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星期天的九點半
星期天的九點半 連載中

星期天的九點半

來源:google 作者:徽激激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紀言 都市小說 陳月柔

月柔原本擁有一個令人羨慕的家庭和人生,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天早上,她卻發現自己在一張陌生的破床上醒過來,她的人生從天堂跌入低谷.....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原本的人生真的幸福嗎?展開

《星期天的九點半》章節試讀:

陳月柔被紀言說的啞口無言,她怎麼可能不怕死,她怕,而且還怕得要死。

紀言的話讓她意識到要想得到真相,只能順其自然或者一步一步慢慢來,不能一下子太心急。否則如果真的要拿她的命去換,她真的覺得還不如當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二楞子。一想起這段時間在拘留所和精神病的經歷她就已經不寒而慄。

陳月柔軟了下來,深呼吸,然後說「對不起。你說得對,我應該慶幸自己死裡逃生而不是糾結過去,糾結一些我根本沒有能力辦到的事。我怕死,非常怕。打擾了。」

紀言錯愕,這女人就這麼放棄了?他還以為她起碼還要纏着他十天半個月不問出個所以然絕不罷休。

他點了點頭,示意她離開,自己還有工作。

陳月柔識趣地就退出了書房,為了不再胡思亂想,她跑到一樓偏廳的影音室看電影。她以前沒事就愛看電影,尤其愛科幻奇幻之類題材的。她發現她中間空白的五年出了好多經典的科幻電影,例如《2012》、《金剛狼》、《鋼鐵俠2》、《異星戰場》等等。

她看到喜歡的鋼鐵俠出第二部第三部,激動得馬上點開觀看,看完電影已經後半夜了,整個屋子都陷入黑暗。陳月柔還沉浸在剛剛鋼鐵俠的劇情情緒里,回到房間她看到床頭的銀行卡,突然嘿嘿一笑,然後捧着手機看了一晚,直到天都快泛白才抱着手機睡着。

紀言習慣早起,每天生活非常規律,每天七點就起床,八點出門去公司。早上起來下樓吃早點的時候,看到陳月柔的位置一直空着,人也不見下來。該不會是昨晚說了這傢伙幾句今天賭氣絕食了吧。

他吃完,吩咐阿姨「等下玥玥下來了就給她重做一份,看着她吃完。」

「好的先生。」阿姨將紀言吃完的碗筷收進廚房洗好,然後開始吃自己的那份早餐。

紀言走到二樓,看到陳月柔的房門依然緊閉着,想起昨晚自己對她的態度確實不好,不免有些擔心這女人。於是取了房門鑰匙打開門進了去。

但是房間里安安靜靜的,什麼動靜都沒有,沒有他想像的陳月柔要死要活哭的梨花帶雨的樣子。她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被子還被她踢到了地上。

紀言愣住了。這女人怎麼和她想像的有點不一樣,她不是應該會因為自己的冷漠和對家人的思念吃不好睡不好嗎?昨晚明明就不吃飯啊,怎麼睡覺還能睡得跟只豬一樣。他對眼前這個女人越來越好奇,她真的和他想像中的模樣差好遠,和當年那個站在後台拉小提琴的女孩子真的是一個人嗎?可能是因為他一個理科生直男癌,覺得陳月柔這種女孩子都應該是柔柔弱弱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依賴別人的樣子,這種才是男人心目中的白月光吧。

紀言把空調被撿起來給陳月柔蓋上,熟睡的陳月柔翻了個身直接又把被子壓在身下,睡衣在翻身過程中被扯了上去,露出了她的小蠻腰。

紀言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馬上關門離開房間。

他每天習慣自己開車去公司,然後再從車庫裡的專用的電梯刷卡直接上到樓頂辦公室。

電梯門正要關上的時候,門又再次被打開了,「等一下!」一個冒冒失失的小女孩卻沖了進來。

女孩背着一個雙肩包,穿着白T-shit和牛仔裙,穿着匡威的帆布鞋,儼然一副學生的樣子。

「早呀!」女孩轉過頭給紀言打招呼「我是今天新來報到的實習生,我在6樓研發部哦!你是幾樓呀。」女孩看了看電梯按鈕發現除了六樓沒有其他樓層的按鍵燈亮着,於是套近乎地問「哥哥也是6樓的嗎?好巧哦!」

紀言沒看她,抬手看了一眼手錶。這是他的專用電梯,其他人上班時間只能用旁邊的普通電梯不能用這部專用電梯的,這個實習生的主管可能是沒跟她交代清楚,他上樓都是刷卡的,用不着按樓層。

女孩見紀言不搭理她心裏有點不開心,但是衝著紀言這張臉又不放棄地追問「哥哥我叫吳安,你叫我安安就好啦,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呀?」

紀言依舊不回答。

瞬間電梯就到了六層。吳安率先走了出去,她本以為紀言會一起出來她已經想好了要說些什麼話再搭訕兩句,結果她回頭看到紀言在電梯里一動不動。

她正想問「哥哥你…….」電梯就關上了門。她剩下的半句你不出來嗎硬生生被擋在了電梯外。

吳安看着緊閉的電梯門,嘴角揚起了笑容,這冰山帥哥有點意思。

——

陳月柔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她頂着一頭亂鬨哄的頭髮從床上爬起來。想起自己昨晚沒有洗澡,她打着哈欠拿着衣服去衛生間洗漱。

剛洗完擦着頭出來,電話就響了起來。是快遞到了!現在的快遞都這麼有效率的嗎?這麼快就到了。陳月柔興奮地扔下手機下樓去開門。

簽收好快遞後陳月柔迫不及待就在客廳里拆了起來。快遞盒裡又拆出一個黑色盒子,上面是鋼鐵俠的logo。打開盒子裏面是一個鋼鐵俠的電動頭盔。

「我靠!太帥了吧!」陳月柔迫不及待就把頭盔往頭上套,絲毫沒留意頭盔只有僅剩的一點點電量。

她戴上頭盔後立馬跑到房間衣帽間對着鏡子左右不停地照着。嘴裏還一直不停地念叨着好帥啊好帥啊。絲毫沒留意到她的鋼鐵俠頭盔發出一聲「滴~」的低電量警告。

突然陳月柔衣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她聽到電話鈴聲準備把頭盔取下來,卻發現頭盔開關的按鈕沒有任何反應。她心裏大叫不好,該不會是沒電了!她又用力按了兩次,還是毫無反應。然後她準備強行摘頭盔,結果發現好像有點卡住了。

陳月柔此刻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手機還是不停地響着。陳月柔只好隔着頭盔按了擴音器接電話。

電話那頭是紀言。

「給你十分鐘馬上起床,收拾乾淨到公司來開會。陳助在門口等你接你過來。」

陳月柔還沒反應過來,紀言就掛斷了電話。

啥玩意兒??!十分鐘!??那她這頭盔怎麼辦!!?這十分鐘是夠她給頭盔充電還是換衣服?沒事開什麼會啊!關她什麼事啊!

陳月柔沉思了兩秒,立馬衝下樓去找快遞盒裡的充電器。然而她卻發現盒子里根本沒有充電線,自己太過於興奮也還沒來得及看說明書,戴着頭盔也看不見,這難道是裝電池的?

她急得大喊「阿姨!阿姨!!」

阿姨正在三樓打掃衛生,聽到陳月柔喊她,連忙跑了下來看到戴着紅色頭盔的陳月柔,愣了一下然後馬上問道「怎麼啦怎麼啦?小姐?」

「阿姨你快幫我看看這個頭盔裝電池的位置在哪,頭盔沒電了我打不開而且我好像又有點卡住了。」陳月柔着急地往沙發上坐。

阿姨接過充電器,又前前後後對着頭盔摸索了一遍,整個頭盔線條嚴絲合縫,電池位置隱藏得極好,壓根沒發現裝電池的位置在哪。

陳月柔讓阿姨看說明書,可是說明書都是英文,阿姨根本看不懂。

透過眼睛兩個小洞,陳月柔看到阿姨又急又無奈的樣子,她心裏大叫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這個時候電話又不停地響了起來,陳月柔都不用看就知道是紀言。

她心驚膽戰地接起電話,連句「喂。」都不敢說。

果不其然電話裏面的紀言已經帶着怒火「你到底在幹什麼?陳助已經等了你十幾分鐘,你趕緊給我滾過來!」紀言最恨不守時的人,尤其是會議半個小時以後就要開始,她現在過來都要油門踩到底衝過來才能保證趕得上會議。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會議缺了她不可,紀言也不會這麼大火氣。

陳月柔嚇得連忙衝上樓換衣服。她的鋼鐵俠頭盔取不下來,只能脫掉睡衣找件領口寬的裙子或者襯衣。

在衣櫃里扒拉半天,才找到一條一字肩的紅色連衣裙。她顧不得看自己穿的怎樣,在鞋櫃里掏了一雙平底鞋就沖了出門。

陳助把車停在別墅大門口,看到別墅里突然衝出來一個戴着鋼鐵俠頭盔,紅色連衣裙的女人,他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直到陳月柔拉開副駕駛的門坐進來,陳助才發現自己沒有幻覺,這個女人是陳月柔。他幾乎是強忍着笑,幫陳月柔系好安全帶,然後一路憋着笑往公司趕。他不敢問,也不敢笑出聲。

陳助把車開到公司大樓一樓時,紀言的電話正好打了過來,他邊下車邊接起電話「紀總,人到了,只是……..」

「別給我只是,趕緊把人帶上來!」

「……好的。」陳助見紀言現在情緒不穩定,不敢再多說,掛了電話把車鑰匙給保安隊長把車停好,就領着陳月柔去了頂樓會議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