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羨君緣於清
羨君緣於清 連載中

羨君緣於清

來源:google 作者:清凝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羨清緣 誅也

【快穿】雙潔,溫柔系慢熱初次相遇,慕羨君之雙眸,緣由過於清澈——誅也.羨君緣於清魅惑妖王vs恬靜畫家歲月常靜,你可知曉玫瑰的花語——花玫.歲月常靜知玫語陰鬱皇帝vs淡泊丞相盛世王朝,此緣不盡紅塵——何盡塵.盛世少年帝異族女星vs頂流影帝君若幽蘭,欲渡星河無恙——安無恙.攬君入星光欲無恙展開

《羨君緣於清》章節試讀:

蘭神領域

萬妖朝拜,白玉祭台上,淺藍色的繁複法陣白光流轉,血色的花瓣飄轉着,大雪紛紛而落。

月色朦朧中,一枝透明的花帶着淡淡的血色流光懸在祭台**,正被淡藍的火焰侵蝕。

「每年神明都不會現身,我們還拜什麼……」一道輕小的抱怨聲清晰地傳入眾妖耳中,無一妖反駁,正弓着腰的大祭司眸光微閃,將目光落在了祭台上。

寒雪中,兩隻剔透晶瑩的靈蝶掠過,輕輕地落在祭台邊緣處,大祭司眸中亮起了光,立即跪拜在地,激動道:「妖神殿下,您所庇護的妖民忠於您。」

眾妖的心提了起來,皆是低着頭,帶着淡淡的畏縮。

淡雅清幽的蘭香瀰漫,溫柔輕靈的女音由祭台處傳出:「九月神,蘭君子,接受你們的供奉,妖的子民們。」

陣法中,金色的雙眸緩緩睜開,一抹白色的身影映入眸中。

誅也只覺,這火帶着刺骨的寒,淺金色的長睫覆下,遮住了眼眸。

【旁白】這年,被妖族稱為新生之年,這日,被妖族稱為祭神節,妖族獻祭了擁有不純神族血脈的玫瑰花妖,換得了內定神明,蘭君子的庇護與指引,讓本該被天地法則抹去,應當被另一種族替代的妖族,與新生種族鬼族共同生存相處。

繁多的靈蝶互相追逐着,小巧通透的白團浮動在滿地的青色蘭花上,微風拂過,靈蝶散成了微小的藍光,又匯聚成了一隻剔透的小魚在月色中遊動。明澈的月光下,如夢如幻。

月光籠着水面,湖水**竹亭屹立,青色綢帶於竹亭上飄動着,空靈的嗓音浸滿了溫柔:「醒了,可好些了嗎?」

他茫然地眨了眨眸子,遲鈍地回道:「嗯,好,好多了。」聲音很是稚嫩,他愣住了。

對方態度溫和,輕聲問道:「可有名字?」

誅也低垂着長睫,緩緩回道:「誅也,無姓亦無字。」

「梅是四君子之首,迎寒而開,便姓君,字寒,可好?」

誅也淺金色的眸子溢滿了歡喜:「是,君寒謝荷殿下。」

清緣輕輕地應了聲,又道:「此處是我開闢的空間,因有限制,在此無法使用諸力,卻是靈力充沛,君寒也可在此修行。」

邊交代着,邊拉着誅也邁上了亭邊的小舟:「切記此境中,凡是生靈皆不可殺,因此中生靈均是靈體,易遭反噬,君寒可先在雪軒歇下,若有問題可問諸靈。」

諸靈?君寒困惑地抬頭看向清緣,清緣一手輕點了一下空中浮動着的白團,白團散開,又聚成了一隻淡藍的靈蝶,清緣輕聲道:「此境稱蘭靈谷,谷中有書閣和歷練塔,這些小傢伙便是諸靈。」

忽然一個白團落於清緣肩上,蹭了蹭清緣的臉頰,又散成光點飄散,清緣鬆開了牽着誅也的手,輕輕揉了下他的頭,溫聲道:

「有客人來訪,諸靈,帶君寒去雪軒。」

說完折返了原路。

誅也長睫低垂,明澈的靈蝶化出一根透徹的絲綢系住了誅也的手腕,牽引着他。

那個亭子應當是空間的入口,也可能是出口,空間是她所創的,她卻未曾使用過神力或靈力,她應該也是受限制的。

★~

小舟碰到了亭子的台階,清緣邁上亭子,掀開青綠色的綢帶:「怎的跑我這來了?」

氣質清雅的青衣女子抬眸,看了清緣一眼,確定她沒受什麼傷後。

便移開了目光,語氣不滿地嘟囔道:「我想出去,出去揍死他丫的,妖族那群傢伙真是夠卑劣的,恨得我牙痒痒,他們怎麼想的!?我就沒見過他們這種……」(此處省略吐槽幾百字)

居然在子蘭的祭台上獻祭神族血脈,縱使血脈不純,那也是神的後代,這不是坑人么?

清緣眸中蘊着清淺的笑意,與其平坐,倒了一杯茶,推於她,待到她說完,口乾舌燥了後,輕聲道:「我接受了他們這次的供奉。」

墨錦咽下了口中的茶,瞪大了美目。

「他們,他們,蘭神領域為什麼放他們進去!」

已經做好了幫子蘭解決惡果的準備了。心塞(´-ωก`)

上神與神明不可滅殺生靈的靈魂,妖族在蘭神的祭台上搞獻祭,而清緣還沒同蘭神格完全融合,只是上神,而不是神明,又因他們的獻祭,讓清緣背負了眾多靈魂的怨氣,讓本因被刺殺而受的傷雪上加霜,而上神或是神明,若非他們的庇護神,則無法阻止他們獻祭。

清緣輕抿了口茶,輕聲道:「是亡皆有一線生機,而法則給他們的生機便在蘭神領域。」

一位上神只可庇護一個種族,擁有神格的神,才會成為神明,只有神明可庇護多個種族。如今,清緣只有在成年之日,才可成為神明。

清緣原是想待到母族歸來之時,對自己的族人,清靈族提供庇護,但這次他們獻祭的是神,上神不可弒神,若誅也的靈魂散在了清緣的祭台上,清緣便會負上一條惡因。

墨錦沉默了一會兒,無奈道:「妖族的大祭司很是奸詐,子蘭不要被騙到便可。」

清緣應了一聲,低眸看着杯中的茶水。

墨錦又問道:「那神族血脈呢?你把他契約了嗎?」

清緣搖了搖頭,輕聲道:「住下了,待他的能力可以自保了,我便放他離開。」

清緣頓了頓,問道:「他們何時歸來?」

墨錦「啊?」了一聲,又快速反應過來:「清靈族兩千年前便拜了祖先,又全部散離,應當會是三千年後。」

盛極必衰是清靈族的傳承格言,一旦清靈族的繁榮長達一萬年,為了以免族人遇難,便是強者避世,弱者還世,等待五千年,由聖女尋找一個地方,全族重聚。

因此清靈族留下的舊址各地都有,清靈族的族人卻是難以尋到。想成為一個種族的信仰神,不僅需要神的承認,也需要那個種族的承認。

清緣在蘭靈谷待了兩千年了,當年清緣便是恰逢清靈族散去族人時出生,五千歲時被蘭神格選中,昭告所有上神,被一隻純血蘭妖追殺,就正是重選家園之時,為了不為全族招去禍事,並未響應族人的號召,他們便陸續回了舊址,又離開了。

清緣因受了重傷,躲於空間養傷,無法知曉外界之事。

墨錦又因天罰,被禁足三萬年,只得在竹神殿與清緣的蘭靈谷來往,最近常因妖族的獻祭氣得不輕,嚇到不少竹神殿打聽消息的小竹筍。

畢竟誰也沒想到法則給妖族的一線生機在那裡。

【PS:清緣,字子蘭,姓羨。

誅也,字君寒,姓君

墨錦,字汐竹,姓墨。

謝荷,也有謝謝的含義,如宋無名氏《張協狀元》戲文第四齣:「謝荷先生!」此處查於百度。

諸力,自擬的,在本小說中,代表任何力量體系。包括神力,法力,妖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