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新婚夜,戰神侯爺被偷襲
新婚夜,戰神侯爺被偷襲 連載中

新婚夜,戰神侯爺被偷襲

來源:google 作者:林若昭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林若昭 穿越重生 蕭瑾

醫學天才林若昭一朝魂穿,成了將軍府的苦命小嫡女生母慘死,父親冷漠,兄長狠毒還嫁了個不舉的夫君,剛下花轎就來個約法三章林若昭不服氣,熊熊鬥志冉冉升起既然占人肉體,那就仇她所仇,恨她所恨!什麼白蓮花,以牙還牙!什麼虛偽親情,血債血償!然而偶爾也會出現意外說好互不相干的戰神侯爺,您怎麼大半夜出現在我床上呢?展開

《新婚夜,戰神侯爺被偷襲》章節試讀:

一刻鐘後,昭嬰便提着藥包回來了,若昭很滿意昭嬰辦事的效率,囑咐昭嬰親自熬藥後進了老夫人的卧房。
蕭瑾守在老夫人床邊,眸光溫柔的能滴出水來,不禁感嘆,再高冷的人也有柔軟的地方。
雖然很不忍心打破這一時分的靜好,若昭還是開口道:「請侯爺先迴避一下,我要為老夫人施針了。」
「施針?」一側的劉大夫驚訝的問,「可是傳說中扁鵲聖醫才會的針灸之術?」
若昭點頭:「不錯。」
劉大夫捋了捋鬍子,問道:「老朽活了大半輩子了,還未親眼見過針灸之術的布施,不知夫人可否介意老朽在側觀看?咳咳…這話有些唐突,若是夫人不願……」
劉大夫的話還未說完,若昭便打斷道:「自然可以,劉大夫一心向學,已是十分難得了。」
在這個時代,一般來說,普通的醫者為了留一手看家本領,開藥寫方都會避人,而針灸這樣的高超技術更加神秘,絕不外傳,劉大夫行醫二十年都未見過。
劉大夫激動的幾欲落淚,「多謝夫人成全!」
若昭淡然一笑,對於虔誠的學者她一向很寬容,她根本不怕被人偷學技術,醫者仁心,她倒是希望這針灸之術能夠發揚光大,也好治好更多的疑難雜症,造福百姓。
「侯爺,請您迴避。」若昭見蕭瑾不動身,又提醒一遍。
蕭瑾瞥了一眼劉大夫,那眼神冷的像是千年寒冰,彷彿再說:他都可以不出去,本侯也不出去。
若昭聳聳肩:「好吧,侯爺在這裡也無妨,等會兒興許還能幫上忙。」
蕭瑾:「???」他堂堂戰神侯爺竟要留在這打下手?
劉大夫偷瞄一眼蕭瑾鐵青的臉色,暗自為這侯夫人捏了把汗,侯爺是什麼人,讓他幫忙打下手這種話也敢說?
若昭倒並未注意那麼多,神情嚴肅,似乎又進入了一種忘我的狀態。
只見她先為老夫人把了脈,成竹在胸的點了點頭,手心一翻,取出銀針開始行針。
從虎口開始,找准穴位,將針刺入,只見那白皙的纖纖玉指翻飛,那一根根細若髮絲的銀針帶着一定力道被扎入老夫人體內,那熟稔的手法,實在令人拍案稱絕。
然而,在扎入了二十九根銀針時,若昭就累得滿頭大汗了,這林家大小姐的身子到底虛弱了一些。
劉大夫在側,從起初為若昭行雲流水的針灸之術而驚嘆,漸漸轉為了緊張。
針灸之術從開始到結束,中途絕不能間斷,若是間斷,非但不能達到療效,還會加重病情。
但看着若昭此刻滿頭大汗,面色發白的狀態,就怕不能堅持到結束。
蕭瑾也發現若昭的動作減慢了許多,他眉頭微皺,顯然也很擔心。
若昭看着床榻上的老夫人,一咬牙,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若昭的頭髮被汗濕,緊貼臉頰,粉黛未施的臉頰露出幾分虛弱,纖瘦的手臂也有些不受控制的顫抖,唯一不變的只有她那抹神采。
有一瞬間,蕭瑾彷彿又看見了那個少年。
「七十一……七十二,完成!」若昭默數着,扎完最後一根銀針,她那虛弱慘白的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笑意。
咬牙堅持下來了!
「快去找個盆來接着,我剛剛施針就是為了將老夫人體內的餘毒逼出來,別要讓那些毒血滴到這地毯上。」若昭虛弱的說完,便無力的轉身,
「我,我要去休息一會兒,沒事別打擾我啊。」
若昭搖搖晃晃的朝門口走去,可還沒等她打開門就「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
「侯爺,夫人只是虛脫導致暈倒,並沒有大礙,加上侯爺為夫人傳入了一些內力護體,只休養一日即可恢復。」劉大夫恭敬的說。
蕭瑾看着床簾內熟睡的女子,點了點頭,吩咐道:「本侯用內力這件事,不要告訴任何人。」
劉大夫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應了聲是。
蕭瑾轉身離開若昭卧房,暗衛——飛翼從暗處現身,半跪於地,開口道:「主子,這是東朱閣里昨夜倒掉的藥渣,劉大夫看過了的確有沐芨草和款冬花的成分。」
蕭瑾盯着那包藥渣眯了眯眼,「可有查到是何人下手?」
「據東朱閣下人回稟,老夫人的葯一向都是胡嬤嬤親自安排,只有昨晚何姑娘陪老夫人說話時,問了一嘴,但何姑娘與胡嬤嬤不懂醫理,且沒有理由,應該可以排除懷疑。」飛翼道。
蕭瑾點了點頭,只道:「剩下的事先交給昭嬰,眼下,我要你去查查這林若昭的真實來歷。」
「是。」話落,一襲夜行衣的飛翼又遁入了黑暗。
蕭瑾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剛剛若昭暈倒,蕭瑾給若昭傳輸內力的時候驚奇的發現,這人體內許多筋脈都是斷的。只有習武之人被廢了武功才會如此,而林若昭前十八年都因病養在城外,怎麼會這樣?
還有,林若昭病了那麼多年,怎麼可能靜悄悄的學了一身醫術,這又作何解釋?
這個林若昭身上就像籠罩着一層迷霧,是越來越撲朔迷離了。
正想着,門外又傳來了下人的驚呼:「老夫人醒了,太好了,老夫人終於醒了。」
蕭瑾提袍進門,只見滿身銀針的老夫人正有氣無力的半睜開着眼,氣若遊絲,似乎還是很虛弱。
「瑾哥哥,真是老天保佑,老夫人終於醒了。」何皎皎高興的說。
蕭瑾走近床榻,喚了聲「祖母」,老夫人無力的點點頭,一雙眼睛似乎還在尋找什麼。
「老夫人,這兒是北朱閣。」何皎皎解釋道。
老夫人搖搖頭,顯然何皎皎沒理解到她的意思。
「祖母是想問林若昭?」蕭瑾問。
老夫人點點頭,蕭瑾繼續道:「今日多虧了她,她為祖母施針後便去休息了,不必擔心。」
頓了頓,蕭瑾又說:「祖母放心,殷靜一事孫兒會查明白的,不會錯怪於她。」
老夫人聞言,這才放心的閉了閉眼。
何皎皎身子一僵,想不到這個病殃殃的老太婆一睜眼四處張望是找林若昭!虧得她忙前忙後侍奉,卻連一個多餘的眼神都沒掙到!
心中埋怨,面上卻不敢顯露,何皎皎道:「皎皎慚愧,同是養在深閨的女兒家,姐姐竟然習得了一身那樣高超的醫術。」
這話乍聽像是誇獎,仔細揣摩卻別有深意。魏國國風還沒有開放到,允許閨閣女子學醫的地步。
何皎皎這話是說若昭不守禮數了。
「既然慚愧,你就應該躲到閨房裡好好反省,而不是在這裡說我的閑話。」若昭提裙而入,休息過後,她已經緩過來了,只是那臉色依舊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