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蕭容予喬念嬋
蕭容予喬念嬋 連載中

蕭容予喬念嬋

來源:外網 作者:我的夫君他來自地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的夫君他來自地府 都市言情

我從小命硬,克夫克子,還被父親拿去抵欠下的陰債。成年後,他找上門要履行當年的契約。從那之後,母親瀕死,父親失蹤,朋友一個接一個地出事,身邊圍繞着邪魅鬼祟。那個夜夜糾纏我的男人輕笑:「嬋兒,你逃不掉的。」十里紅妝,百鬼抬轎,地府里的那位大人要娶妻了。親愛的閻王大人,你等了我千年,我怎麼會逃呢?展開

《蕭容予喬念嬋》章節試讀:

那人臉一閃而過,我嚇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逃跑的念頭在心裏百轉千回,最終,我還是沒有勇氣,乾脆死心地閉上了眼睛。
身上的被子似乎被掀開,有一股涼風灌了進來,我打了個冷戰。
「他」沒有下一步的動作,只是把被子推到一旁,我的身子露在外面,不知道是怕的還是冷的,瑟瑟發抖。
儘管閉着眼,我也能感受到一道犀利的視線鎖定着我,我聽見他滿意的喟嘆:「表現不錯。」
我又羞又怕,緊咬着牙關打顫。
但沒想到的是,他反倒很溫柔,什麼也沒有做。
可即便如此,我也沒有辦法不害怕他,我一想到他的身份,就沒有辦法給出回應。
強烈的害怕讓我忍不住睜開眼,扒着床沿乾嘔起來。
我的反應明顯惹怒了「他」,強風颳起床上的紅紗,我感覺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也變地困難起來。
我用力想把他的手扯下來,但只能是在自己的脖子上抓出一道道血痕。
就在我感覺快要窒息的時候,他終於撒開手。
我跌倒在床邊,更劇烈地咳嗽和乾嘔着,眼淚鼻涕橫流。
他的聲音帶着憤怒:「喬念嬋,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嗎?你娘的命,你不要了是不是?」
他的話提醒了我,我媽已經被醫院宣布死亡了,我現在能指望的只有他了,如果惹怒了他,媽媽就徹底沒救了。
我望着聲音的方向,跪在床邊:「對不起,我不會再這樣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一定好好伺候侍奉你。」
他反問我:「當真?」
我拚命點頭。
「好,那本座就再給你一次機會。」
話落,藉著珠光,我看到地上有一處空氣慢慢地流動起來,慢慢顯現出一個高大男人的模樣。
烏黑的長髮無風自動,髮根由一個紫色的雲簪高高地豎起來,再往下是我剛才驚鴻一瞥的那張臉。
臉色是常年不見陽光極不健康的白皙,眉毛輕輕皺着,深邃的眼窩下有一團烏青的投影,但絲毫不影響他的俊美。
墨玉一樣的眸子像是蒙了一層白霧的深潭,看不到底。
配上微抿的薄唇,是我見過最絕美又不失硬氣的臉。
他的臉,就像是上帝精心雕刻出來的,沒有一絲差錯。
接着出現的是他身上大紅色的袍子,跟我那天穿的嫁衣是同款。
除了他身上那股能把人凍傷的死氣,以及正常人不可能有的慘白的臉色,說是淘寶的古風模特也不為過。
我想像中的他是個窮凶極惡的惡鬼,眼前這幅皮相,竟然讓我在心裏鬆了口氣。
可無論他多帥,都是個強了我的混蛋!
而且看他的裝束,至少五百年以上。我爸到底是怎麼招惹上這麼厲害的一個角色的?
他勾了勾嘴角向我走來,大紅色的衣袍和屋子裡的紅紗一起飄揚着,詭異卻又絕美。
他停在我的床邊,抬手就捏住了我的下巴.
陰冷的感覺瞬間順着他的手侵入我的身體,我抖得像篩糠一樣。
「不是要好好侍奉本座?」
我下意識地想要反抗,但想到已經被送入太平間的我媽,還是忍住了,一動也不敢動。
他殘忍地笑道:「怎麼?不想救你媽媽了?」
我咬咬唇,只好忍着羞愧和害怕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好涼,冰地我手心發疼。
我順着他的手摸向了他的衣袍,繁複的衣衫一層又一層,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系住的衣帶。
食指輕輕一扯,他的外衣就鬆開了。
他倚在窗邊靜靜看着我的動作,嘴角掛着戲弄獵物的嘲諷。
羞辱幾乎讓我把嘴唇咬破,但還是強忍着膝行了幾步靠近他,去脫下一件。
以前的十八年除了宋清凈,我連男人的手都沒牽過啊!
現在卻赤條條地去扒他的衣服,還要把自己像個物件一樣送到他手上。
我無聲地流着淚,脫掉了他的兩層衣衫。
只剩下一層白色的裡衣時。
他突然抓住了我顫抖的手,戲弄地摸着我冰涼的指尖:「嬋嬋,別搞得像本座強迫你一樣。本座最不喜歡強人所難了。」
他這話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
嘴上說著不喜歡強人所難,可之前的兩次,哪次是在我意識清醒的時候經過我的同意的?
我哆嗦着抱住他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的嘴唇。
我生硬地親吻着他冰涼的嘴唇,感覺我像在親一個冰箱。
太冷了,而且那股寒氣隨着我的嘴巴進入了我的身體里,我控制不住地發著抖。
他的手撫摸着我的後背,輕笑道:「就這麼怕本座?」
我的嘴唇移到他的耳朵上,回答:「不是,是有點冷。」
他掐着我的後勃頸把我拉開,視線跟我相對時眼睛也帶着笑意,彎彎的:「怪本座疏忽了,你這身子本就陰,承受不住是正常的。把這個吃了。」
說著,他從懷裡掏出一枚黑色的丹藥,然後也不禁過我同意,直接塞進了我的嘴裏。
我不知道他給我吃的什麼,掙扎着要吐,他用力敲了敲我的後脖子,我被迫着咽了下去。
我驚恐地瞪着他:「你給我吃的什麼?」
他鬆開手,整理了下自己因為我掙扎而亂掉的長髮:「當然比那半吊子的臭道士給你的東西好!」
臭道士說的應該是宋清凈,他還記恨着宋清凈幫我的事情。
那藥丸我吃下之後,好像確實沒那麼冷了,心口有一股暖暖的氣息,緩慢地流向全身,很舒服,的確是好東西。
我猶豫着要不要說聲謝謝。可想到他給我吃這個也是為了讓我更好地伺候他,就忍住了。
他伸出手,眼神色氣地掃了我一眼:「繼續。」
我像個提線木偶一樣再次湊上去,親吻着他的臉,脖子和肩膀。
耳邊,他輕聲嗤笑:「瞧着你也不像是沒有經驗的樣子。怎麼還這麼害羞?」
忍着,忍着!我打不過他。
吻到他胸口的時候,他突然就把我撲倒在床上,我掙扎不及,差點磕到了後腦勺。
他懲罰似的用力咬住我的下巴:「本座等不及了!」

《蕭容予喬念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