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新唐萬歲爺
新唐萬歲爺 連載中

新唐萬歲爺

來源:google 作者:沐軼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煜 李羽

一覺醒來成為大唐遺孤李煜,背負慫包皇帝之名?!搶我妃子,辱我列祖列宗?李煜忍不了!屠王爺,斬貪臣!亂了大宋,建新唐!重振大唐榮光,我輩義不容辭!...展開

《新唐萬歲爺》章節試讀:

  眼前這小子一副窮困潦倒的樣子,剛才都能從地上撿兩文錢,肯定是窮瘋了,不可能拒絕這麼大的誘惑的。

  他都開始想像,窮小子接過銀票,寫下賣妻文契,這閉月羞花的小美人就屬於自己了。

  「別來煩我們,讓開!」

  聽到的卻是李羽冷冷的回答。

  「嫌少是吧?」柯棟立即從懷裡又掏出一疊銀票,「喏,兩千兩銀票,這總夠了吧?」

  在他看來,只要自己出價夠高,這窮鬼不可能拒絕的。

  「我都說了,別煩我們,好狗不擋道不知道嗎?」

  「兩千兩銀子還嫌少?你到底要多少?做人不要太貪心!不然一文錢都得不到!」

  「我再說一遍,讓開!」

  一聽這話,柯棟火氣上來了。

  你個窮鬼怎麼配擁有這樣美貌的小嬌娘?她應該屬於自己這種有錢公子哥的。

  自己願意花錢買已經是很給面子了,想不到這窮鬼居然拒絕。

  「最後再問你一句,二千兩銀子買你娘子,賣還是不賣?」

  「滾!」

  這一次,李羽簡單粗暴。

  柯棟惱羞成怒。

  他身體相對李羽要健壯一些,又是在自己家門口,後面一堆夥計,還有看家護院,一聲令下就能踩癟這窮小子。

  「狗東西,敢罵本少爺,看打!」

  一拳朝着李羽門面砸了過去。

  李羽輕鬆地一把就抓住他的手腕,一拉一送,將他摔了一個狗吃屎。

  「他媽的!敢打我!」

  啪!

  柯棟剛從雪地里爬起來,臉上又挨了一記耳光。

  這耳光卻是他老爹柯惠民打的:「混賬……!」

  柯惠民已經看到,醫館裏就醫的權貴對兒子調戲良家婦女的行為很是厭惡。

  他立即裝出一副正直老人的形象,上前打了兒子一耳光,想教訓幾句挽回面子。

  不料柯棟剛才摔在雪地里,臉上卻是雪花,一時看不見,突然又挨了一耳光,還以為是那窮小子打的,立即飛起一腳,踢在對方小腹部。

  柯惠民慘叫一聲摔在地上。

  柯棟抹掉臉上的雪花這才發現是老爹,嚇得臉色慘白:「對不起,爹,我還以為是那窮小子。」

  柯惠民爬起來,狠狠給了兒子一耳光。

  此刻,小周后挽着李羽的手臂早已經走遠了。

  柯惠民目光貪婪地盯着小周后俏麗的背影。

  「太美了,簡直是天仙下凡啊。」

  柯棟捂着臉說:

  「爹!不能讓那小娘子走啊!派人去抓她回來吧?」

  「你沒長腦子嗎?這麼多人看着。」

  「那怎麼辦?就這樣眼睜睜看着天仙飄走?」

  「放心,她跑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他招手把那個胖夥計和另外兩人叫了過來,低聲叮囑了他們幾句。

  胖夥計答應了,抱了一個大花瓶,帶着兩個夥計,遠遠跟在李羽他們身後。

  小吃鋪。

  李羽將先前賠衣服的那一吊錢給了小周后,又用那兩文錢買了四個燒餅,兩個遞給小周后:「喏,吃吧。」

  小周后真的餓了,但仍然小口小口很斯文的吃着,李羽可不管這麼多,狼吞虎咽就把一個炊餅吞進了肚子里。

  小周后吃的一笑,將手裡另外一個炊餅遞給他:

  「我不餓,吃不了這麼多,這個也給相公吧。」

  李羽哪裡不知道她是故意讓給自己吃,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小腹:

  「肚子咕咕叫了,還說不餓,你趕緊自己吃。放心,相公能掙錢。你先回家,天色還早,相公再去掙錢去。」

  小周后羞紅着臉點點頭,拿着那炊餅一邊吃一邊回家去了。

  李羽拿着那塊炊餅咬了一小口,慢慢吃着往前走着。

  忽然,他看見前面幾個孩子拿棍子在打路邊一個乞丐。

  那乞丐躺在街邊雪地里,頭髮蓬亂,衣衫襤褸,一動不動,任憑几個孩子用棍子亂打。

  「住手!」

  李羽叫道,幾個孩子見狀趕緊扔下棍子逃走了。

  這是個老乞丐,鬚髮花白,臉上皺紋密布,雙眼緊閉。

  拿過手診脈,發現老人還活着,而且沒什麼病,看樣子是餓暈過去了。

  李羽把那炊餅塞進了老乞丐的手裡。

  他比自己更需要。

  老乞丐聞到了炊餅的香味,睜開了眼,當他看清手裡的炊餅的時候,老眼頓時放出異樣的精光。

  「吃吧!給你的。」

  老乞丐立即將那炊餅送到了嘴裏,三兩下就進了肚子。

  李羽笑了笑,正要站起身,突然,老乞丐右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動作快如閃電,力道大得驚人:

  「我快餓死的時候,曾發誓,誰要主動給我一口吃的,我就做他的奴僕,盡我一生,護衛他的周全。

  公子,你主動給了我這塊餅。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主人。老奴願意追隨公子,一生一世護衛公子。」

  笑話,你這乾瘦老頭,一陣風都能把你吹到樹梢去,竟然還說什麼大話保護我,當你是洪七公啊?

  「不用了,天這麼冷,你還是趕緊去找個地方躲避風寒吧。」

  說著,李羽掙脫了他的手,站起身邁步往前走去。

  眼前一花,老乞丐攔在面前:

  「收下老奴吧,老奴真的能保護你的周全。」

  「你年邁體衰,是你保護我還是我保護你啊?」

  說著,李羽繞過他,往前走去。

  走出老遠,聽到身後有動靜,回頭一看,卻是那老乞丐,腳不沾地一般輕飄飄跟在自己幾步遠的地方。

  「跟着我幹嘛啊?我都說了不用你報恩了。」

  「老奴言出必行,這一輩子跟定公子了。」

  李羽嘆了口氣:「你要跟就跟着吧……」

  正在這時,迎面一個壯漢抱着只大花瓶,朝着他就撞了過來。

  李羽反應敏捷,一閃身就躲開了。

  可胖子卻很誇張地一聲大叫,彷彿被李羽撞到了一般,往後踉蹌好幾步,一屁股摔倒在地。

  手中花瓶脫手飛出,噹啷一聲摔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