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模擬千萬次,我舉世無敵
修仙模擬千萬次,我舉世無敵 連載中

修仙模擬千萬次,我舉世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想躺平當鹹魚a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長生 馬三

【模擬+無敵+腹黑+升級流】李長生穿越到修仙世界,成為一個漁村少年,本以為一生只能與魚相伴,卻沒想到,在十八歲生日之際,防沉迷系統解除,修仙模擬器系統開啟!只要有足夠的錢,就能無限制進行模擬!當李長生模擬千萬次之後,才發現整個世界都已經被他踩在腳下!不過這稱號是什麼鬼?我可是要成為乘風御劍來的劍仙的!你們叫我莽金剛?展開

《修仙模擬千萬次,我舉世無敵》章節試讀:

李長生帶着從虎爺床底得到了二十七兩銀子,直接回了家。

虎爺死了,三水渡集市必然會迎來漕幫的調查,不過漕幫的人怎麼也不會懷疑到他這個小小漁夫身上。

而且他也準備在捕捉到那群銀月魚之後,就離開三水渡集市了。

三水渡集市太小,就算是控制了三水渡集市八年的虎爺,也不過攢下了二十多兩銀子,他想要快速提升實力,一個三水渡集市根本滿足不了他!

「充值二十五兩銀子!」

【充值成功,餘額為20金錢。】

【是否立即使用修仙模擬器?使用一次消耗10金錢。】

「使用!」

【十八歲,你在三水渡集市斬殺漕幫小頭目虎爺,三水渡集市人人自危,漕幫派出兩名後天武者前來調查,但是毫無線索,草草了事。】

【第九日,你出船來到月亮灣,成功捕捉到四條銀月魚。】

【你選擇在銀月湖中將銀月魚吃了生魚片,苦修半個月,將四條銀月魚帶來的氣血之力成功吸收,實力有所精進。】

【一月後,你來到巫山城,在陳家擔任護衛隊長,月俸五兩銀子。】

【三十歲,你在巫山城苦修。】

【四十五歲,陳家三代斬殺了後天巔峰武者沈萬山的孫兒,沈萬山直接殺上門來,見人就殺,你在陳家後門被發現,被沈萬山一刀斬殺!】

【你死了!】

【模擬結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項。】

【一,四十五歲的修行境界。】

【二,四十五歲的修行戰鬥經驗。】

『想安安穩穩修鍊也不行!』

李長生微微皺眉,江湖就是如此,有時候你不出去找麻煩,麻煩也會找上門來!

「選一!」

隨着李長生做出選擇,一股氣血之力注入他的丹田,迅速游遍全身,體內的內力也是粗了一圈。

「呼!」

「果然,就算沒有提升境界,選擇『一』實力也會有所提升。」

林凡喃喃道:

「蚊子再小也是肉,只要我有足夠的錢,就能將實力提升到這個江湖的巔峰,然後開始尋找仙人的蹤跡了!」

「武道再強也不是我的夢,唯有長生才是我的夢!」

重活一世,來到有仙人的世界,他怎麼甘心在數十年之後,化為一捧黃土?

「再來!」

【開始模擬!】

……

【三個月後,你在開山武館擔任教習,月俸八兩。】

【三十九歲,你成功晉陞後天武者中期,在開山武館的月俸也漲到了二十兩。】

【四十三歲,銀月湖南灣一處小荒島上傳出有先天強者傳承的消息,各路高手蜂擁而至,你也過去尋找機緣,被漕幫幫主曹尋一掌打成重傷逃離!】

【你回到巫山城害怕漕幫來找麻煩,連夜逃離。】

【六十五歲,你身上暗傷發作,重病纏身。】

【六十八歲,你死了!】

【模擬結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項。】

【一,六十八歲的修行境界。】

【二,六十八歲的修行戰鬥經驗。】

『銀月湖中竟然有先天宗師的傳承,不知道現在那道傳承還在不在。』

『而且這個開山拳有問題啊!』

李長生忍不住皺眉,第一次在模擬中學習了開山拳,到了晚年一身病痛,這一次也是,不過到了六十幾歲,暗傷才發作。

「不過好在成功踏入後天武者中期了。」

「我選一!」

隨着李長生話音落下,一股強大的氣血之力注入他的身體之中,體內的經脈直接被粗暴的改造,變得更為粗大,體內的內力更是之前的三倍。

「後天中期終於到了,只是不知道現在的我在巫山城之中是什麼水平?」

李長生口中喃喃道。

但隨即看向早就四分五裂的竹床,臉上露出苦笑,找來一塊木板,放在兩個打倒的椅子上,鋪上被子,就躺了上去。

……

翌日。

虎爺手下昨日沒有來喝酒的兩個潑皮來到虎爺家中,就見到了血腥的一幕。

「媽呀!」

「虎爺死了!」

「虎爺死了!」

兩人推開門就見到一地的屍體,嚇的屁滾尿流,直到逃到三水渡集市上,才緩過神來。

「虎爺死了,虎爺死了!」

「快!」

「趕緊報告漕幫的高手! 」

兩個潑皮這才反應過來,朝着漕幫堂口奔去。

……

此時的三水渡集市上已經有了不少人,他們也聽見了兩個潑皮的喊叫聲。

「虎爺死了?」

有人將信將疑道。

「今天可是交捕魚稅的日子,若是……?」

「沒用的,死了個虎爺,漕幫也會派其他人來管理三水渡,這稅錢……是躲不掉的!」有一個老漁民,抽了一口旱煙,滿臉愁苦道。

他從十幾歲就在銀月湖打漁,到現在已經快三十年了,每個月都給漕幫交稅,也交了快三十年。

其餘漁民和做生意的人,都沉默了!

……

隨着兩個潑皮的離去,不一會兒,就來了兩個騎着高頭大馬的漕幫高手,一路疾馳到了虎爺的住處。

兩人翻身下馬。

來到院中。

「都是一擊致命,唯有劉虎遭到了點折磨。」其中一人沉聲說道。

「至少也是後天武者,應該不是針對我漕幫的。」另一個中年武者觀察了一遍院子,道:「劉虎在我漕幫算不了什麼,若是真要針對我漕幫,也不會選擇對劉虎出手,應該是劉虎私底下得罪的人。」

「一個劉虎罷了,沒有必要為了他得罪一個未知的後天武者。」

「再派一個人過來吧,若是還是出事再讓幫中高手出面處理。」

「好!」

兩人就這麼直接將這件事定性了,騎着高頭大馬直接離去。

一位新的漕幫小頭目又被安排到了三水渡集市上。

……

一早,李長生就駕着小船來到了銀月湖南灣附近。

銀月湖連綿一千多里,僅僅南灣附近大大小小的島嶼都有着數十個,這邊的都是荒島,平時也沒有什麼人登島。

「看來要一座一座的找了,七日後銀月魚出現的時候還沒有找到,就先離開吧!」

李長生一腳腳下輕踏漁船,就落在了一座荒島上。

一連三日,李長生馬不停蹄的搜尋了十幾座荒島,也沒有找到先天宗師的傳承。

直到第四天,在一座很小的荒島南部一個隱蔽地洞中,終於見到了一具帶着淡淡金芒的遺骨,遺骨邊上還放着一個包裹。

李長生眼中露出喜色,喃喃道:

「終於還是讓我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