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御九天
武御九天 連載中

武御九天

來源:google 作者:三俗青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離 齊恆

一個承載了家族期望,出生之時伴有天地異象的嫡系子弟,但卻在修鍊之途中進展緩慢,讓人大失所望,他將面臨什麼?垂危之際,識海中的神秘力量突然覺醒,竟讓他開始蛻變,成為一個讓世人為之驚嘆的絕世天才武之一途何其漫漫,武道可是唯一?是否有符師、陣師以驚天之力移星換斗,補天浴日?仙門、聖地又能如何?我自有一身錚錚鐵骨頭頂青天,腳踏黃泉,揮手間八方雲動,諸天幻滅一個天才輩出的年代,一個波瀾壯闊的大世,看主角如何攪動漫天風雨,以一對鐵拳打出一片朗朗乾坤展開

《武御九天》章節試讀:

「你說什麼?」齊恆猛地一怔,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覺得自己是聽錯了:「你說你要跟我決鬥?」

「對。」沈離淡淡道。

「哈哈哈哈….」齊恆彷彿是聽見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話,縱聲大笑,笑聲之中儘是輕蔑和嘲諷:「沈離,你是不是讓雷給劈傻了啊?竟然敢跟我提出挑戰?你難道不知我們之間的差距,想要尋死嗎?」

不單是他,齊老二和齊虎均是放聲大笑,目光中儘是鄙夷和輕蔑,對着沈澤道:「沈澤,你說你也是的,你這廢物兒子好不容易才撿回一條命,不躲得遠遠的,竟然還敢主動來尋死,我看你這兒子真是腦子壞掉了。」

聽得這話,沈澤神色雖然陰沉,但卻是無法去反駁,因為他知道對方說得是實話,沈離和齊恆相比簡直是相差千里,沈離一開始困於初武境五段不能突破的時候,齊恆已經突破到七段修鍊功 法的境界,在江元城年輕一輩中也是小有名氣,根本不是沈離能夠匹敵的。

「沈離,不要胡來,你也剛剛突破到六段,根本不是這齊恆的對手。」沈鴻天也是擔心沈離的安危,呵斥道。

「大爺爺,父親,你們放心,我自有分寸。」沈離洒然一笑,對着兩人遞去了一個放心的眼神,而後將目光轉向齊恆:「齊恆,我只問你,敢不敢接?」

「真是笑話,我有什麼不敢的?你既然一心求死,那我便成全你,實話告訴你,沈離,我殺你如同屠狗!」齊恆語氣森寒,心中也是快意,本來他費了那麼大的心思去引沈離進入禁地,便是想要殺他,誰知竟讓他撿回了一條命。他之前正因此事發愁呢,現在沈離竟自己送上門來,他怎麼會放過這個機會?

「離兒,這….」沈澤還是不放心,想要勸阻。

「爹,讓二弟去吧,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二弟跟以前有所不同了…」沈天行突然開口道。

「什麼不同?」沈澤錯愕。

「我也不清楚,只是直覺,或許二弟真能帶給我們一些驚喜。」沈天行深深的看了沈離一眼,緩緩道。

聽到這話,沈澤和沈鴻天均是沉默了一陣,知道這事是攔不住了,只能任由沈離去做,不再多言。

「對了,還有件事我要事先講清楚,我最近練功有一個缺陷,那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有時候會突然大些,若是失手將你殺死,可是不能怪我啊…」齊恆眸中寒光閃動,森然道。

「比武台上有所死傷也是難免,一切各歸天命,不如我們簽下生死狀如何?如果有一方戰死,另一方決不能以此為由向族人尋隙。」沈離也是說道。

「好!」齊恆大喜,他巴不得沈離這樣,眾目睽睽之下籤下生死狀,他就是明目張胆的將沈離殺死也不會有人說什麼了。

「沈離,真是胡鬧,點到即止即可,怎能如此莽撞?」沈鴻天大驚失色,不想沈離竟如此決絕,要簽生死狀,急忙道。

「哎,沈老頭,這是人家小孩子的事,你急什麼?一切都由他們自己決定,你最好不要插手。」齊老二冷笑道,將目光轉向台上:「生死狀不用簽了,有我們在此公證,齊恆,你放手去打便是,出了事我給你扛着!」

「眾目睽睽之下,他沈家總不能賴賬吧?」齊虎也是冷笑道,他們根本就是有恃無恐,知道沈離是必死,絕對不會有什麼機會。

「哎…」事而至此,沈鴻天和沈澤也是無可奈何,只能頹然一嘆,希望沈離能夠機靈點,別給齊恆下殺手的機會。

商定之後,一行人便直奔比武台,沈離、齊恆兩人站定,遙遙相對,空中彷彿有火花在碰撞。

而在這時,已經有不少人圍了上來,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想不知道都難。

「哎,你說沈離這…何苦呢,他傷剛剛好,又突破了六段,也許修鍊之途會由此轉變,何必要跟人家齊恆打這個賭呢?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哼,我看是這沈離突破之後信心太過膨脹了吧?真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竟敢跟齊家的六公子齊恆比試,要知道人家齊恆可是初武境七段的強者,他沈離才六段,以卵擊石!」

「哎,別這麼說,畢竟沈離是我沈家之人,再加上齊家如此咄咄逼人,沈離能夠站出來着實是個漢子!」

下面人亂鬨哄的議論着,但大多不對沈離抱有什麼信心,均是搖頭嘆惋。

「沈離,看看人家都要比你聰明,尋死也這般急不可耐的,真是少見….」齊恆聽得下面的議論,更為得意,朗笑道。

「廢話真多….」沈離卻是根本不搭理他,淡淡道。

「哼,找死!也好,今日我便好生折磨你一番,然後再將你殺死,也好讓你知道你家爺爺的威風!」

話音還沒落,齊恆的身體已經如同炮彈猛地彈起,平地掀起一道疾風,朝着沈離衝去。同時臂隨腰動,猛地一拳打了出去。

齊恆是初武境七段的修為,實力強絕,這一拳雖然普通,但卻是力道十足,直打得空氣「啪啪」作響,引得下面一片驚呼之聲。

面對強大的攻勢,沈離神色不變,右手驟然探出,閃電般一把抓住齊恆的手腕,而後猛地一拽,竟讓齊恆的身形一陣踉蹌,險些摔倒。

齊恆大驚,沒想到沈離竟有這麼快的速度和這麼大的力量,但還不等他反應,沈離的左拳已經驟然打出,呼嘯破空,如同一塊大石飛來,力量雄渾,竟直接將他撞得飛了出去。

齊恆身形散亂,連退三四步方才穩住,霍然抬頭望向沈離,眸中儘是驚駭。

「他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力量?不,這不是真的,也許他剛才只是瞎貓撞到了死耗子!」齊恆心中怒喝,但卻是不願相信這個事實,再次欺身而上,拳勢剛猛,偌大的拳頭如同塊塊大石朝着沈離落去。

「砰!」

一聲巨響,兩人一次碰撞後迅速分開,沈離退了兩步,但齊恆卻是連退五步,並且虎口生疼。

「這不可能!」齊恆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驚怒,大喝道,他的實力要遠遠高於沈離,但這番交手下來他竟還隱隱落於下風,讓他怎麼受得了?

而觀戰的齊老二和齊虎也是眼睛微微眯起,目光閃動,心中同樣的驚愕,誰也不曾想到沈離的實力竟會突飛猛進到這個地步。

「你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沈離負手而立,突然戲謔道。

「哼,齊恆,別留手了,這小子有古怪,廢了他!」齊老二突然站起,高聲喝道。

「好你個沈離,竟能逼得我全力出手!看不將你打得滿地找牙!」

齊恆瞳孔一縮,語氣突然變得森寒,而後腳步猛地一踏,一道道強大的氣息突然在他的體表流動開來,氣勢陡變,不斷升騰。

如果說剛才的齊恆是一頭沉睡的猛虎的話,那現在的齊恆已經是猛虎出山,並探出了利爪,氣勢驚人。

「小小沈離,也敢我與作對?」

齊恆一聲長嘯,身子陡然衝出,如同一隻獵豹,同時五指成爪,利爪如鉤,朝着沈離的胸口抓去。

這時,齊恆的利爪突然蒙上了一層赤紅色的光暈,在陽光的照射下猶為奪目,絲絲鋒銳的氣息瀰漫而出。

「內勁,這是內勁的力量!齊恆果然是修鍊了功/法的高手,竟能將內勁加持在身體之上,展現出恐怖的殺傷力!」一人突破驚呼道。

「內勁,這下沈離完了,一個六段的武者根本不可能擋住一個凝練出內勁的七段高手的攻擊。」

「哼哼…」而看到這一幕,齊老二則是放心的重新坐下,一邊冷笑,一邊得意的望向沈鴻天和沈澤,知道沈離這次再無機會,不死也得重傷。

而齊恆也是猙獰的笑了起來,他的實力自己最清楚,這一抓可是他修習已久的絕技,哪怕是七段的高手也得小心應對,對付沈離根本是手到擒來。

「你以為只有你會用內勁嗎?」

就在齊恆的利爪即將落在沈離身上的時候,沈離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絲冷笑,一句淡淡的嘲諷突然響徹比武場。

「咚….」

沈離的拳頭猛地揮出,而就在拳頭破空的那一刻,一道璀璨的銀光突然在他的手臂上浮現,寸寸激蕩,透出如同長江大河般雄渾磅礴的氣息。

隨着沈離拳頭的打出,空氣中竟生出了如同戰鼓般沉悶的「咚咚」聲響,氣勢驚人。

「咔嚓…」

拳爪相接,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響起,在人們瞠目結舌的目光中,齊恆的五根手指突然以一種詭異的角度彎曲了下去,而齊恆的面容也隨着變得扭曲起來。

「啊….」

十指連心,手指斷裂的劇痛使得齊恆直接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嚎叫,但之後叫聲卻是戛然而止,因為沈離的拳頭去勢不減,如同大石直接撞在了齊恆的胸前。

「噗….」

血光四濺,齊恆猛地吐出一大口鮮血,身形飛退,如同一條死狗在地面上滾出兩丈遠方才停住,狼狽到了極點。

而在這一刻,除了齊恆嘶啞的慘叫聲外,場中落針可聞,鴉雀無聲,人們怔怔的看着這一幕,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