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空夜行
星空夜行 連載中

星空夜行

來源:google 作者:像一陣風而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像一陣風而來 奇幻玄幻 許輕舟

在樹形石流行的年代,憑藉著超強體術天賦許輕舟,在一次樹形石武鬥大賽決鬥中慘遭失敗,許輕舟自信心潰敗,跌落人生谷底的他,頹廢且逐漸擺爛,無法獲得樹形石能力的許輕舟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得知行星NH69上有能讓人獲得樹形石的辦法.,沮喪的他再激勵下,重新激起鬥志.....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枯木有且能逢春,我許輕舟絕不認輸!!!!展開

《星空夜行》章節試讀:

已經過了許多年,後面的字跡也因為墨水的問題看不清了。

有些可惜。

往地下翻了翻,瑞希翻到了一張打滿了在地圖上重點標記的紙張。

瑞希發現上面標的點大致與刻在自己項鏈里蘊藏石的紋路一樣。

唯一不同的就只有一處地方。

終點。

這讓瑞希不禁心生疑慮,又回想起十年前禁令頒佈後,爸爸和爺爺正好把項鏈給自己。

把蘊藏石的秘密都告訴了自己。

後面又離開地球,去了外星。

那段時間爸爸和爺爺到底都去了哪裡?

瑞希思來想去,一直揣摩,還是得不到答案。

不管了,瑞希拿起這張地圖收了起來。

一樓除了那本日記和一些廢稿,以及這張打滿重點標記的地圖,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看的了。

瑞希又來到了二樓。

只有一架用布蓋住的天文望遠鏡。

好久沒有用這個東西看星空了,瑞希簡單地用手袖擦了擦鏡片開始觀望了起來。

一個外表顏色火紅的星球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不知道叫什麼名字,轉動天文望遠鏡一看其旁邊有着一顆整體雪白的星球,星球中間有一黑點,像眼珠子。

再往其他的地方轉動,就只有星星了。

瑞希在四處觀望,可惜已經這瞭望塔已經沒有什麼有用的信息了。

「村長爺爺請問這裡怎麼可以回去?」瑞希禮貌地問道。

「就在你掉落下來附近的地方,那有個洞口就是出口。」諾伊回答道。

「嗯,讓諾伊帶你去吧。」村長答道。

瑞希跟着諾伊一起,到了洞口。

「走出這個地方,就是暴風雪之眼,你就可以出去了。」諾伊打圈回答道。

「那麼再見啦!諾伊。」瑞希揮了揮手。

向諾伊告了別。

「再見。」諾伊似乎有些不舍。

瑞希走進洞里,一股風壓襲來。

再往前走,自己陷入一股旋風之中,正在不停地向上。

不一會兒。

「魏輕舟!!」瑞希漂浮在懸崖邊上的半空中,看着正在與三足金鳥打鬥的魏輕舟喊道。

「救命呀!」瑞希一副快要摔下來的樣子。

瑞希?

持着七星槍的魏輕舟注意到了瑞希,不過看樣子瑞希要摔下來了。

魏輕舟一躍,穩穩地接住了瑞希。

「你到底去哪裡了?」魏輕舟頂着滿頭的白雪看着懷中的瑞希問道。

「我….」瑞希支支吾吾,眼神躲閃。

一看到魏輕舟,就想到那件事情。

還沒等到瑞希開口說完,一道道白光射來。

是之前窮追不捨的三足鳥。

雖然說殺了不少,但還有幾隻。

「有事回去再說吧,眼前是先解決這些煩人的鳥。」

魏輕舟輕輕地把放瑞希一旁。

右手猛地一抬手。

湛金七星槍以螺旋狀態飛快地速度飛出去。

撲通。

一槍三鳥,遠處的三隻三足鳥同時被七星槍貫穿倒地,連成一排。

晃過神,魏輕舟從屍首中拔出七星槍,一記橫掃,剩下的幾隻鳥也死在了魏輕舟槍下。

「終於結束了,我們回去吧。」魏輕舟回頭對着瑞希說道。

「好。」瑞希跟在魏輕舟的身後。

回到NU77,瑞希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魏輕舟。

並把那本日記帶給了魏輕舟,估摸着是魏輕舟的父親魏青寫的。

裏面還有些七星槍的招式。

放在瞭望塔積灰,不如拿回來給有用之人。

瑞希就隨手拿回來了。

「多謝。」魏輕舟接過日記,便立馬回房間研究起來。

這小子還是個武痴。

瑞希抱怨道,自己可是經歷生死,進去暴風雪之眼,這傢伙就說個謝謝就沒啦?

算了,先看看行程。

甲坦星。

NU77:【下一站,甲坦星,預計時間十五天。】

甲坦星大峽谷。

瑞希和魏輕舟兩人合計着去備點食物和能量液體。

飛船上的食物已經不夠,航行所需要的燃料也快沒了。

「瑞希,你走那麼快。」魏輕舟跟在瑞希後面道。

瑞希一臉氣呼呼地樣子:「我不要你管,我想自己逛逛。」

這十五天除了吃飯,魏輕舟就在房間練習七星槍的招式。

瑞希想跟魏輕舟聊聊天,魏輕舟連理都不理直接整天盯着那本日記看。

眼裡還有沒有自己這個老闆了?

「瑞希姐,別生氣嘛,我這不是為了變得更強來保護你嗎?」魏輕舟道歉道。

「哼。」瑞希還是很窩火。

「這件事情是我錯了,對不起,我們先去買菜好不好?」魏輕舟擺出一副求饒的樣子。

就在魏輕舟還在哄瑞希時。

砰!

一聲槍聲響起。

「啊!」一顆子彈打中了瑞希的肩膀,瑞希痛苦地喊道。

血液不停地從嬌嫩的肩膀流出。

砰!

又一發子彈,瑞希的腿中彈。

瑞希半跪在地上 。

子彈發出的餘音,回蕩在峽谷當中。

有人襲擊。

「到底是誰在那鬼鬼祟祟的?!」魏輕舟怒斥道。

瑞希中彈的地方開始稀釋,就如液體一般開始融化。

「把命留下。」聲音回蕩在峽谷中。

翻譯器傳來,好像是位女性的聲音。

聽音辨位。

魏輕舟沉住氣,全力一扔,七星槍就像火箭般飛竄。

轟!

一大塊岩石被魏輕舟擊落。

長着一對獸耳的女人落了來,微帶小麥的膚色看起來顯得那麼健康,烏黑的頭髮如同瀑布般披在肩上,魔鬼身材。

「我不殺無名之輩。」魏輕舟手一揮,七星槍回到了手中。

「賞金獵人。」四個字從女人口中說出。

「這一億誰不想要呢?你說是吧地球小鬼頭?」女人將通緝令的海報扔出去。

一眨眼,海報瞬間成了碎片。

看樣子眼前的女人。

女人轉動手中的左輪手槍,朝着魏輕舟射擊。

好在魏輕舟也不是吃素的,急忙躲閃。

女人再一次扣動扳機,子彈從槍口裡飛速射出。

呯呯呯。

子彈和湛金七星槍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

連扎、上挑。

魏輕舟接連不斷地舞動着七星槍。

和女人打得有來有回。

只見女人手一松,槍落下。

女人一記橫踢,握着七星槍的魏輕舟接連後退幾步。

接住手槍。

「嘗嘗我這一槍的味道吧!」子彈如之前一般從槍**出。

咦,居然射偏了?

「呃….」躲閃後的魏輕舟中了一發子彈。

左臂直流血液。

手臂也開始像瑞希那樣融化變成液體。

沒想到子彈還會拐彎,魏輕舟有些大意了。

不是所有人都像三足鳥這些野怪毫無心機。

自己還是太年輕,對外想得太簡單了。

女人切換腿上預備使用的彈夾。

對着天空射擊,只見女人向後跳躍。

魏輕舟一愣,天上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掉下來。

子彈猶如雨點打下來。

不行。

已然是來不及躲避了。

魏輕舟右手持槍轉動,快速舞動的槍身像一個圓似的。

魏輕舟極力擋住了女人的攻擊。

彈雨越來越大,彷彿是真的雨水落下那般。

砰。

又是一槍,魏輕舟的左腿中彈。

血液開始慢慢流着。

開始流膿,融化。

糟糕。魏輕舟心裏不禁捏了一把汗。

看樣子傷口變成這樣眼前這個賞金獵人樹形石能力就是這個了。

「只會打冷槍的膽小鬼。」魏輕舟突然冷呵呵笑道。

「什麼?」女人不解道。

「戰場嘛,不是你陰險就是我陰險。」女人站在原地辯解道。

「你死到臨頭了。」魏輕舟看上女人的頭頂。

女人一望,頭頂什麼也沒有。

忽的。

魏輕舟調動全身的力氣,對着女人的頭部來了一肘擊。

喀嚓。

女人頭骨微微裂開

該死,沒想到堂堂的賞金獵人被耍了。

嗯…動不了?

腳底被凍住了。

魏輕舟藉機,發動猛勢,拳拳生風。

快到看不清。

女人被打得鼻青臉腫。

砰。

又是一槍。

這一槍打在了魏輕舟胸膛。

看着魏輕舟跪下。

痛苦的模樣。

「你叫什…什麼名字。」魏輕舟嘴裏直吐血。

「哈哈哈哈。」女人大笑道。

「我叫傑爾娜….獵物就要有獵物的樣子,我最喜歡不動的獵物了。」女人似乎有些得意。

魏輕舟已經動彈不得,快要奄奄一息。

女人準備舉起手就是一槍。

給魏輕舟最後一擊。

可惜啊。

千算不如萬算。

呲溜。

女人的手瞬間結冰。

什麼?!

女人愕然。

「當老娘死了是吧?」瑞希破口大罵。

反正一換一不虧,魏輕舟看來是死定了。

「你是不是覺得我也已經死了。」魏輕舟緩緩起身。

魏輕舟將心臟部位已經挪到另一邊了。

傑爾娜絕對想不到魏輕舟會這種東西。

移動內臟?

「傑爾娜是吧?賞金獵人是吧?」

「不…不我不可能失手的…..我可是神槍手。」傑爾娜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失手了。

「小爺我說過不殺無名之輩。」

「給我死!」魏輕舟手往後縮,停頓了幾秒,一拳。

彷彿凝聚了極大的力量,傑爾娜橫飛幾十米。

魏輕舟和瑞希融化的傷口漸漸消失了,傑爾娜死後,樹形石能力隨之消失了。

「保鏢,我累了!背我去集市。」瑞希傲嬌地蹲在地上說道。

「不要。」魏輕舟回絕。

「加工資。」

「好嘞,瑞希姐!」魏輕舟動作十分利索地背着瑞希。

「出發,甲坦星集市!」瑞希高興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