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新婚被氣死!嫁渣男他哥甜爆生崽
新婚被氣死!嫁渣男他哥甜爆生崽 連載中

新婚被氣死!嫁渣男他哥甜爆生崽

來源:google 作者:三二五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阿蠻 秦青瑤

【穿書+救贖+空間靈泉+女強+甜寵雙潔】穿成新婚被渣男氣死的女配,她脫嫁衣踹渣男霸氣招贅!贅婿長相英俊卻是個痴痴傻傻的乞丐,人人譏諷她眼瞎看她笑話,不料傻乞丐搖身一變,竟成了皇帝皇后流落在外的嫡長子,所有人都傻眼了!當晚,她揪着傻夫君耳朵冷笑:「乞丐變王爺無妨,可你若是從傻子變成了正常人,那你死定了!」已恢復正常的傻夫君心想,要他這朵高嶺之花每天被迫裝憨裝傻哭唧唧要親親要抱抱,他真的好為難啊!看來,是時候騙她生個崽崽了……展開

《新婚被氣死!嫁渣男他哥甜爆生崽》章節試讀:

秦青瑤聽到小豆丁們的話,睜大眼睛,頗為不敢置信。

還真有人帶着孩子去找蘇敬忠啊?

這麼彪悍的?

不會是蘇敬忠的仇人看他不順眼,藉機搞事情給蘇敬忠難堪吧?

算了,不管。

那些人是自發去的也好,受人指使的也罷,反正只要蘇敬忠難受憋屈,她就高興了。

蘇敬忠這個渣男的笑話,她秦青瑤必須得去看!

她得看看蘇敬忠臉色黑如鍋底氣得要死的樣子!

小豆丁們見秦青瑤開心,又接著說——

「還有還有,長姐!」

「你昨天不是當眾說你要招贅,只要長得比蘇敬忠好看都能來應選嗎?現在好多家境貧寒出身不好但長相好的男子都聞風而動啦!他們一大早就爭先恐後擠到鎮南侯府了,啥也不幹就蹲在侯府門口眼巴巴的等着蘇敬忠出門,好跟蘇敬忠比比誰好看!」

「長姐,他們真的好有趣的,他們每一個都絞盡腦汁把自己收拾得超級俊朗,一門心思想用他們的俊俏打敗蘇敬忠!然後他們就有資格來將軍府做贅婿啦!」

「長姐你太厲害了,這樣一來,你一日不招贅,蘇敬忠就得一日跟猴子似的被人圍觀攀比,人人都想去看看他長了一副什麼姿色,他肯定要氣死的!」

「長姐我們去鎮南侯府門口看看熱鬧,我想看蘇敬忠的臭臉子!」

聽着小豆丁們描述,秦青瑤也快要樂死了。

她是真沒想到還能收到這意外之喜。

太有趣了。

她大手一揮:「去,這就去侯府門口看熱鬧!」

小豆丁蹦蹦跳跳低聲歡呼,簇擁着秦青瑤出門了。

秦青瑤一邊走,一邊打量這四個小豆丁。

昨日急着進府找祖父說贅婿的事,都沒好好看過四個孩子。

四個孩子里,跟原主一母同胞的有倆,小叔小嬸家有倆。

其中九歲男娃娃秦爭雲,六歲的小女娃秦青珮,是小叔家的孩子。

七歲的男娃娃秦爭韜,四歲的小男娃秦爭平,是原主一母同胞的親弟弟。

祖父給孫輩女子取「青」字,男子取「爭」字,合起來就是一個「靜」字。

意為告誡秦家子孫,心要靜,只為家國而戰,莫要參與朝堂之爭。

可惜按照書里劇情,幾個孩子還沒成長到足以為朝廷效命的年歲,就已經早早凄慘而亡……

秦青瑤憐愛地挨個摸了摸小豆丁們的腦袋。

這麼可愛的小傢伙們,她一定會讓他們脫離書中悲慘結局。

……

姐弟幾人乘坐着馬車,很快來到鎮南侯府不遠處。

四個娃娃率先掀開車簾往外看,然後興奮地捂着小嘴低聲嘰嘰喳喳——

「哇,這裡真的蹲着好多姐夫啊!」

「唔,我覺得第十一個長得好看,我想他做我姐夫!」

「不行,他太瘦了,他保護不了長姐,我覺得第十六個好,他好高好壯啊,跟祖父一樣!」

「我覺得第二個最好看呀,他的眼睛彎彎的,好看!」

「……」

聽着弟弟妹妹高興的湊一堆挑選姐夫,秦青瑤哭笑不得。

她撥開車簾,含笑望着鎮南侯府兩邊蹲着的幾十個漂亮小少年們。

將軍府的榮華和豪富,的確動人心。

能讓這麼多鮮嫩俊美的小少年上趕着做贅婿。

不過她在現代都二十四了,她不想要這些十六七歲的小少年。

她如今這具身體十七,就跟二十四折中一下,找個二十歲的男子吧。

這些少年裡,沒一個合適的。

秦青瑤移開視線,又看向坐在侯府門口台階上的二十幾個小娃娃。

女孩子佔了大半,男孩只有小半。

大的五六歲,小的兩三歲。

每一個都很瘦弱,身上的衣裳都打滿了補丁。

可見他們家裡的確貧苦,父母是真的養不起他們,所以一聽說侯府有個菩薩心腸的世子要幫人養孩子,哪怕知道這不現實,他們的父母也還是抱着一絲絲僥倖,將他們送來了。

這會兒孩子們正挨挨擠擠靠在一起,嚎啕大哭。

「爹,我要回家……」

「娘,我要回家……」

「世子爹爹,我肚肚餓,你開開門我們要進去……」

「世子爹爹,餓餓,我餓餓,世子爹爹,我要吃飯飯……」

聽着孩子們喊世子爹爹,不管是蹲着比美的小少年還是看熱鬧的圍觀群眾,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就連秦青瑤姐弟幾個也笑了。

恭喜渣男蘇敬忠,喜得二十幾個兒女,簡直要笑死人了。

圍觀群眾還看熱鬧不嫌事大,有人扯開嗓子喊——

「侯府的人,你們也太狠心了吧?不管你們世子認不認這些孩子,人家都坐你們門口哭一早上了,包子饅頭總應該施捨幾個吧?」

「就是,你們侯府昨天辦喜事,應該剩了挺多吃食,可你們卻寧可倒了餵豬也不願意給這些孩子吃嗎?」

「人家好歹叫了爹爹呢,就沖這一聲聲爹喊着,也該賞幾個包子饅頭甜甜人家的嘴呀!」

「……」

秦青瑤聽着,眼淚都快笑出來了。

侯府的人現在應該憋屈死了吧?

尤其是蘇敬忠,肯定氣得哆嗦翻白眼。

活該!

很快,侯府大門打開了。

臉色鐵青的侯府管事領着幾個奴僕,端着兩大笸籮熱騰騰的包子走出來。

管事拱手跟圍觀群眾說:「讓諸位見笑了,這些孩子的確與我們侯府毫無關係,奈何他們父母狠心將他們丟這兒了,我們侯府也不能看他們在這裡餓暈過去,我奉主子之命,拿幾筐包子饅頭哄哄他們,就當發善心了。」

話音一轉,管事又說:「只不過,我們侯府的銀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包子饅頭僅有這兩筐,等他們吃完之後我們再也不會管。善心我們已發了,我們不可能一直任由他們坐在這裡混吃混喝。」

說完,管事就讓身後人將笸籮放下,給孩子們發包子饅頭吃。

孩子們餓了一早上,見有包子饅頭可以吃,都顧不上哭了,爭先恐後擁擠着去拿包子。

這時候。

右手邊角落裡忽然竄出來一個衣裳破爛披頭散髮的乞丐!

赫然就是昨日街角挨揍的那個!

遭反噬變得痴傻的玄機門少宮主,沈沉舟!

他體內的蒼元功法隨時在運轉,需要大量食物維持身體機能,可惜他痴傻了不知緣由,只以為自己是個飯桶,急需吃東西,再不吃他就要死了。

所以遠遠看到侯府門口發包子,餓狠了的他立刻佝僂着身子,踉踉蹌蹌往侯府門口跑去。

秦青瑤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個髒兮兮的乞丐。

看他踉蹌的背影,秦青瑤很懷疑他隨時都會餓暈摔倒。

乞丐終於跑到了侯府門口,懵懵懂懂看了一眼孩子們,立刻乖乖蹲下來保持着跟孩子們一樣的高度,然後又學着孩子們的模樣,顫巍巍滿含期待地伸出一隻手,仰頭望着侯府奴僕,等着人家給他也發個包子。

侯府管事早就瞅見了這個跑來的乞丐,此刻見這乞丐竟然蹲下來跟孩子一起討包子吃,管事頓時氣炸了!

憋了一早上的火氣不能對孩子們發,他總算找到了出氣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