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嬌包穿到八十年代成了團寵錦鯉
小嬌包穿到八十年代成了團寵錦鯉 連載中

小嬌包穿到八十年代成了團寵錦鯉

來源:google 作者:海月水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柯 現代言情 許心蘭

孤兒院出生的許心蘭在生日前夕竟被巨額彩票砸中,就當她準備買房養老週遊世界之時卻發現身帶空間重回80年代,在這裡她受到了原世界從未體驗過的親友溫情,備受寵愛的她利用空間囤貨爆倉、打臉無數,帶着親友發家致富報效祖國,就連工程院從不近女色的南柯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展開

《小嬌包穿到八十年代成了團寵錦鯉》章節試讀:

熙熙攘攘的聲音逐漸接近房門,許心蘭帶着幾個孩子也迎了出去,看着外面一張張激動的臉,許心蘭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

「大哥,大嫂,你們回來啦?娘,你才醒怎麼不多躺躺?」許心蘭上去就抱着她娘的手,也跟其他人打了招呼。

大家看着能跑能跳的許心蘭激動的眼眶都紅了,最後還是大嫂朱美鳳笑着說:「娘,你在這裡陪着心蘭,我去給奶打個下手,今天晚上可要好好慶祝。」

許家現在還沒有分家,人口眾多。除了在上學的許三哥和小堂弟不在,其他人都齊活了。晚飯分了兩桌,許心蘭和幾個長輩坐了一桌,哥哥嫂子們和幾個小娃娃坐了一桌。

桌上大碗里裝的是稍稍粘稠的紅薯稀飯,許心蘭知道這已經算是不錯的了。許家平常吃的多的是湯湯水水清淡的可以照出人像來的米湯配野菜。桌上還有一碟粗糧餅子,看着就乾巴乾巴的。旁邊是一些小鹹菜。

許奶奶率先拿起大勺,開始分飯。先把許心蘭的粥飯添了出來,大部分的米粒,和甘甜的紅薯,配上一小筷子鹹菜。

許心蘭知道這就是**裸的偏愛,但是她不能坦然的接受,她看着家裡人碗里的稀稀疏疏的米粒,和那個嘎啦嗓子的粗糧餅,垂下了眸子。

現在多說無益,她大病初癒,家裡人也不會允許她將碗里的粥飯分給別人,而且雖然她碗里的粥略微濃稠,但是對比家裡這麼多人來說,也是杯水車薪。

她自然是要搞錢的,不如首先就拿李英開刀。許心蘭眼裡閃過一抹厲色。

大傢伙吃完了飯,兩個嫂子和二嬸手腳麻利的就將碗撿到了灶台,平常許母自然是要幹活的,今天她才從昏迷中醒來,二嬸就爽快的接過了妯娌的活計,讓她也多看看女兒。

這個時候人們也沒有什麼娛樂活動,孩子們更是早早就睡下。等孩子們都休息了以後許心蘭看着堂屋的眾人,「爺奶,爸媽,二叔,二嬸,哥哥,我是被人推下河裡的。」

一句話語,激起千層浪。「什麼!誰動我家乖寶!」林奶首先就站了起來,許爺爺也是大掌一把拍在桌上。

二哥許安定十五歲便早早入伍當兵,現在正在休假回家探親。也是他下河撈上了許心蘭。此刻,他大拳緊握,站起身來就要抄傢伙。

許心蘭趕忙安撫,這個當兵的二哥可不能衝動,他幾拳頭打下去,人家一個女孩子還能好?李英好不好不關她的事,但是她二哥前途正好,可不能出問題。

李英的那個爹李貴最是好面子,王林香之前一直生不下兒子,他們在村裡也一直抬不起頭。有了想法以後,許心蘭也沒有細說,只說第二天要去討回公道,全家自然是要跟着的。

第二天,除了家裡幾個小孩子,其他人都哄哄蕩蕩的拿着傢伙出發,到了地方後就毫不客氣踹開了李家的門。

破爛的木門轟的一聲倒下了,跟來的村民在旁邊指指點點的議論着,「這李家是做了什麼事了?全部人來的這麼整齊,他們不會是動許家那個寶貝疙瘩了吧?」

「什麼寶貝疙瘩呀,不就是個傻子嗎?也就他們當個寶貝。」「快看快看,王林香那個潑辣娘們出來了。」

「這天殺的是誰動了老娘家的門?」王林香氣勢沖沖的走出來,一看這麼多人,猛地慫了一下,在看着村裡人看熱鬧的眼神,她坐下來就開始拍大腿。

「我的天爺啊,這許家帶着這麼多男人來我家鬧事啦!我們一個村子的啊,他上來就摔了我家大門吶,這不賠個五塊錢,這事情是過不去了啊…」

「我呸!王林香你個潑婦,撒潑撒到我這來了!快把你女兒那個豬狗不如的東西找出來,我倒要問問她為什麼要把我家蘭寶推下河!」

眾人一聽這話都傻了,誰不知道許家的那個寶貝疙瘩前兩天落了水?現在竟然被人家找上門來,說是被人害的!殺人可是要吃花生米的呀,村子裏竟然有這樣惡劣的人!

王林香站起來就開始大聲嚷嚷:「你可不能仗着你是長輩就瞎胡咧,我看你是自己家孩子傻就不想別人家孩子好!誰不知道你家孩子是個痴的?這怕是你們年輕的時候做的孽,反到孩子身上了吧?」

「我去你個…」許二嬸上去就是一巴掌,動作爽利極了。許爸和許二叔也進了屋子,將李貴拖了出來摔在了地上。他們不方便打女人,但是可以把她男人教訓一頓啊。

李英這兩天過的很忐忑,但是卻帶着隱秘的激動。聽說許家那小女兒昏迷了很久,怕是要不行了。

李英邊想着邊邁着輕快的腳步背着柴火回到家,終於要死了,死的好!誰要許心蘭總是在她面前顯擺呢?想着藏在屋子裡的幾顆奶糖,李英加快了回家的腳步。

遠遠的便看見她家門外圍了不少人,李英猛然的開始不安起來,這個時候也有人注意到了她,村子裏的嬸子們,拉扯着她在人群中擠出一條道路,硬生生把她塞進了大門,不,她家已經沒有門了。

李英怔愣的看着眼前倒下的破木門和屋子裡發生的混戰。他娘被扯着頭髮,臉頰紅腫。他爹臉紅脖子粗,卻不敵對面兩個大男人。許家那兩個老傢伙正在說著大道理,看似拉架,牽制的卻全是她爹娘。

看着爹娘衣衫不整,臉頰青腫的模樣,李英猛的一股冷意從腳底升起。她強裝鎮定,就要上去扶起爹娘。許家人收了手,就站在李家三人的對面冷眼看着。

「李英,你將我妹妹推下水,今天必須給我們許家一個說法。」

「沒有!我才沒有!」李英眼淚刷的就下來了,她哭哭啼啼的說:「我一天到晚都要幹活,她可是你們家的寶貝,我哪有什麼機會去害她啊。」

村裡人的眼神又變了變,誰不知道李家重男輕女?這李英說的有道理呀。

「你…」大堂哥嘴巴笨,只會臉紅脖子粗。許心蘭卻開口說了話:「你嫉妒我,搶走我的奶糖還推我下河,你敢不敢讓我摸摸你口袋?」

眾人聽見許心蘭說話猛地嘩然,全部驚呆在原地,而就趁着眾人愣住的時候,許心蘭接近李英猛地從她的口袋裡掏出一塊沒有了包裝紙的奶糖。

「誰不知道你家的錢都給你弟弟買肉買衣服?你兩個姐姐就算出嫁了也得養着他,那你這奶糖哪裡來的?莫不是撿來的吧?」

「不可能!我明明藏在了床底!」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話音剛落,李英就意識到壞了,說錯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