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系統太廢物:拐個大腿帶我飛
系統太廢物:拐個大腿帶我飛 連載中

系統太廢物:拐個大腿帶我飛

來源:google 作者:葉蒼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程君渡 蘇輕語

【1v1甜寵】蘇輕語穿越了原以為自己是拿着復仇劇本的大女主,直到遇見了自帶光環的系統男為什麼他可以空手變道具!為什麼他還能點各種技能!甚至臉都可以當卡刷!以為解鎖系統她也可以成為開掛女,從此走上人生巔峰,可這破系統為什麼只給了她一個毫無用處的聊天功能!等等,她這不是還可以聊天套近乎,抱個大腿帶她飛嘛!於是——大腿,等等我!大腿,救命啊!大腿大腿,組隊好友來一波啊!展開

《系統太廢物:拐個大腿帶我飛》章節試讀:

程君渡來來回回看了三遍,確定系統新標註的位置是後面的懸崖,才給蘇輕語發了條私信過去。

蘇輕語看了,把牙咬得嘎吱作響。

區區支線,不屑!

如果不是眼下的情形,兩人定然會抱着這種想法。

可恨的是,這個破任務的失敗懲罰是一炷香無法移動,說白了就是罰站。

罰站也就罰站了,學生時代大多有過這種體驗。

可要命的是,你要一動不動面對四個手裡拿着兵刃的蒙面黑衣人,這不白白送給人家挨削嘛!

還有,系統給的規定時間是一分鐘。

程君渡直言沒把握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解決對面。

蘇輕語明白程君渡的拘謹有考慮到她的緣故,瞬間恨透了這現代化的計時單位。

兩人不甘心地對視了一眼,繼續私聊對方。

【程君渡:跳?】

【蘇輕語:跳!】

不知是誰先牽起對方的手,兩人步調一致地轉身向後跑去,沒有任何猶豫地躍入了雲霧瀰漫的深淵。

想像中的疼痛沒有襲來,確認雙腳已經觸地後,狂跳的心也慢慢平靜。

在視覺還未適應眼前的光亮時,蘇輕語率先聽到的是呼嘯的風聲,與寒風一同拂上面頰的是冰冷的液體。

這是……雪?

她睜開了眼睛。

「沒事吧?」掌心傳來的溫度和話語同樣溫暖。

蘇輕語本想搖頭說沒事,可看到周圍皚皚的白雪,她還是沒能做到淡定自若。

「這裡是哪裡,我記得現在還是夏天,怎麼會下雪?」

程君渡很想替她解惑,奈何他也不明白現在的情況,只好聳了聳肩,露出一抹苦笑。

疑惑之際,系統「貼心」地送來了提示,更新了位置信息。

兩人對視了一眼,雖是滿頭霧水,卻默契非常。

「走?」

「走!」

這時,兩人注意到了相牽的手,竟是從跳崖起就不曾分開。

程君渡微笑着鬆開了手,臉上沒有半點尷尬。

見他如此端方,淺淺的一抹羞意很快從蘇輕語心頭消散。

接着,一件銀灰色的狐皮大氅披到了她地肩上。

「冰天雪地的,快點披上吧。」

蘇輕語將大氅繫緊,抬頭卻見程君渡仍是穿着單薄的錦衣長衫,便問他:「你怎麼不添件衣裳?」

程君渡有些不好意思,「我背包里就這麼一件庫存了,這破遊戲之前從沒突然變換過季節,為了提高背包利用率,我一般都會把過季衣服給清理掉。」

「原來如此。」蘇輕語明白了,感動之餘也不多矯情,提議道:「這樣吧,這件大氅我們一人披一段路。」

程君渡明白她的好意,不過他不會接受。

「你忘記我來這裡混了兩年多了?這點小風小雪對我來說不算什麼。倒是你要多注意身體,我們可還要一起完成任務呢。」

這番話說得實在巧妙,蘇輕語聽見「任務」二字,心想絕不能感染風寒影響行程,便也不再推拒這件禦寒衣物。

兩人沿着系統標記的方向走了一段路,只見一座弔橋屹立在風雪之中,橋身晃得嘎吱作響,給人搖搖欲墜的感覺。

「怕么?」程君渡也問。

「還……行吧。」蘇輕語並不恐高,只是這座弔橋忒嚇人了。

看出她的虛張聲勢,程君渡伸出右手,「胳膊,手掌,衣袖,還請姑娘自便。」

蘇輕語難得聽程君渡同她這般文縐縐的說話,笑意浮現之時已少了幾分緊張。

攥緊了垂落的墨色衣袖,蘇輕語勇氣倍增,昂首闊步地踏上了搖晃不已的弔橋,一口氣走到了對岸。

「神使大人,神使大人來了!」陌生男人的聲音。

蘇輕語循聲看去,只見不遠處快步走來一位白袍男子,見了他們二人,臉上滿是欣喜。

「阿然,我都同你說了幾次了?如今你已擔任祭司一職,你這急躁的毛病若是不改,怕是要誤大事。」伴隨着腳步聲,另一個聲音的主人也出現在兩人面前。

「兩位貴客。」後來的男子同樣是一襲白袍,舉手投足卻是溫文爾雅,「在下風無崖,乃族中祭司,神女殿下特命在下前來迎接二位。」

蘇輕語聽得雲里霧裡,剛想問男子,卻被程君渡一個眼神打斷了。

「如此,有勞風祭司了。」

「神使大人無需客氣。」風無崖作了一揖,「若無它事,在下這便帶二位去我們部族。」

程君渡頷首答應,坦然自若地走在風無崖身邊,時不時地同他談論幾句,不動聲色地套着話。

蘇輕語邊聽邊記,雖然還沒明白「神使」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但還是收穫了不少有用的情報。

他們要去的是名為「姮娥」的村落。也許是因為部族名稱的緣故,他們有着祭月的傳統,認為月亮上居住着庇佑他們一族的神明。

而所謂的神女則是侍奉神明的女子,歷來由上一任神女臨終前卜卦選出繼任者,以此代代相承。

神女大多是在年幼女童中選出,一旦成為神女則必須終身不婚,以純凈的身軀侍奉神明。

此外,神女還有六名祭司陪護身側,以防不懷好意之人圖謀不軌。

談話之間,四人已到了村落。

與外面的冰天雪地不同,剛踏入姮娥村的地界,周遭的冷意瞬間淡去,放眼望去哪還有半點冰雪的影子?

風無崖繼續擔任解說:「得蒙上蒼眷顧,我們的村落四季長春,族中雖有條例不得私自出村,不過族人畏懼外界冰雪也鮮有私逃者。」

這話乍一聽沒什麼問題,可細細品味就有些不對勁了。

蘇輕語脫下大氅,悄悄挨到程君渡邊上,小聲說:「一輩子不能離開,這不就是變相的坐牢嗎?四季長春又如何,這日子太膩味了。」

程君渡深表贊同,「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花開常在雖好,可總少了那麼點意思。」

「大腿你真是文化人,我的意思被你這麼一說就大大的升華了。」

程君渡也嘴上說著謙辭,心中卻早已欣賞領受了蘇輕語的大拇指。

「兩位大人遠道而來,神女殿下已命人置備好了湯浴,以便二位大人洗去風塵。」

剛來就能洗熱水澡,這待遇可真是貴賓級的!

《系統太廢物:拐個大腿帶我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