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午夜向日葵
午夜向日葵 連載中

午夜向日葵

來源:google 作者:安格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嗯哼 安格里 現代言情

聽說,天應該是藍色的……媽媽,你見過嗎? 公元新曆202年 安格里·海因握着方向盤,駕駛着那輛才買來的黑色氫動力車在縱橫交錯的鋼製高架橋上飛奔,帶着灰塵味道的....展開

《午夜向日葵》章節試讀:

仿古時鐘的指針停在了八的位置,發出幾聲鐺鐺的報時。

安格里·海因砰地一聲把咖啡放到茶几上,嚇了嵐月一跳。
他不滿地皺了皺眉,向工作台上的傑米看了一眼。

您不能小心點兒嗎,少校?瓊斯中尉還在工作。

抱歉,一時忘了。
安格里·海因把腿蹺上桌子,又把手裡的圖片扔到沙發上,你不累嗎?咱們已經連續幹了十幾個小時了。

嵐月似乎這才意識到肚子有點餓,他伸伸腰站起來:這兒有吃的嗎?

速凍食品,得自己動手。
安格里·海因拿起空了的杯子,我帶你去廚房。
對了傑米,你要嗎?傑米?

別叫了,少校。
您忘了他工作時什麼也感覺不到嗎?

安格里·海因無奈地哦了一聲,踢開滿地的圖片走了出去。

我真佩服他,為什麼能這麼忘我?

有所長必有所短,嵐月從保鮮櫃里拿出一盒無土蔬菜,傑米在應付女人這個方面就笨得離譜。

安格里·海因有些好笑地停下了洗杯子的動作:我怎麼覺得你是在譏諷我。

哪裡,只是今天見識了一下該怎麼順着女人說話才能有效地打發她們。

介意我把你當借口嗎?

沒有。
嵐月把盒子打開,發現裏面的東西有點泛藍,你喜歡吃這種澆色素長大的東西嗎?

我只是喜歡藍色,看到它們就心情愉快。

嵐月按說明把菜放進全自動烹飪灶里,轉身靠在旁邊看少校拿出盤子:對不起,可以問您一個私人問題嗎?

嗯哼?

那個……關於身體的韌性方面……您有經驗嗎?

安格里·海因手裡的東西差點掉下去。
他尷尬地笑了笑:抱歉,我不應該信口開河。

你不喜歡男人,我感覺得出來。
那次在『貓妖裏面,你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才沒推開我。
所以我很奇怪這次你的借口為什麼又是『我。

安格里·海因對他引起的話題有些奇怪,但同時暗暗驚喜。
看着中尉纖細的脖子從下頜延伸到領口,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呼吸變得過分渾濁——或許這也是一個機會。

安格里·海因小心地選擇每一個用詞:如果……我還說人是會變的,你……相信嗎?

氣氛突然變得很曖昧,嵐月沒有回答,只是抱着雙臂靠在那裡,眼睛裏流動着一種閃閃爍爍的光彩。

安格里·海因放下了盤子,向他走過去,緩緩地把手撐在他身旁:中尉,有沒有人告訴你,吸引力總是在最不可能的兩個人中間產生。

嵐月的嘴邊有了一絲笑痕:少校,這個工作結束後,我會代你向上面申請一個月的假期。
你可以在『塵囂之都玩個痛快!

這不是重點!安格里·海因耐心地糾正了他的錯誤,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現在吻你,你會拒絕嗎?

可以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非常樂意。

為什麼……會是我……

安格里·海因笑了:大概因為你是一團火,而不巧被一層厚厚的冰裹住了,我很想融化這層冰,更想得到你的配合。

就像是在等待判決,安格里·海因極力隱藏內心的忐忑。
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嵐月黑色的眼睛開始有了一點兒嫵媚的神色。

少校,他伸手輕輕地攬住了他的脖子,其實……我們一直很默契……

真不知道甜蜜竟然可以來得這麼簡單,彷彿只要他輕輕一伸手就可以觸及。
安格里·海因幾乎要懷疑自己的耳朵。

嵐月看着他驚喜又詫異的表情,笑容更加燦爛:其實我必須承認,少校,您是我第一個在本能之下就想要保護的人,我甚至就想看你不正經地對我笑,我想……我想這就是『喜歡吧。
對嗎?

還需要更多的語言嗎?

安格里·海因終於放心地吻住了那兩片線條優美的唇瓣兒。
想不到平時那麼冰冷的雙唇竟然甜得不可思議,而且……如此柔軟,像塗滿了罌粟似的,誘使他不斷加深。

夠了。
嵐月掙扎着喘了一口氣,我的好上校,您不想讓傑米也知道吧?

你不是說了嗎?他是個工作起來什麼都不知道的傢伙!

可是我可能會因為這一個吻而降職呢!他把頭靠在安格里·海因的肩上,發出近乎嘆息的低語,我想我一定是瘋了!

不是你,而是……我們。

接下來的時間裏,連工作都變得甜蜜起來了。

安格里·海因從來不知道人與人之間除了在床上可以表示零距離的親密以外,原來最普通的接觸也可以讓他感到幸福。
他毫不介意傑米·瓊斯中尉不合適宜的存在,只是陶醉在嵐月偶爾露出的一個個微笑里。
不知道為什麼他越來越喜歡看他低頭工作時的樣子,越來越喜歡他坐在自己身邊——即使他什麼也不做。
這種感覺是以前和女人們遊戲時從來不會有的。
當一切都變得那麼自然而又無法滿足的時候,安格里·海因清楚地明白自己已經愛上這個男人了,甚至愛得比他想像的還要深。

少校,傑米興沖沖地走過來,而安格里·海因連忙把視線從嵐月的身上收回來。

結果出來了?一看他滿面紅光的樣子就猜到了。

對,對!傑米把手上的材料全部鋪開,我分析了這三十七具屍體的傷口切片,上面殘留的成分全部屬於一種金屬材料!

金屬材料?嵐月也走過來,是什麼?

RE-008,是用於搞能量聚合的一種合金。

能量聚合?安格里·海因挑高了眉毛,他們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到底想幹什麼?

目前還不知道,不過我想只要把這些金屬材料的作用與其他隔離區里的具體使用範圍做一個對比,也許就能夠知道他們究竟想聚合什麼能量了!

你可以進入其他區的資料庫嗎?

要費一點兒時間!

只要能辦到就好,我們馬上可以抓住他們的狐狸尾巴!

不管怎麼樣,先把現在得出的結果彙報上去吧!嵐月似乎倒不主張繼續討論,上校那邊也許都等急了,我看最好把深入的問題留給上面的研究室繼續分析!

另外兩個人接受了這個意見,傑米開始維護他的儀器,而安格里·海因把詳細的資料傳送過去,然後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嵐月收拾好凌亂的桌子,我去沖咖啡,有誰要嗎?

我來幫你。
安格里·海因很自覺地跟着他進了廚房。
果然——

剛關上門,一雙手臂立刻圈上了他的腰。
中尉,我不光口渴,而且很『餓呢!

是啊,又連續工作了十個小時,我想瓊斯中尉也很餓了!

嵐月知道安格里·海因現在一定覺得傑米很多餘,但是偏偏還一副親切的樣子。

那麼先吃些點心總沒關係吧?早知道他會這麼說,安格里·海因把懷裡的人轉過來,你為什麼不把眼睛閉上?

這是一個甜蜜而火熱的吻,結束以後嵐月覺得自己的臉似乎都開始發燙了:少校,您的技術果真練的很好……

我喜歡這樣的恭維。
安格里·海因滿意地看着自己在他身上製造的效果,伸手撫摩着中尉紅腫的雙唇,叫我安吧,我想聽到你更親熱的聲音。

嵐月笑着退出他的懷抱,從柜子里取出杯子。

別鬧了,還是考慮一下今天晚上的活動吧?

什麼活動?

戴安娜,美麗女神的邀請。
不要告訴我你已經忘了。

啊,這個……安格里·海因從身上掏出那兩張票,看到你的時候確實就忘了,怎麼,你想去嗎?

第三起滲入事件就是發生在莎士比亞大劇院後門的垃圾站,你到現場去看看也好。

就這樣吧,我們把時間留給傑米,他有事做。
安格里·海因笑得很狡猾,其實,第一次約會就去看歌劇未免有點枯燥,不過……很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