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系統一曲黑人抬棺,我入陸地神仙
系統一曲黑人抬棺,我入陸地神仙 連載中

系統一曲黑人抬棺,我入陸地神仙

來源:google 作者:夜雨洗青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風鳴 陳天南

【無敵+搞笑+系統+無女主+組建勢力】我無敵,你隨意!陳天南穿越到修鍊世界,受到系統的嚴苛訓練琴棋書畫、冶煉鍛造、用毒行醫、手串文玩、美容美髮、烹飪煎炸、說學逗唱、畜牧養殖陳天南都達到了神級境界!系統一曲黑人抬棺,陳天南秒升9999級,入陸地神仙!他養的一隻大公雞,居然是上古血妖凰,一鳴天下驚!他養的一隻小猴子,居然精通七十二變,一棍開天門!他收留的一個小徒弟,什麼也沒修鍊,居然是八荒魔頭!展開

《系統一曲黑人抬棺,我入陸地神仙》章節試讀:

「遺夢畫廊」對面,「正宗老白湯麵」面館裏。

青衣女子捏着玉手,焦急道:「姐姐,咱們怎麼辦,跑不跑?」

白衣女子嘆了口氣,酸楚道:「不管怎麼樣,我死也不會落在程家人手裡!」

說完,白衣女子轉頭看了看門外,似乎在計算距離。

一位領頭的黑衣大漢,噌的一下站起身來,捏得手指嘎嘣作響!

「嘎嘎!想跑,沒那麼容易!弟兄們追了你三天三夜,可算逮到你了!」

白衣女子秀眉微蹙,二話不說,拉着青衣女子的手掌,飛速向門外掠去!

「拿下!」領頭的黑衣大漢一聲爆喝!

嗷!

七八條大漢如同餓狼般,猛撲了過去!

嗖!嗖!嗖!

一陣利刃破空聲傳來!

不好!

白衣女子心頭一震,有暗器!

白衣女子急忙凝結真氣,形成一個防護罩,擋在青衣女子身後!

「姐姐!小心!」

青衣女子一聲驚呼!

「啊!」白衣女子一聲悶哼,緊緊咬着嘴唇。

她的大腿根部,中了一支弩箭!

緊接着,她就重重摔在了陳天南「遺夢畫廊」的門口。

白衣女子掙扎着,想站起身來,無奈用了幾次力,都失敗了!

這支弩箭上有毒!

「哈哈哈哈!跑不了吧!」

「嘿嘿嘿嘿,可算逮到你們倆了!」

「大哥,能不能先讓我逍遙快活一番,再動手呢?」

「說什麼呢?見者有份!弟兄們都辛苦了,應該犒勞一下大家!」

「要不老王你先來,聽說你至今沒有嘗過花蕊的滋味呢!」

黑衣大漢們七嘴八舌地說著,臉上露出了殘忍而隱盪的笑容。

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絕望地看了看四周。

街面上早就空蕩蕩的,連個鬼影都沒有。

看樣子,不會有人來救她們了……

就在這時。

白衣女子忽然看到身後的木門裡,探出來一個猴腦,圓乎乎,胖墩墩。

這個帶着草帽的胖猴子,居然歪了歪嘴,對着白衣女子,邪魅一笑。

!!!!!

這特么的是什麼猴子?

居然邪魅一笑?

白衣女子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就在黑衣大漢們摩拳擦掌,準備提槍上陣時。

這隻胖猴子推開木門,昂首挺胸走了出來。

霎時間,一股鋪天蓋地的浩瀚威壓,驟然迸發開來!

剛剛還咧嘴傻笑的黑衣大漢們,頓時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們的臉上,還保持着yin笑的表情,但眼神已經變成了恐懼。

這股氣息,太強了!

強到他們無法理解的地步!

「何方高人?是不是玄劍宗的前輩?」領頭的黑衣大漢環顧四周,壯着膽子問道。

「我們程王府做事,希望玄劍宗不要插手,免得傷了和氣!」

沒有任何回應。

空氣彷彿凝固一般。

突然!

那隻胖猴子抖了抖紅色披風,開口道:「你們幾個王八蛋,打擾了我主人午睡,罪該萬死!」

!!!!!

窩草!

猴子會說話?

領頭的黑衣大漢皺眉道:「妖…..妖獸?」

「妖你馬鼻!」胖猴子張口就是國粹,然後眼睛一瞪!

一股浩瀚威壓,當空而來!

砰!

砰!

砰砰砰!

砰砰砰砰!

只聽見幾聲悶響!

七八個虎背熊腰的黑衣大漢,頓時變成幾縷輕煙,消失在了和煦的春風裡。

連一點血肉,一點骨頭渣都沒有剩下……

直接成煙!

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張大了嘴巴,彷彿變成了雕塑一般。

這胖猴子僅僅是眼睛一瞪,七八個三星戰師級別的強者,就變成煙了?

簡直是恐怖如斯!

青衣女子掐了掐白嫩的臉頰,確認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白衣女子年長几歲,還鎮定一些。

她懷着無比崇敬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身披紅色披風的胖猴子。

修鍊者的境界,分為戰修、戰師、大戰師、戰靈、戰王、戰皇、戰宗、戰尊、半聖、戰聖、半帝和戰帝。

每個境界,又分為一星到九星。

能夠瞬間秒掉七八個「三星戰師」,說明這隻胖猴子的境界,起碼有「戰靈」的水準!

甚至,能夠達到「戰王」的境界!

或者,他的境界更高,高到她無法想像的地步……

戰王級別的強者,放在滄瀾帝國,都可以做一個宗門的宗主了!

實力如此恐怖的妖獸,竟然還有主人?

有這樣的一個妖王做寵物,是什麼概念?

這隻猴子的主人,實力究竟有多強?

太恐怖了!

白衣女子只覺得一陣頭皮發麻,她努力支撐起身體,拱手道:「感謝前輩救命之恩……」

「什麼前輩不前輩的!」胖猴子又是邪魅一笑,「區區在下,絕世花美猴——孫嘯遄!」

「來來來,我來扶你!」孫嘯遄輕柔地扶起白衣女子。

一雙胖胖的猴爪子,趁機揩了不少油水。

「孫…..孫前輩……」白衣女子顫聲道:「能不能……救救我……晚輩中毒了……」

「沒問題!沒問題!」孫嘯遄一邊扶着白衣女子,一邊向木門走去。

「我不懂醫術,但我主人懂!我主人還是一位大善人!他一定會救你的!」

「那就謝謝孫前輩了,我們白家,定會重重酬謝孫前輩的!」青衣女子急忙說道。

「什麼謝不謝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每個人都應該做的!」胖猴子大義凜然道。

「前輩……你的手……」白衣女子紅着臉低聲道。

「哦哦哦,一時心急,唐突了!唐突了!」

胖猴子嘴上雖然這麼說,可他的爪子卻一直按在白衣女子那隆起的山峰上。

片刻都不捨得離開!

走進庭院里,胖猴子孫嘯遄扶着白衣女子,輕輕敲了敲門。

篤篤篤!

「南哥!南哥!」

篤篤篤!

「怎麼了?」陳天南揉着惺忪的雙眼,打開了房門。

「嗚呼!」

陳天南跟白衣女子四目相對,都是吃了一驚!

白衣女子吃驚的是,眼前這個年輕人除了長得還算英俊之外,身上居然沒有任何氣息波動!

他似乎……

就是個如假包換的凡人!

境界恐怕連「戰修」都到不了!

陳天南吃驚的是,膽大包天的孫嘯遄,居然把這兩個女子領到家裡來了!

那七八個凶神惡煞的黑衣大漢呢?

那可都是修鍊者!

這特么的肯定要引火上身!

想到此處,陳天南猛得脫下拖鞋,狠狠掄起胳膊,朝着孫嘯遄的腦袋砸了過去!

啪!

胖猴子孫嘯遄的腦袋上,挨了狠狠一拖鞋,草帽都被砸扁了!

緊接着,孫嘯遄猛得捂住了褲襠,動作熟練得讓人心疼!

果然!

陳天南飛起一腳,踢向孫嘯遄的褲襠!

「南哥饒命!南哥饒命!」

孫嘯遄一邊慘叫着,一邊向門外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