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魔修祖師爺
玄幻:我,魔修祖師爺 連載中

玄幻:我,魔修祖師爺

來源:google 作者:平明先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琛 羅亞

【三十章不燃,你來砍我】重生成為永夜大陸第一大魔修身下九十九個徒弟全部都是鼎鼎有名的大魔頭二徒弟修羅劍,受盡苦難而不厭,成修羅道一言不合伏屍百萬三徒弟齊天聖,我行即道我行即法,妖族至聖,衝進皇宮搶公主只為了給自己剝香蕉四徒弟北齊王,三十萬大雪龍騎鎮守北齊七弟子女帝,五十萬弟子皆是女子那天沈琛登高而呼北齊三十萬大雪龍騎下王都魔宗千萬魔修八方而來妖魔島數十萬妖魔南上跪而高呼「弟子拜見魔修祖師爺!」展開

《玄幻:我,魔修祖師爺》章節試讀:

「目標沒有那麼遙遠,例如一個小目標,賺他一個億。」

看到這些標語,沈琛當即愣在原地。

老十六!

李景天!

成首富了?!!

看到沈琛的異樣,女子微微一笑道。

「公子,這是我們追雲商會的老闆李景天。」

「名副其實的永年大陸第一首富,於五十年前創立,自此之後,追雲商會遍布整個永年大陸。」

「除了人族,甚至妖族魔祖,精靈都有交易,這國府城,就是我們老闆投錢創立的。」

「**就是我們老闆,旁邊是老闆的至理名言,充滿道理,那些跪着的,就是感悟話語其中大道呢。」

沈琛聽到這話,忍不住捂住了臉。

太丟人了。

太特么丟人了。

當初被自己收徒的時候。

這小子還是在賣身救母的小乞丐。

自己母親病死,卻沒錢安葬。

而永年大陸,講究一個入土為安,。

如果不是自己,沒人會在意這樣個傢伙。

系統提示收徒,自己掏錢給他母親辦理了喪事。

要帶他走的時候,李景天停住了。

「公子,我想跟你借三十靈石。」

當時的沈琛,嚴重懷疑這小傢伙是騙錢的。

等他回來的時候,小傢伙眼睛紅紅的。

手上拿着一個地圖。

「公子,我沒出過鎮子,我怕我找不到我娘親。」

「錢一定會還給公子的。」

後來,這小傢伙,跟着編草鞋的徒弟,編了兩個月草鞋,還了三十靈石。

他在修道上,沒什麼天賦。

即使努力,也沒有辦法。

一次,沈琛找到了他,問他究竟想要什麼。

李景天的眼神第一次亮了起來。

「師父,我不想成仙,我要有錢,成為渝州城,不對,成為永年大陸第一首富。」

「我想讓,所有的人,都能有錢,不會因為沒錢,失去親人,失去所有了。」

雖然當時震驚了一下。

但沈琛知道,他是窮怕了。

這世界上沒有疾病,有的只是窮病。

後來,沈琛傳授商道,這小傢伙學的確實快。

訓練的時候,自己的口號都是。

「向錢看,向厚賺,立掙,向錢走,一二億,一二億,收息!」

在自己有生之年,竟然以錢入道,踏入問鼎境。

而那些掛着的,就是自己當年的屁話。

沈琛感覺自己的腳,都能摳個三室一廳了。

我當時腦抽抽,為什麼要說這些啊。

看着滿臉黑線的沈琛,女人關切的開口道。

「公子您沒事吧?」

「樓上有安神茶,您要的東西已經通報了,過程有些繁瑣,大概需要半個時辰。」

「您看着我們老闆的語錄,是有所感悟嗎?」

沈琛:「……」

看着沈琛無語的樣子。

女人更確定,面前的公子不是凡人了。

在永年大陸,你可以不知道永年大帝的名字。

但不能不知道李景天。

永年大陸,第一個以錢入道問鼎的男人。

而且,因為斂財太過於強勢。

被正道唾之為魔修。

「不好意思,我們追雲商會的相師目前不在。」

「我們在此求了七天,只為求一卦。」

「今天說什麼,也要見青麻鬼相一面。」

一群人熙熙攘攘的走入門口。

其中一個壯漢,懷裡抱着一個姑娘,滿面痛苦。

眉宇之中充滿黑氣。

中邪了?

沈琛眉頭微皺。

身後跟着三個人,身上都穿着統一服裝。

胸口刺着北斗學院。

北斗學院,冥鳳宗,古劍山莊,永年大陸北部三大宗門。

這群人,是北斗學院的?

依稀記得,前身活着的時候,北斗學院就已經是頂尖宗門了。

依靠本身傳承北斗仙,加上學院制度,一度永年大陸頂尖學府之一。

為什麼記得清楚?

北斗學院那任院長,是個姑娘,瘋狂追求自己……

為首的年輕人掃視周圍,看向負責人躬身道。

「是我們失禮了,請問誰是追雲商會的掌柜。」

「青麻鬼相是追雲商會的客卿,我們此舉,也是無奈之舉,我們知道,青麻鬼相就在這裡。」

「靈石,我們有靈石,只要能救好我師妹,多少代價都願意承受。」

「請青麻鬼相出手。」

掌柜看到此人,眉頭微皺。

強忍着露出笑容。

老闆至理名言說過,讓他進來又走,還想進來。

那我們就能賺兩波錢。

態度,才是賺錢的底子。

「諸位公子小姐,這一個星期都能回學院了。」

「北斗學院的名頭我們也聽過,大能無數,何必為苦我們。」

「而且,青麻鬼相看心情出手,你們不是有緣人。」

為首的年輕人面色難看。

如果能找到他們才好,但這傷來的……可不是很乾凈啊。

要是讓學院知道,或許會救她們,但隨後,他們都要滾蛋。

北斗學院,強者為尊。

執行任務,能丟了法器,受傷連病因都找不到,根本沒有救治的資格。

他們都是金丹,還有兩個元嬰。

但北斗學院多少這個年紀就神通境界的?

甚至不好聽的,他們算的上北斗學院的蛀蟲了。

年輕人看着掌柜的笑容,緊咬着牙。

「師兄,算了,我們走吧,青麻鬼相和李景天,都是魔祖的徒弟,都不是什麼好人,何必求助他們。」

身後的姑娘上前一步。

拉住年輕人憤恨的掃視四周道。

「你閉嘴,因為你貿然出手,搶奪寶物,才會被那些鬼東西盯上的,師妹也是為了救你,才變成這樣的。」

姑娘聽到這話,面色難看,冷笑道:「師兄你可別亂扣帽子,我們可是商量好一起去的,不能責任都在我一人身上啊。」

年輕人強忍殺意,抬頭看向天花板。

「鬼相大人,我知道您在,請您出手吧。」

「我願用此身永世為奴,換您出手一次。」

沈琛看到這裡,看向了後面的姑娘。

「一萬靈石,我幫你解決。」

沈琛突然開口,眾人都齊齊看向他。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整個大堂,足足五六百人,本來都等着看青麻鬼相會不會出手,這一下,都被沈琛吸引了。

姑娘上下打量着沈琛,冷笑一聲。

「你確定你行?」

「我們可是北斗學院的弟子,出了事,你擔待不起。」

聽到這話,沈琛面色沉了下去。

永年大陸三大禁忌。

不能跟平明先生說短小。

不能和李景天做生意。

不能跟男人說行或不行。

恰巧,都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