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新婚夜她從亂葬崗回來了
新婚夜她從亂葬崗回來了 連載中

新婚夜她從亂葬崗回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時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陸嬌然 陸梓柔

隱世家族最有實力的繼承人陸嬌然竟然穿越了!一開局就頂着滿身腐臭味爬出亂葬崗,一身喜服直闖喜堂!原本她只想安安靜靜的找辦法穿回去卻被迫營業:腳踩渣男賤女,手奪赤炎令直到某天,她看到了某男……陸嬌然(激動):師哥你也穿了啊!祁玉宸一臉嫌棄的拍開抓着自己的小爪子陸嬌然(委屈):師哥~我是小然然呀~祁玉宸(皺眉):這位夫人請自重!後來,洞房花燭夜……陸嬌然嘴角一勾:師哥還要人家自重嗎?展開

《新婚夜她從亂葬崗回來了》章節試讀:

「把她抓起來!」不等陸嬌然動手,傅天湛一聲令下,一旁的侍衛便動手了。

「得罪了夫人。」侍衛低聲道了一句,便朝陸嬌然過來。

小銀眉頭一皺,上前擋在了陸嬌然的面前,直接便把那兩個侍衛給打趴在地了。

「看來白老太君留給你的人還真有兩下子,難怪你就敢肆無忌憚的對柔兒動手了!」傅天湛聲音冷的可以凍成冰渣子了。

「對她動手我還不屑。」陸嬌然冷冷的道:「放了她們,否則我會讓你後悔來這裡。」

「呵!笑話!將軍府還有本將後悔來的地方?」傅天湛輕蔑的冷嗤一聲,道:「若你想找白老太君告狀,也要看看自己有沒有這個機會!繼續打!」

傅天湛最後三個字是對那些下人說的。

棍棒再一次落在了張嬤嬤和小金身上,只不過此刻的張嬤嬤連喊都喊不出來了,已經昏死了過去。

陸嬌然雙拳緊握,朝着傅天湛快步衝去,周圍的侍衛也不敢攔,或者說他們覺得沒必要,誰不知道侯府千金不習武。

「找死!」傅天湛輕蔑的看了眼陸嬌然,隨手揮出一拳,以為一定能把陸嬌然打趴下。

小銀看着這一幕恨不得衝上去,只是她現在被一群侍衛攔着,自顧不暇分身無術。

只是所有人都輕看了陸嬌然,只見陸嬌然一個下腰轉身,避開了傅天湛打過來的拳頭,單手握拳,中指微凸,朝着他右肩幾處穴位打去。

傅天湛只覺得一陣**感襲來,右手瞬間無力的垂了下來。

「你個賤人!你竟然會武功!」傅天湛怒吼一聲,先前的輕視收斂了幾分,怒氣更甚了幾分。

「我堂堂戰神白家的外孫女,會沒武功?你丫的腦袋缺根筋吧!」陸嬌然一邊說話,一邊再次打了過去。

原主沒有正規的習過武,不過每回去白府,白家的幾個大老爺們就喜歡逮着她讓她學點基礎功,所以底子好,此刻陸嬌然用起來倒是得心應手。

不過哪怕穿過來的陸嬌然身手不錯,但是面對一個比她大個強壯又身經百戰的將軍,她並沒有天真的以為可以用力量取勝,所以每次下手都挑着穴位戳。

幾招下來,傅天湛只覺得渾身酸痛,有些地方甚至有種脫力感。

院子里的人被眼前的轉折給驚的有些發愣,將軍今日怎麼了?夫人看上去就跟花拳繡腿一般的招式,怎麼將軍就敗下陣來了呢?

陸嬌然看着差不多了,直接一個右勾拳打了上去,輕微的咔嚓聲響起,傅天湛的下巴快要脫臼了,緊接着一個掃堂腿……

要不是這回傅天湛有所準備,說不定還真讓那細溜溜的小腿兒給掃地上去了。

不過那又如何!

一招不成,就來第二招!

陸嬌然將滿腔的怒火全部打在了傅天湛的身上。

她原本只想安安靜靜的幫赤焰衛幫白家一把,至於原主的仇,她只想等到離開這裡的時候讓這渣男賤女生不如死。

只是這一個兩個的都喜歡上門找麻煩,那就別怪她把麻煩掃地出門了!

傅天湛帶來的人看着他被陸嬌然完虐,竟然沒有一個人幫忙,甚至於打張嬤嬤她們的人也停下了動作。

他們心裏不約而同的有了一個想法,將軍該不會是故意讓夫人打的吧!要知道,在昨日之前,將軍心裏最愛的人就是夫人了!

肯定是了!

將軍肯定覺得自己娶了小妾對不住夫人,又擔心負荊請罪夫人會心疼下不去手,所以故意這樣激夫人動手出氣的!

眾人想着想着,突然就被感動了!將軍實在是太愛夫人了!

陸嬌然正把傅天湛按在地上摩擦,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抬頭掃了一圈眾人,只見他們眼眶發紅,一副感動的不得了的樣子,渾身就起了雞皮疙瘩,什麼情況?

自己揍了他們的將軍,他們反倒感動了?

肯定是這傅天湛平日里欺壓下人了!太可惡了!

想着想着,陸嬌然決定給這群可憐的下人出出氣,下手更加狠辣了幾分。

眾人被陸嬌然看了一眼,下意識的轉過身去,將軍和夫人一定不願意讓他們這麼看着,畢竟將軍也要面子的!

而此刻的傅天湛簡直想要殺人了!這群飯桶到底在幹嘛!難道就不懂得救人嗎?

可憐他不知道被陸嬌然戳到了什麼地方,喉嚨厚重的很,根本發不出聲音來。

「我靠!皮糙肉厚,打的手疼!」陸嬌然活動了一下手腕,繼續霍霍了兩拳,「讓你打我的人,讓你放狠話,你丫的倒是起來打我啊!」

陸嬌然打累了,一腳踩在傅天湛的胸口,衝著那些背對着她的人道:「把張嬤嬤和小金給本夫人抬進去,另外叫個大夫來給她們看看。」

「是,夫人!」眾人應了一聲,哪裡還敢有遲疑,七八個人硬是擠上去搶着抬一個進屋,沒抬到人的,灰溜溜的跟在後頭隨時準備做替補。

反正就是想着法的趕緊離開,不能打擾將軍表現,更不能看將軍被打啊!

傅天湛看着眾人刷的一下從面前消失,眼角艱難的擠出兩滴眼淚。

「看在他們辦事還算積極的份上,本小姐今兒就暫且放過你。」陸嬌然微微蹲下身,拍了拍傅天湛的臉,道:「再有下次,就沒這麼幸運了!」

「還有,不是想給你相好的出頭?那也得墊一墊自己有幾斤幾兩!」

傅天湛被陸嬌然嗜血無情的眼神給嚇了一跳,後背冒了一層冷汗出來。

陸嬌然輕輕地揭開臉上的面具,嘴角一勾,道:「你說我臉上這些傷痕要不要還給傅梓柔呢?」

「你敢!」傅天湛氣哼哼的噴出兩個字,神了!自己怎麼又可以說話了?

「敢不敢的還不是看大將軍你如何決定了?」陸嬌然突然眨巴眨巴大眼睛,道:「妾身好委屈哦!之前說了那麼多你愣是不回一句,這會兒一說到柔兒妹妹,將軍就開口了!」

「嘖,感情我們這幾年的感情,將軍都是裝出來的呀!」陸嬌然突然的委屈巴巴嬌聲嬌氣讓傅天湛呆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