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途無情
仙途無情 連載中

仙途無情

來源:google 作者:只有一根腿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只有一根腿毛 奇幻玄幻 顧盼

他是仙家掌門的關門弟子,修鍊了數載的無情劍道,世人皆知他舉世無雙,近似仙人,可誰又知道即便是斬斷了六根與情絲的他,心中卻仍存一縷執念待到錦花開滿歸途之時,願以一劍破萬法!展開

《仙途無情》章節試讀:

顧盼告退師尊后便回到了自己的閣樓里,但他的內心卻久久無法平靜下來,雨夜城三字一直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他彷彿在冥冥之中看到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看不到。他看着掛在閣樓上的那一幅畫,又陷入了沉思中。

「你們聽說了嗎,掌門不知道從哪裡撿回來一個人,聽說要收他為關門弟子,那個人衣衫襤褸的模樣跟個乞丐似的,不知道掌門看上了他哪點。」

「咱們怎麼說也是東域四大仙門,掌門怎麼能收一個乞丐當關門弟子呢,我看啊,收他做弟子還不如收我呢。」

「你算什麼東西,掌門他做事自有他的道理,只是啊也不知道那人有什麼過人之處,你要知道就連我們知天閣公認的大師姐陳清顏都無法拜入掌門門下,要知道她可是大長老的親孫女呢。」

知天閣,東域四大仙門之一,位於一座懸空山上,由於長期被雲遮掩以及該掌門應百曉用天階法寶遮天幕將其籠罩,凡人皆不能視,而修仙之人唯有持本門令牌才可隨意進出。

而知天閣內又被劃分成一殿一閣三峰四堂,一殿為清風殿,是知天閣的主殿,坐落於知天閣的正中心部位,一閣為藏書閣,三峰分別為悟道峰,天機峰,葬劍峰,而四堂分別為外堂,內堂,執法堂,試煉堂。

此時,知天閣內的眾弟子對掌門收徒一事早已議論紛紛,早在應百曉回來之時便傳令下去,要收當日的那人為自己唯一的關門弟子。

主殿上,眾長老齊聚一堂,也對掌門收徒一事討論得沸沸揚揚,特別是那位大長老,他名為陳河,只見他吹鬍子瞪眼,大聲在殿內說道。

「諸位師弟,你們說掌門師兄這也太糊塗了吧,放着我那天縱奇才的孫女不要,要收這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小毛孩,真不知道掌門是怎麼想的。」

「大長老,你也別著急,掌門他應該有自己的想法,或者那小子真有與常人不同的地方,再看看也不遲嘛」

眾長老紛紛勸道。大長老也漸漸冷靜下來,其實他並不是責怪掌門,只是他心中有着些許不平。

明明自己的孫女資質已經很好了,況且自己都是和掌門一百多年的師兄弟了,為何就是不願收自己的孫女為徒,反而要收一個連靈氣都還未修鍊出的普通人為徒呢。

「抱歉,讓諸位等久了」話音剛落,應百曉便出現在了大殿的主位上,「既然諸位長老都來了,那我便長話短說,想必我要收那個孩子為親傳弟子的消息諸位都知道了。」

大長老立馬站起來說道「掌門師兄,此事還得三思啊,那孩子如今沒有一絲靈氣,他的起步就已落下了同齡人不少。

他若是當了師兄的弟子,不說修為要壓過年輕一點的佼佼者,至少你得馬馬虎虎吧,難不成讓另外三大仙門看我等笑話?

並且門中弟子的修為都要比他高,怕是會對其心生不滿,那又該如何服眾?所以我認為此事該從長計議。」

「大長老,要不咱倆打個賭怎麼樣?」應百曉笑眯眯的看着大長老。

大長老嘴角抽了抽,看到應百曉不懷好心盯着自己的樣子,想起了曾經被眼前這個道貌岸然的老賊誆騙得精光的日子,心底有些發怵,「不知怎麼個賭法?」

「很簡單。我們以十年為期,若是顧盼在我座下十年內未達化神,我便將陳清顏收為我的弟子,並將我的補天劍訣傳與她。

若是顧盼達到了化神,嘿嘿,只要大長老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要求就行了,大長老,你意下如何?」

應百曉此話一出,眾人頓時安靜下來,目光不約而同地望向大長老,要知道補天劍訣可是應家唯一一位飛升上界的老祖所流傳下來的天階劍法。

平時無論大長老如何軟磨硬泡,應百曉始終不肯鬆一口氣,看來這一次宗主為了他那弟子也是下足了血本。

大長老被眾人盯着心底有些發毛,本來他自從上個月輸給宗主一顆地階靈果後就發誓再也不和宗主打賭了,但那補天劍訣對他又實在重要。

陳清顏爹娘死得早,他對自己唯一的孫女寶貝得很,那天階劍法對清顏日後的安全也多了一絲保障。

況且一個普通人要修鍊到化神期,若沒有幾十年的苦修以及一定的機遇,斷然是不可能達到的。即便是中域的那些天驕,也從未聽說過有人在十年內從一個毫無靈氣的普通人步入化神。

索性心裏一橫,「師兄,眾長老都在場,你可不許誆騙我,這場賭約我應下來了。」

「既然如此,那這場賭約便定下來了,你到時候輸了可不能怪師兄啊。」

「哼,若是那廝真有本事在十年內入化神,我就是將清顏嫁給他又如何,只怕他沒那本事。」

應百曉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嗎,如果沒有此事就這樣定了。」

長老們面面相覷,大家心裏都清楚,十年內從一個普通人修鍊到化神期的無異於痴人說夢,只是眾人都曾被應百曉戲弄過,知道這老頑童心裏一肚子壞水,不知他這次又賣着什麼葫蘆。

「嘿嘿,今日便讓你們見見這孩子,這樣你們也能明白我為何打算收他為徒了。顧盼,進來拜見諸位長老。」

清風殿門口。

顧盼深吸一口氣,他此刻的模樣與之前衣衫襤褸的模樣判若兩人,只見這少年郎一身白衣似雪,雖為一個男子,卻生得極其好看,隨着清風徐來,衣袂也隨着舞動,氣質非凡。

可美中不足的是他那緊皺的眉頭,他的腦海中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只知道自己名為顧盼,卻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

自從醒過來後他便來到了這,見到了那個說要收他為徒的老人,他記得是這位老者救了他,也知道了他是一位仙人,他只是一個普通人,好像之前也從來沒有和仙人打過交道,心中的疑惑也越來越多。

突然他彷彿聽到有人在喊他名字,那是個女孩子的聲音,他看見那個女孩子在他面前,可是她的臉上彷彿蒙了一層面紗,他想要掀開那面紗時,突然頭上傳來一陣陣劇痛,頓時便昏了過去。

「顧盼,顧盼!」

顧盼緩緩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此刻身處一個陌生的閣樓內,身旁還圍着一圈老者正在看着他,顯得十分手足無措,大概是因為傷剛好,口中發出沙啞的聲音「我...我這是在何處?」

大長老見他醒來,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口中不斷喃喃自語道,「不對啊,這小子為什麼有這麼重的心魔,他根本沒有修鍊出靈氣,不可能會出現心魔啊!」

應百曉看向顧盼:「大長老,你用靈氣探查下他的體內,你就知道我為何收他為我的關門弟子了。」

聽完此話,大長老立刻用抓住顧盼的手腕,分出一縷靈氣,向顧盼的體內涌去,過了許久,大長老蒼老的臉上突然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似是有些不相信,便再用一縷靈氣探查,然後大聲驚道。

「此子竟有無瑕道心!!」而後臉色一黑,想到自己好像又中了應百曉下的套。

眾長老聽到這句話也是大吃一驚,眾人紛紛連忙上前探查,唯有顧盼顯得十分茫然,他顯然還不明白擁有無瑕道心意味着什麼。

「現在想必諸位長老對於我收顧盼為徒一事再也沒有異議了吧?」

眾長老連忙作揖,「恭賀掌門喜得關門弟子。」大長老也是尷尬一笑,「還是掌門師兄慧眼識人,恭喜師兄,恭喜師兄了。」

應百曉笑着眯着眼看着顧盼:「你可願入我仙門,做我的關門弟子。」

「在下對老仙人的救命之恩沒齒難忘,只不過在下現在丟失了一部分記憶,也不知何時才能記起,不知家中是否還有家眷,若我孑然一身,倒也希望陪在仙人身邊做一位弟子侍奉師傅,只怕家中有所牽掛。」

顧盼有些忐忑地看着應百曉,生怕因為自己的拒絕而惹惱眼前的這位老者,面前這老人不僅僅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還是普通人都十分尊重的仙人,自己能得仙人青睞實屬幸運,卻又不得不拒絕。

此話一講,全場安靜了下來,應百曉眯着眼盯着顧盼,片刻後,笑道:「哈哈,此事無妨,你能在這種時刻還顧慮着家中人我很欣慰,也罷,你家在何處,我今日帶你去了卻那些塵間瑣事再回來做我的弟子可好?」

「仙人都這樣說了,顧盼也不敢再不識抬舉,願與仙人一起將塵世間的事了卻再回來侍奉仙人左右,只是我現在失去了記憶,也不知家在何處。」

「你昏迷之時身上有兩件隨身物品,一幅畫卷和一塊令牌,想來那畫卷是你極其重要的東西,雖然你當時昏迷了,卻死死地抱着那捲畫卷,你看看你是否還有些許印象。」

應百曉手一張,一幅畫卷以及一塊身份令牌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