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系統之下出道法
系統之下出道法 連載中

系統之下出道法

來源:google 作者:就這樣先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歸根 奇幻玄幻 雪融兒

在許久許久之前,法嶺之南,曾有個響徹大陸的四大家族之一葉族,但因家族內長期內鬥,外部勢力蠶食,耗盡了氣數,逐步勢微,不得不退居含情山,化為葉家但在這一世,葉家老二有個孩子,叫葉歸根,和其他葉葉家族人一樣懷着振興家族的雄心,被族中長老引領來到五大極地,不料變故突生,青梅竹馬的葉香兒被毒蛇所咬面對族中長老的冷漠無情,葉歸根去懸崖採藥,不幸失手死於崖底但葉歸根「活」了過來,並擁有系統「道法無雙」展開

《系統之下出道法》章節試讀:

「我這是在哪兒?」這是葉歸根醒來的第一句話。

他環顧四周,面前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光滑崖壁,四周都是綠意盎然的高大樹林。

他感到身體有着些痛楚。

自我審視後,他愕然無語,一身錦衣被刮的稀爛,全身上下都是被樹枝刮的擦傷。

但他的右手卻緊緊攥着一草藥。

不遠處,還有斷掉的一截繩子。

「怎麼回事?」

腦海的記憶猶如潮水般急速湧來。

一瞬間,少年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是葉歸根?葉家二房嫡子?」

「可我剛剛還在…」

葉歸根驚疑不定,但全身上下那龐大而又極度可怕的失重感彷彿還在籠罩着。

一點點微弱的片段在他腦海里放映:他上飛機前,和愛人兒子告別的片段;在座位上,看着自己妻兒照片的片段;在飛機上乘客驚慌,一個個帶着呼吸罩子的片段。

一滴淚水從他右臉頰流下。

「是了,飛機失事,我死了。」

他失魂落魄的倒下,疲憊地望着這片綠蔥蔥的樹木和樹木之後藍天白雲,感受着自己的呼吸,和那別緻的泥土氣息。

「但我還活着。」

確認了自己死亡的事實,又確認了自己還活着,又穿着這一身古怪的衣服,還有那些關於自己葉家的奇特記憶。

「穿越了啊。」他總結出了自己的處境。

看着自己身上,年輕的肌膚,他默然無語。

比起這些,他更想回去。

他看向自己右手攥的草藥,一眼便認出,「腹蛇心草…」

他知道這是做什麼的。

「是了,葉香兒被岩腹蛇咬傷了,急需這草解毒。」

葉香兒是歸根的堂四伯父家的女兒,葉歸根經常稱呼他四叔,而四叔與父親關係極好,經常有所往來,這一來二去,葉歸根也自然識得他女兒。

葉歸根回憶起原主人來這兒的原因。

「葉家要的是能振興家族的強者,如果連這都挺不過去,那還是早早滾回家吧。」領隊外門長老說。

「我能撐下去的,我爹就盼望着我進入五大極地,光耀門楣。」葉香兒說。

「你不用擔憂,如果我發現撐不過這腹蛇之毒,我會治療你。」外門長老說。

「歸根,幫幫我,我不想被遣送回家,毒物身旁必有解毒之物。」葉香兒說。

「岩腹蛇多棲息於懸崖峭壁,去采腹蛇心草必定會極為艱難。」葉徹說。

「歸根,我們一同去吧,葉香兒畢竟是我們同族。」葉儈說。

「歸根,同族有難,當真不救?」葉高說。

「這也太高了,歸根,我們中就你的修為最高,你去吧,我給你牽繩。」葉儈說。

「是啊,是啊,歸根,你去吧。」葉高、葉易、葉仲達附和說。

…..

葉歸根回過神,從草地爬起來,仰望這座山崖,這山崖一眼竟望不到盡頭,只因它隱沒在雲霧中。

他撿起了那根繩子,繩子斷口光滑,明顯是用利器劃斷的。

葉歸根想到了,葉家中有門技法,名『指中劍』。

這是將真氣聚於指尖,發出利刃般真氣的殺人技法。

這斷口光滑,怕是用『指中劍』切斷的。

是誰?

是誰害死了葉歸根?

葉歸根漠然嘆息,「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才能穿越在他身上。」

葉歸根記住了那四人,在山崖上牽繩的四人,葉高、葉易、葉儈、葉仲達。

「話說,這可是個修武世界呢。」葉歸根在記憶里注意到了『真氣』這個詞。

他按照記憶,尋找小腹內似有似無的感覺,尋找到後,牽引着流向四肢。

腦海里忽然一聲炸雷。

「恭喜宿主激活系統『道法無雙』。」

由於太過突然,把葉歸根嚇到失神。

「任務一,做好事並被人衷心感謝,得道法《大自在如意法》入門篇。」

「任務二,殺一人,得道法《太歲殺神訣》入門篇。」

待回過神,系統的念誦已經結束。

「系統?」葉歸根愣了愣,他自小學時痴迷於小說,對網文中的系統文有些了解,但他也沒能想到,穿越了的他也能獲得系統。

葉歸根在腦海呼喚『系統』,但此時卻沒了聲音。

剛剛那些任務,沒有聽清啊!

一點一點文字跳動在他的瞳孔里,浮現在他眼前。

「做好事和殺人?」

這兩個任務差別居然這麼大。

葉歸根畢竟出身於現代,殺人是重罪的觀點深入他的潛意識,讓他去殺人,是萬萬不可能的。

「做好事,也得有人啊。」

葉歸根有了離開這裡的心思,想回城鎮和葉家人匯合,但衣衫襤褸實在羞於見人,想先尋找一處人家,換些衣物。

在身上摸索,最後在衣袖上找到了三塊碎銀。

「算了,這倒也夠了。」

之後,他沿着樹林,在地勢低的地方,尋到了一條溪流,在溪流處,解了口渴,又沿着溪流走。

沿溪流走,見到了小路,想到這小路上必有人家。

便沿着路走。

見遠處,炊煙升起,果然,真讓他碰見了一處人家。

一間泥土蓋成的房子,配上一間馬棚,馬棚內三匹高頭大馬。

見三匹高頭大馬悠閑吃草的樣子,葉歸根感到有些古怪,但說不出來。

「萬事小心為上!」他深深告誡自己。

「救命啊!救命!」葉歸根聽到了那土房內的求救聲,這時炊煙也停了下來。

葉歸根跑了過去,打開了門,見兩大漢持刀毆打一農夫,一大漢在猥褻一農婦,而那救命聲就是農婦喊出來的。

歸根見這三人皆是沒有修為的普通人,就沒什麼好怕的。

葉歸根自葉家出來時,就已經是鍊氣七段了,在同齡人中都屬於佼佼者,對付三個沒邁進修鍊路的普通人,簡簡單單的事。

一出手,沒兩三下就放倒了這三大漢。

三大漢趴地上哀嚎。

「恩公,恩公,多謝恩公相助!」農婦說。

「恩公,是您救了我們全家啊。」農夫說。

此刻,歸根心裏的古怪感更沉重了。

系統,沒有響應。

明明是做了好事,也是受到他人感謝,哪裡出了問題。

歸根看向了在地上哀嚎的三大漢。

農夫、農婦掏出了他們身上藏着的尖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