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仙府
仙府 連載中

仙府

來源:google 作者:青城之戀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劍宗 夏啟 武俠修真

偶然進入修仙界,夏啟本想如夢想般逍遙天地,卻發現自己身具五行混雜的低劣靈根,修鍊緩慢,一生都難有成就!天資低劣,卻偏偏知曉一個連仙人都要眼紅的藏寶之密,還未在修仙界逍遙幾天,便發現步步危機,天下皆敵!一座仙府出現,從此改變夏啟的命運!培育靈草,煉製丹藥,天資差又能怎麼樣?海量靈丹,吞入腹中,修為照樣高歌猛進!懷抱美女,腳踏敵人,逍遙天地!展開

《仙府》章節試讀:

第五章 九品靈根

「可是,剛才劍平師叔可是說了,那一座庭院中的人可是宗主親自安排的啊。」有一位看起來有些賊眉鼠眼的修士,修為與劍無憂相若,卻是有些擔憂的說道。

「不用擔心!我劍無憂九品靈根,更是最適合『三霄劍訣』的金屬性靈根,宗主收我為徒,親自賜名,曾說過我是修仙界中數百年來天賦最為出眾的天才,我看中的庭院,更是師尊親自賜下,三霄劍宗之中,還有誰人有資格佔據?我看這件事情一定是劍平以公謀私!這樣也好,我劍無憂註定是三霄劍宗未來的宗主,不能如此任人欺凌,這件事情,就給劍平一個教訓,讓他知道有些人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劍無憂冷聲開口,雖然不過是十七八歲的少年,但是眼眸之中,露出的卻是森寒冰冷的殺意!

「無憂師弟說的是!無憂師弟註定是要成為人人仰望的存在,雖然如今實力不強,但是卻也不是誰都可以拿捏的,借這一件事情立威也好!我們幾個雖然先入門幾年,被你成為師兄,但是卻也願意為師弟鞍前馬後,赴湯蹈火!」跟隨在劍無憂身後的幾名師兄說道。

「好,諸位師兄今日之言無憂謹記在心,他日必當厚報!今日便隨我去看一下究竟是誰吃了雄心豹子膽,竟敢佔據我的庭院!」劍無憂一身招呼,雖然修為最低,但是卻儼然是一群人中的首領!

這一座主峰沿途都有巡山弟子守護,但是看到劍無憂一行人上山,卻是沒有一個人過來阻擋,顯然這劍無憂的身份當真如他所說,十分不一般!

不過是片刻時間,怒氣沖沖,殺氣騰騰的劍無憂一行人就已經到了夏啟此刻所在的庭院外面,看着四名守衛,劍無憂微微一怔。

「小師弟,這一座庭院中有一位重要的師弟正在修鍊,還請小師弟不要打擾。」

看到劍無憂一行人,四名守衛便是臉色突然一變,其中一人硬着頭皮走上前來阻攔劍無憂,恭恭敬敬的開口說道,絲毫沒有築基期修士面對練氣期修士時候的居高臨下,氣勢十足。

「滾開!這是我的庭院,三日前宗主師尊親口許諾,宗門上下皆知,你們在這裡攔着我,想找死嗎?」劍無憂面色一冷,絲毫不畏懼四名守衛都是築基期修士,冷喝一聲。

「小師弟還請見諒!劍平師叔親口吩咐,這裏面的師弟也是宗主新收的弟子,我等不敢怠慢,還請小師弟息怒!」餘下三名守衛也無奈踏前一步,居然是跪下開口說道。

「砰!」

「給我滾開!劍平那老混蛋以權謀私,居然佔據我的庭院,你們四個狗奴才給我立刻滾開,再攔着我直接殺了你們!」

劍無憂面對跪着的四名修士,竟然是直接一腳踢出,當中一名築基期修士,居然被劍無憂直接踢倒,臉上立刻出現一個腳印,紫青一片!

顯然,這一名築基期修士是畏於劍無憂的身份,否則築基期的修為,他絕對可以反應過來,輕鬆就可以避開或者擋下。

「錚!」

劍無憂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柄長劍,劍身如水,鋒利異常,散發出來一股肅殺之氣!

「誰擋我殺誰!」

留下冰冷的一句話,劍無憂囂張無比的從四名築基期修士旁邊走過,直接佔到了緊閉大門的庭院面前,目光冰冷,殺意閃爍。

「給我破開!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這麼大膽子!」劍無憂一揮手,身後兩名練氣期修士挺身而出,一個手持一柄大刀,一個拎着利劍。

「喝!」

沉喝一聲,兩名練氣期九層修士,真元鼓盪,灌入手中黃品下階法寶之內,亮起蒙蒙光輝,雙手緊握,凌空劈下,氣勢十足!

「嘩啦……」

根本就沒有什麼防禦的大門,面臨這兩名修士的攻擊,幾乎是大刀和利劍落下的瞬間,甚至是還沒有觸及大門,就已經被鼓盪的真元撕扯的化作碎片!

「砰!」

大刀和利劍破開大門,一道刀芒和劍氣直接打入地下,只聞一聲巨響,地面都顫抖了兩下,陡然裂開,出現了一道巨大裂縫!

「誰?!」

巨大的動靜,讓庭院如同地震一般,夏啟瞬間就被驚動,大喝一聲,身影便已經快速跑出房間,來到庭院之中,目光看着劍無憂幾人。

「就是你住在這庭院之中?」

夏啟的出現在庭院之中時,劍無憂幾人也已經進入裏面,在其身後,四名守衛愁眉苦臉的站在門口,一臉無奈苦澀的模樣。

看到夏啟,劍無憂眉頭一皺,對方衣裳破爛,身上更是沒有任何東西,看起來身上甚至還有一些傷痕,如同一個乞丐一般,修為也不過是練氣期五層,看到這裡更是相信這絕對不會是宗主安排在這裡居住的人,一定是劍平以權謀私,頓時就是冷聲問道。

「你們是何人?為何闖入我的居所?」夏啟眉頭微皺,眼前幾人看起來修為不高,卻是一副囂張無比的氣勢,破門而入,這讓夏啟心中有些不爽。

他相信這段時間劍無邪絕對不會讓人打擾自己,畢竟為了天道宗藏寶,他費了不知道多大的功夫,此刻成功就在眼前,他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對自己做出什麼來。

而且看門口的守衛一臉狼狽,甚至有一人臉上還有一個腳印,敢怒不敢言的無奈模樣,恐怕這幾名修士也是來頭不小,就是不知道為何找自己的麻煩。

「大膽!你是何人?居然膽敢佔據宗主親自賜給無憂師弟的庭院,還不快快跪下謝罪?誰不頂無憂師弟大發善心還可以繞你一命,否則的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聽到夏啟的反問,劍無憂還未開口,其後一人已經厲聲開口。

「庭院?」夏啟微微一愣,旋即反應過來,對這一群修士找上門來也有了一絲脈絡。

看門口的四名築基期修士就明白,這一行人中的劍無憂來頭不一般,闖入這裡,也是因為自己佔據了原本劍無邪賜給對方的庭院而已!

夏啟微微一笑,劍無邪當初給自己安排居所的時候,就是想自己找點恢復過來,恐怕找的是一座不一般的庭院,卻沒有想到這一座庭院早就有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