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行於間宇
行於間宇 連載中

行於間宇

來源:google 作者:兔奶好吃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呂祀源 奇幻玄幻 柳元音

你所見到的世界是否是世界,你所看到的天地是否是天地?殊不知生於蟻穴卻不安與命,與天相爭試問其高?滅世亦或開天?展開

《行於間宇》章節試讀:

「劍已開封,人何時歸?」

劉老頭眼中帶着落寞,喃喃自語。

秦蒼悸動,他的意思是劍的主人,成神之人還有歸來的希望嗎?

劉老頭告訴他們,此山無峰,不知其高,不要再往上前行,這裡並沒有什麼高人,可能只是他某次蘇醒被人看見留下的傳說而已。

是這樣嘛?是山總歸有盡頭吧!

就算高入天穹,在天上也該有頂才對啊!

劉老頭沒有解答他們的疑惑,繼而說山上或有一些未知的東西,以秦蒼二人的實力不可探查。

秦蒼更加疑惑,但是也沒有再往上行,畢竟連這般古人都說未知,那樣的東西離他太遙遠……

事了,秦蒼趕緊帶着劉宗往山下趕去。

耽誤太多時間了,雲欣,你別著急,我這就回來。

下山比上山容易很多,沒有感受到什麼壓力,他帶着劉宗飛行兩個時辰便到了山下。

此時已是深夜,山洞黑漆漆的,竟讓秦蒼感覺有點詭異。

雲欣!

秦蒼有些擔憂,大喊着雲欣的名字,急切地衝進山洞。

雲欣!

柳雲欣!

別鬧了,你在哪?

秦蒼着急了,他在洞里沒有看見她。

「別著急,這山洞這麼大,我們再去另一邊找找。或許,她可能餓了出去采點果子吃。」

劉宗在一旁安慰道。

可是秦蒼明白,她是那麼乖巧的一個女孩,怎麼會在山洞裏亂走,臨別前自己也留了足夠的食物,更不用出去找果子!

秦蒼髮動青色感知靈力,一點點得探尋着山洞。

然而並沒有感受到雲欣的氣息,甚至沒有蛇蟲鼠蟻!

這個山洞有古怪!

秦蒼憋紅了雙眼,這是他第二次流淚,上次是玲瓏姐被殘忍殺害的時候。

秦蒼懊惱着,不斷地揮拳砸向地面。

他無法原諒自己,平時這麼謹慎,今日竟然沒有發現這個洞里沒有一點生命存在,這能是一個正常的山洞?

一旁的劉宗本就多愁善感,被秦蒼的情緒感染,不禁落下來淚來。

「都怪我,若不是我拉着秦兄去尋訪高人,柳姑娘怎麼會出意外,秦兄,你打我吧!」

撲通一聲,劉宗跪倒在地,低着頭,默默擦拭眼淚。

秦蒼強忍着淚水,看着劉宗這個樣子也不忍責備,追其根本,是他自己太大意了。

「雲欣!」

秦蒼找遍山洞每個角落,又在洞口附近仔細尋找,仍不見雲欣的蹤影。

什麼痕迹都沒有,她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秦蒼心痛,劉宗沉默。

突然!

一陣風吹來,讓黑暗的山林更顯陰森。

嗯?

秦蒼皺眉,這風有古怪。

風越來越大,越吹越近,發出「呼呼」的聲音。

藍色靈力包裹秦蒼全身,擋在劉宗身前,同時發動了感知靈力。

怎麼回事,竟然感知不到!

看來對方刻意隱藏了行蹤,秦蒼謹慎,來者不善啊。

此時,風像是有形體般出現在秦蒼二人面前,裏面好像長出了一柄柄利刃。

說時遲那時快,利刃呼嘯而出,向秦蒼他們傾瀉而來。

秦蒼雙臂擋在胸前,身上包裹的防禦靈力被利刃一次次衝擊,划出一道道口子,而後又被靈力補充修復。

攻擊面太廣,秦蒼無法擋住所有利刃,身上的劉宗雖然用八尺劍隔斷,但是還是不時被劃傷。

可惡!

靈力雖然不是那麼強,但是藏在風裡着實詭異,這樣下去,身後劉宗遲早撐不住。

秦蒼不能坐以待斃,只要對方靈力充足,耗也會被耗死。

這風到底有何玄妙?

秦蒼動用感知靈力仔細觀察,每次利刃出現時的波動他都感知得到。

原來如此!

秦蒼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他已經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利刃雖然是不同的點發出的,但是每波利刃發出的點是一樣的。

既然點是固定的,那麼敵人的位置一定也是固定的。

而左右兩邊的利刃連起來相當於一條直線,那麼敵人必須在直線中間,才能發動出兩邊相同範圍的攻擊!

秦蒼嘆氣,臉上露出愁容假裝不敵,而後握拳,速度靈力發動,閃身進入風中。

紅色靈力發動,一拳轟出!

「啊!」

一個身影倒飛出去,頭髮蓬鬆,散落下來遮住他的臉。

利刃消失,風停了。

秦蒼不給敵人喘息的機會,一個閃身衝到他上方,一腿收縮,一腿伸直,伴隨着紅色光芒狠狠踹下!

「噗!」

一口老血噴出,地上的人筋骨俱裂,失去反抗能力。

「快說,雲欣在哪!」

秦蒼死死盯着腳下的人,一定是他劫走了雲欣。

只見這個老六露出笑容,看着眼前這個如戰神般的少年,突然表情堅定,「咔嚓」一聲咬碎了什麼東西。

秦蒼極速後退,怕對方還有後手。

嗯?好一會過去依然沒有動靜。

「這是專業殺手,行動失敗,服藥自盡了!」

一旁的劉宗終於反應過來,上前說道。

秦蒼面色複雜,寧願自殺也不願說出雲欣的下落嗎?

秦蒼又沉默了,抬頭望天,他懊悔!來晚了一步。

劉宗上面翻找老六的物品,可惜沒有什麼可以證明身份的東西,果然是專業的。

「此處有哪些干打家劫舍這種勾當的幫派?」

他們初來乍到,並沒有得罪什麼人,因此他料想綁走雲欣之人是見她獨自一人,心生歹意,得知她有同伴,便派人在此留守伏擊。

「流雲山靠極北長城之地,此處常有來冒險之人,所以說不好啊。」

劉宗皺着眉頭說道。

秦蒼心急如焚,若是劫走雲欣之人已遠走,豈不是如大海撈針?

隨後,秦蒼和劉宗把方圓二十里都找遍了,還是毫無頭緒。

他們本想繼續尋找,可是今天經過這麼多事情實在是太疲憊了。

劉宗癱軟在地,表示一步也走不動了。

秦蒼也是感覺身體機能下降,連靈力都快使用不出了,這樣就算找到歹人,也沒有一戰之力。

無奈,二人找了一棵大樹,在樹下休息,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

一片白茫茫,秦蒼好像又來到流雲山上,而且比他白天登的更高。

天怎麼亮了?

秦蒼看着白雲,又抬頭看天。

我現在已經算是在天上了,而天上竟還有一片藍天?

秦蒼驚疑,這是怎麼一回事?

前方朦朦朧朧,一個少女的模樣若隱若現,站在那看着他。

他也看過去,那是誰,渾身散發著光芒,看不清容貌,感知能力也對其無效。

直接告訴他,那是雲欣,他似乎看見了她的笑容,似乎想要開口說些什麼。

雲欣,是你嗎?你怎麼了?

秦蒼問道,他快步向前走去,可是怎麼都到不了她的身前。

突然,他彷彿看到一隻大手從天而降,似要抓走她。

不!

秦蒼動用靈力想要衝到她面前,抵擋大手。

可是不管他怎麼發力,不管從哪個方向他都無法接近。

不!

秦蒼狂怒大吼!滿眼通紅,緊握雙拳,指尖戳進肉里,滴着殷紅的血……

突然,血液回涌,左手的印記吸收了秦蒼的血,烏光散發,黑色甲片瞬間布滿了秦蒼全身!

又是它!

秦蒼感應到體內紫色靈力向黑甲涌去,而黑甲亦源源不斷的向他輸送黑色靈力。

別怕,我來了!

他來不及多想,奮力向雲欣衝去!

似是穿越了時空,數丈的距離像是無盡遙遠,秦蒼周圍景色不停變幻,各種光芒閃耀……

終於,他來到雲欣面前,這一次他看清了她的笑容!

他伸出手,她也伸出手。

兩人手掌就要相握的時候,一聲冷哼響起。

時光再次輪轉,空間如同被分割,在二人面前裂開!

不!!!

秦蒼大喊,通紅的雙眼中滿是悲傷。

對面的雲欣也流下了淚水,不肯放下伸出的手。

他腳踏虛空,縱身前越,想要穿過裂縫!

四面八方湧來無窮壓力,擠壓着他的身體,甚至靈魂,若不是有黑甲護體,此刻他已經煙消雲散。

「不要!我在天……一邊,時……的……等你……」

依稀間,他讀懂了雲欣的唇語,那是她的告別!

「說什麼等!我要你現在就回來!」

秦蒼不肯放棄,徹底發動黑色靈力,整個雙眼散發黑光,雙臂對抗着壓迫,邁步前行。

「原來是你,哼,一個已經死去的生靈,如何與我抗衡!」

那一方的空間傳來一聲女子的低喝,隨之而來的是一支神箭。

「啊」

秦蒼被神箭的力量帶着向後倒飛而去,如同一顆流星砸向山下。

不知過了多久,秦蒼睜開雙眼,他還在墜落,身前的神箭依舊威力不減,這讓他意識到一切都不是夢,隨之,又閉上了雙眼……

「雲欣!雲欣!雲欣!」

……

「秦兄,你怎麼了!」

秦蒼睜開眼,眼角還掛着淚水。

他看到一旁的劉宗焦急的搖晃着他。

夢?

他想站起身來,可是渾身充滿了疼痛,胸前的灼燒感讓他知道這依舊不是夢!

「我睡了多久?」

秦蒼晃了晃腦袋,並動用綠色靈力恢復傷勢。

從劉宗口中得知自己已經沉睡了三天三夜!

幾個時辰後,秦蒼恢復了行動能力。

他站起身,抬頭望天,雙手握拳,留下一句誓言:

即使是另一片蒼天,

就算是時光的盡頭,

我也會找到你,

神魔不能阻我路,

鬼怪亦不能亂我心!

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