上衣服直接被燒成灰燼,他通體赤紅,把身體上沾染的雜質焚燒殆盡,被獸王留下的猙獰傷口也在迅速癒合結痂,新的肌膚與嫩肉快速生長,他的氣息節節攀升!

「轟……」

隨着一聲爆炸,火雲從山洞裏衝出來,焱靈鎧覆蓋身體,火焰洶洶,整個人氣勢十分迫人,猶如火神幼子巡視人間,只是緊鎖的眉頭多多少少有些破壞氣氛。

「真是奇怪,也不知道怎麼犯了獸王們的忌諱,竟使得它們聯手截殺我!」

火雲一肚子都是疑惑,他明明沒有招惹過那些凶獸,偏偏被追殺的最慘。

要說獸王看人類不順眼,那必然不是,他也曾把獸王往人多的地方帶,可是獸王們看都不看一眼,就認準了他!

「十有八九是替哪個王八蛋背了黑鍋!」

火雲隱隱約約感覺獸王們可能找錯了人,而那個王八蛋很有可能就是那個被自己偷襲了的傢伙!

畢竟偷襲他的時候,他就在被虎王追殺!

「……」

如果真是這樣,那可真夠無語的,自己偷襲人家,然後被人家栽贓陷害,一切都是那麼的合理!

突然,他頭頂上空傳來一聲異響,火雲驚覺,一掌向天空轟去,滔天的火焰瀰漫蒼穹,天空中到處都是火光,接着山石崩塌,化為熔岩!

只有一根綠油油的嫩草飄落,並沒有人影出沒。

然而,這一刻火雲突然頭皮發麻,寒毛倒豎,他預感不妙,就要應對,可終究還是晚了!

無聲無息,他身後的石頭崩碎,景晨拎着一根小號的磨牙棒,這是他又路過熊貓的領地搶小熊貓的,不知道是何種金屬,通體銀白色,一頭粗一頭細,像個棒球棍,但卻結實的很,大熊貓那麼好的牙口都只能一點點的啃,上面坑坑窪窪的有很多牙印。

「咚!」的一聲,景晨毫不猶豫,一棒子砸在了火雲的後腦上。

焱靈鎧都沒有護住,火雲一聲大叫,眼睛發暈,渾身靈力涌動,拚命反抗,不想讓自己昏過去,更想回頭看看到底是誰偷襲了他。

可是,剛一轉過頭來,還沒看到人影,就有一片越來越大的銀光壓了下來,磨牙棒再次落下,砸在他的腦門上。

「砰!」

火雲眼白一翻,被一棒子撂倒。

火雲恨啊!他拼盡全力終於把頭轉了過來,可是卻沒有看到是誰偷襲了自己,被一棒子撂翻,兩眼翻白,帶着不甘,昏厥了過去。

景晨把磨牙棒插在地上,拍了拍手,道:「敢偷襲我的?馬馬虎虎算扯平了!」

如果有人在這裡一定會目瞪口呆,火雲的名氣太大了,一個人干翻了整個第二戰場,未嘗一敗,結果就這樣被撂翻了!

這根磨牙棒極為不凡,結實的驚人不說,把靈力注入其中,會變得極為沉重,砸出去威力大的驚人!

就這麼兩下,直接就把火雲給干暈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當然,這也跟景晨準備充分有關,他盯上火雲很長時間了,從他在山洞裏療傷開始就在外面布置,進行偷襲,一擊得手。

原本他是想要堂堂正正打一架的,磨練一下自己的格鬥技巧,畢竟格鬥技巧都是生與死的爭鬥中的經驗,並不會有金色書頁生成,可是後來覺得,早先自己被凶虎追殺的時候,火雲先偷襲自己的,來而不往非禮也,故此就有了這兩棒子!

可嘆火雲,至昏厥過去時還在恨呢,這樣被撂倒也太委屈了!

景晨蹲下身,動作麻利,將火雲翻了過來,開始在他身上尋摸,下手極快,那叫一個利索。

一瞬間而已,火雲身上的寶貝都易主了,被景晨接管,除卻二十八塊令牌之外,還有兩瓶寶丹,可以補充精血,可以治療重傷,價值連城。

收穫頗豐,但景晨還是不滿意,咕噥道:「怎麼就沒有絕品靈石呢?這也太窮了吧!」

他又怎知,絕品靈石對於大族子弟不過就是貨幣罷了,也就是他沒見過世面,拿靈石當寶貝。

要是熊飛和巴頓兩位長老知道景晨的心思,估計會心甘情願的送他一屋子,也不願意這貨把試煉的陣給刨了!

景晨把火雲丟在了一棵古樹上,防止他被野獸叼走,而後拎起熊貓的磨牙棒,瀟洒轉身離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火雲蘇醒了過來,感覺腦袋快要炸開了,痛的要死,而後像是想起了什麼,猛的坐起,差點從樹上掉下來!

「啊呀,疼死我了!」他用手掌輕輕摸了摸後腦,感覺那裡快裂開了一般,劇痛無比。

而後,他又覺得腦門也疼,用手一摸,一個大包高高的鼓起,像是一根豎角,氣的他身上湧起的火焰,直接把活了上千年的古樹給焚了。

「呼呼……」火雲生着悶氣,他是真正的天縱奇才,大焱國的三皇子,本來可以免試直接進入混沌聖地,可是他就是要敗盡各族天才,以無敵之姿進入聖地。

他有這個資格,自小修鍊,擁有無上資源,跟隨族中長輩遊歷四方,同輩爭鬥未嘗一敗。

可是,今天竟然在這裡吃了這麼大一個虧,而且連對方長什麼樣都沒看到。

「肯定是他!」火雲想到了被他拍了一掌的景晨,當時他以為景晨身上肯定有很多令牌,欲奪取,結果景晨表現驚人,與他對了一掌之後極速遠遁。

遺憾的是,當時也沒有看清他的相貌,對方頭也沒回,越過重重山嶺。

「啊啊!氣死我了!」火雲憤懣,氣的原地暴走,吃了這麼大一個虧,連對方叫什麼,長什麼樣都不知道,也太憋屈了!

而且,又想到自己很有可能還替對方背了黑鍋,被所有的獸王追殺,火雲的悲傷逆流成河。

他調息了片刻,來到一條河水旁,看着河水中的倒影,頓時青筋暴起。

他英武神俊的額頭上的包也太大了,跟長出的獨角一般,青紫色的!

「啊!啊!」

火雲氣的大叫,「不要讓我再遇到你!」

他發誓再看到那王八蛋一定要他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