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醒來後,我和自己成了閨蜜
醒來後,我和自己成了閨蜜 連載中

醒來後,我和自己成了閨蜜

來源:google 作者:南方的咸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冰 吳悠 現代言情

吳悠醒來後,發現自己衣櫃可以穿越於是她穿了過去,和小時候的自己—吳冰成了閨蜜吳悠投喂吳冰,自己的身體也越來越健康;吳悠和吳冰父母做生意,自己也得到獎勵:好幾處房地產後面,吳悠發現,在自己的不斷穿越中,身邊的人生活條件越來越好有一天,吳悠懷孕了,去世多年的母親給她打來電話…展開

《醒來後,我和自己成了閨蜜》章節試讀:

「我又看到她在向我求救了。」閉上眼,吳冰又看到了那雙眼睛,流着紅色的淚,淚水淌過那顆紅痣,形成一個漢字。吳冰沒敢和小夥伴說,她不認得那個字,那雙眼睛很像自己。

旁邊的一個小女孩用額頭碰了碰吳冰,「冰冰,你發燒還沒好呢。趕緊回去吧,讓阿姨幫你擦酒精,再捂個被子,很快就退燒了。上次我媽媽也這樣做,當時我感覺我瘦了好多斤,餓得可以吃下一頭豬。」小女孩還用手比劃,哼,那大小就像小豬仔。

沒人信我,吳冰嘆氣,耷拉着腦袋被小女孩拉走。

「沒人信我。」

「沒人信我。」

「沒人信我。」

墨綠的粘液吸附在石板,升騰而起的青煙發出「呲呲」的響聲。粘液彈起,被收吸入鱷魚狀的大嘴,兩顆燈籠眼射出紅光,劃開滾騰的雲霧。「唰唰」,燈籠眼往聲響方向掃去,有個黑影在蠕動,再幾米就能翻到牆的另一邊。

鱷魚大嘴彈出一根細繩狀舌頭,捲起黑影生物往上空拋出。月光慘白,黑影露出一張臉,黑淵似的雙眼滲出血淚,淌過兩眉之間的紅痣,織結成一個奇怪的字體。「咚」,黑影掉落牆的隔壁,那是鱷魚大嘴過不了的結界。

「咚」,吳悠摸着頭上的大包,回想着夢中一閃而過的鱷魚。

又是這個夢,吳悠嘆了口氣。她每晚都要在夢裡上演生死時速,被各種奇形怪狀的怪物追殺,最後被釘死在冰涼的街道上。感受到腳底傳來的冰涼,吳悠這才發現,自己翻滾到了地板上,床邊的衣櫃被自己撞開了個口子,發出呼呼的聲響。

咯吱~!

房門發出刺耳的聲音,一個瘦高男人推開房門,看到坐在地上的吳愁,驚呼一聲,匆忙上前。

「小悠,睡覺咋掉到地上了。」瘦高男子將吳愁拉了起來,「額頭又長包了。」

瘦高男子是吳悠配偶,賴賢善。

「賴賴,我沒事。做了個噩夢,夢裡我正在奧特曼打小怪獸。」這夢像真的,吳悠感到自己的五臟六腑被震到移位,肋骨處隱隱發痛。

賴賢善細長的手指撫過小悠腫起的額頭,微微嘆氣,這兩個月以來的第四十九個包。自清明節過後,噩夢就像長了眼的無賴,夜夜扒着吳悠吸血。

「嘶嘶」,吳悠眯起一隻眼,按着額頭感嘆,「說來也奇怪,這個包到中午就消腫,否則,我日日添新傷,過了七七四十九天我就成了如…」

「別瞎扯,」不等吳悠說出佛祖名諱,賴賢善出口打斷。那四個字在吳悠嘴裏滾了幾圈,只吐出一個,其餘的三個字被吳悠吞咽下肚。

吳悠和賴賢善注意到有一小股龍捲風從破口子的衣櫃漏出,颳起窗帘,鑽出窗戶,消散於天地之間。

「咚咚咚」,衣櫃里傳來一陣敲門聲。聲波的震蕩刺激到空氣中的無名小分子,衣櫃外的兩人血液瞬間湧上頭部,滿臉通紅,彷彿下一刻有東西會爆血而出。

「夢裡的姐姐說她住在這裡,叫我今天來敲門,怎麼沒人?」緊隨敲門聲後,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的聲音回蕩在衣櫃裏面。而兩人的臉色已經發紫,手腳動彈不得。

「小冰,我就知道你又跑過來這邊了。這屋子荒廢好久了。我們去那邊的榕樹下翻花繩,我昨天學了個新花樣,今天鐵定贏你。」另外一個女童的說話聲插了進來,一陣窸窸窣窣後,兩人的聲音消失在衣櫃。

空氣中的小分子安靜了下來,劫後餘生的兩人從彼此之間的眼裡看出了疑惑。

「那個聲音有點熟悉,在夢裡聽到過。」額頭上的疼痛讓吳悠迅速回想起夢裡發生的故事。除了日常被怪物追殺,吳悠在夢結束的前一秒總能聽到一個小女孩在呼喚,「姐姐,我會找到你的。」

「顯然這已經不能用科學來解釋了。」賴賢善扶了扶滑下的黑框眼鏡,細長的眼睛眯成一條縫,「敢不敢去探探情況?」這事情怪得很,吳悠已經做了四十九天的夢,回回被怪物追殺。況且四十九這個數字也有點邪乎。

「那我準備點東西,希望那邊不要讓我們失望。」吳悠麻利地打開書包,身邊看得到的東西都往裡塞。

賴賢善擦了無形的汗,把吳悠手中的書包接過來,把裏面的東西全部倒出來,挑揀了一些實用性較強的物品,「我們不是去旅遊,東西帶得太多,會影響我們的行動,這本書就沒必要帶了。」賴賢善在書包里發現一本<民間風物>。

「失誤失誤,那這個總可以帶過去吧。」吳悠手裡露出一個蓮花狀的念經機,「帶上這個有安全感。」吳悠又掐了個手勢,嘴巴念念有詞。

幾分鐘過後,吳悠和賴賢善各自背了背包站在衣櫃前,「一起進。」

推開衣櫃,空間里似乎有一股被撕裂的聲音。裏面黑黝黝的,像個深淵,兩人的腳剛碰到衣櫃踏板,立即消失在白光中。一股小龍捲從深淵中襲來,衣櫃門緩慢關上,窗帘緩緩晃動。

吳悠和賴賢善踏上一座望不到盡頭的水晶橋,水晶每隔幾步就有一個特殊的符號,橋兩邊星星點點,月亮墜落在星河裡。來時的衣櫃已經消失,兩人小心翼翼地挪動着腳步,耳邊不時有小的太空粒子耳邊擦過。

「走那邊,」吳悠發現三步遠的地方有一個熟悉的符號,似乎在誘惑她。

「我走前面。」賴賢善把吳悠拉到身後,兩人的腳踏聲在虛空中回蕩。

「歡迎來到 九零年代,我的孩子。」

機械聲音消失後,水晶橋不見了。此時,吳悠和賴賢善站在一個五平米大小的房間里,房間里簡單地擺放了幾個空閑的陳列櫃,柜子兩旁各有一個門。右邊的門材質和家裡的衣櫃一樣,都是乳白色的三合板。吳悠推了一下,門開了,門外是家裡的布景,窗帘呈一個曲線幅度鑲嵌在半空不動。

「怎麼不動了。」吳悠趁賴賢善不注意,走出衣櫃,外面的窗帘又隨風飄動。

「小悠。」賴賢善仔細觀察房間的環境後,發現吳悠跑到了門外。吳悠走進衣櫃,門外又變成靜止狀態。

另外一扇門,由整片的木材做制而成,門上布滿了歲月的痕迹,散發著黃色的光輝。賴賢善抽出門栓,「咚咚咚」的敲門聲又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