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五臟破天
五臟破天 連載中

五臟破天

來源:google 作者:排行第六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昊天錘 武俠修真 血魔

他丹田不全,且是五行靈根,更是萬年難得一見的廢體,五行均衡體,一次必然的機遇,習得天地奇決《五臟神訣》遠古正邪俱滅之謎,由一個平凡少年一步步的揭開一件殘缺不全的奇特小鼎,要將他帶向何方……展開

《五臟破天》章節試讀:

「習武之人,要身懷仁義之心,不僅強身健體,還可以自衛防禦。我就認認真真的和你講講習武之道。我相信我范龍山的兒子,雖然是習武晚,但一定會更有成就的。」范龍山滿臉自信的道。

「放心吧父親,孩兒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見到父親為自己簡直操碎了心,心中一酸,轉而轉換為了堅定的力量肯定的說道。

武學的境界分為初級境界,黃階境界,玄階境界,地階境界,天階境界,以及後天階境界和先天階境界。每一階中分為高中低三級之分。當然每一個修鍊的功法也有高低之分,分為天地玄黃四階。每一階中分為高中低三級之分。武技和功法的分類一樣的。(這裡說的修鍊的是內力,修鍊時產生的氣體內氣)。兵器也是有四類之分,分為低級兵器,中級兵器和高級兵器,特級武器。

「修鍊之路,艱險苦難,處處不在,而且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萬劫不復的。現在的你現在還想習武嗎?」

「父親,你放心不管前路如何坎坷,如何危險我都會一直走下去的。不會辜負了你的期望的。再說,父親,我一旦決定了的事,就絕不會改變」。范曉東毫不猶豫道。

「哈哈,曉東啊你要記住武學之路不一定都是靠你的資質高低的。畢竟百分之一的聰明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奮才能獲得成功的。因此武學之路還與你是否努力,是否勤奮是有很大的關係的。

「對了,曉東啊,一些常識你也需要了解。以我現在了解當今天下只有近二十人達到了後天武學境界,至於那傳說中的武學最高境界至今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當然我說的這些不包括那一些不出世的世外高人了。不過你你一定要記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做人一定要學會低調,不能老愛出風頭,如果那樣會對你自己非常不利,真的英雄,何必氣短,善始善終,方為不敗!不過萬事都有個度。忍無可忍,無須再忍,驚天一怒,如破竹,橫掃八方犯者必誅!!!」

「父親你說的這些我聽不懂啊。」范曉東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一臉迷茫的道。

「現在不懂,不代表以後不懂,將來會懂的。」

「哦,我知道了。對了父親我們家族的功法怎麼樣啊,高級不高級啊。」好奇心作祟的范曉東詢問道。

聽到這句話,范龍山嚴肅的說道:「我們只是一個小的家族,在這個小小的龍月城中還算是出點名,但是放在大陸上根本就不值一提,而我們家族的最高級功法只是玄階中期的功法。」

「那父親你的武功到了什麼地步。」

聽到兒子這句話,范龍山就想在兒子面前一振父風,樹立起自己高大的形象。聲音都故意提高了許多。而且一臉傲氣的道:「哈哈,你老子我啊可是已經到了玄階中級武者了,怎麼,厲害吧」。

原本以為說出自己已經是到了玄階中級武者的階段,一定會得到兒子的崇拜的,可是現實往往都是殘酷的。范曉東接下來的一句話徹底把他的心情從天堂打到了地獄。

「嘿嘿,那個嘿嘿,父親啊,真是讓我失望了,沒想到我們家的功法級別這麼低啊。」

「但是我更沒想到,更失望的是你的武功境界更是那麼的……低啊。」

「臭小子。有種你別跑」。看着如離玄的箭一般逃走的兒子范龍山假裝怒氣沖沖的吼道。

「嘿嘿,那個嘿嘿,父親你個啥啊你,看你的表情是不是想打我啊,我可沒做錯事啊,我說的可是事實啊」。跑出大堂的范曉東,還時不時的回頭回頭說上幾句。

「哼,臭小子看我不逮住你打你,敢這樣說你老子我,你可真是反了天了啊你。」

「哈哈,父親你以為我傻啊,留在這裡被你打。你做夢吧。我先跑婁。」說完范曉東一溜煙就消失不見了。

「哼,這臭小子。原本還為他擔心。沒想到還是挺開朗的,這我就放心多了。紅顏多薄命,素琴,你看我們的孩子多聰明,多有上進心,你在天之靈我想也可安心了。」

天東院是屬於范曉東的住所,以前范曉東的母親還活着的時候是給他母親住的,但是他母親難產死後,房子自然就歸范曉東。

這時一位穿着樸素,滿臉通紅的少年氣喘吁吁地跑了進來。這位少年自然就是剛從范龍山那裡跑回來的范曉東了。

他雖然身為范家小少爺,但是他卻沒有那種大多數公子爺都有的浮誇習氣,那種花錢大手大腳。相反他還是一個勤儉節約,而且還經常做好事。雖然很多人不喜歡他,但他必竟是范家的少爺,因此家裡還是有一些下人,丫頭的。

徑直回到房間,端坐在床邊的范曉東自語道:「家族的武器,功法,沒想到這麼的低端,如果,有朝一日,我有翻身一天,我一定會使家族永有更好的一切。」

「在兩年後三族大比,我一定會讓你們大吃一驚的,讓你們知道你們最瞧不起的人,卻把你們永遠超過你們。」

天南院

范曉南也不知道哪來的雅興,或者說是心性的問題,這一段時間居然天天都呆在家裡,極少出門,除了向母親問安和每天的練功之外。就是養養花,種種草,喝喝茶,晒晒太陽,日子過得好不快活。不知道的人會說這位范家大少爺是一位英俊瀟洒,風流倜儻,非常有情調,待人也很好的君子類人物。但是一旦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後就一定會說他是外表英俊善良,但是在這背後卻隱藏着一顆狠毒的心,簡直就是人面獸心,一頭披着人皮的狼,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但是這只是平凡的人想想吧了,誰敢得罪這位范家大少……爺呢?

「大哥,你在哪呢,快出來」。

「三少爺,你是來找大少爺的吧,他在院子呢?」一位下人見到范曉南急忙說道。

「廢話,給我滾。」范曉偉罵道。

「哈哈,我說老三啊。誰又惹你生氣了,怎麼一到就發脾氣呢?何必和下人一般見識,你先下去吧」。正在澆花的范曉南抬起頭來對着氣喘吁吁地范曉偉道。

「大哥,我現在越來越看老五不順眼。你說他憑什麼霸佔一個天東院呢,而且二哥還處處維護與他。」

「那你想怎麼做呢?」范曉天反問道。

「大哥,你放心,辦法我已經想到了,絕對會讓父親和二哥都無法幫他的」。

說著范曉偉爬到了范曉南的耳朵上小聲嘀咕。兩人還不時的發出淫笑聲,好像自己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樣。

「辦法是不錯,不過三弟,他必定是我們的五弟啊!」似乎有些不忍心,范曉南有些遲疑的道。

「大哥,雖然他是我們同父異母的兄弟,但是成大事者豈能被感情束縛,再說一將終成萬骨枯。而且我們又不殺他,只是讓他身敗名裂,逐出家門而已。」

「那好,你就去做吧,不過小心些,做得乾淨些。不要留下蛛絲馬跡。」見到大哥同意,范曉南興奮異常的離開。

在這黑暗的夜晚之下,在這黑色的掩飾之下,一場針對范曉東的驚世大陰謀,正在悄然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