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五行詭聞
五行詭聞 連載中

五行詭聞

來源:google 作者:連山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柳元 柳老道

我們村一直有水葬的習俗,十歲那年媽被埋進山裡,墳頭一直冒水……展開

《五行詭聞》章節試讀:

  親眼看到棺材裏的遺體,我才意識到我娘是真的死了。

  十三四歲的年紀,我不知道要怎麼去宣洩自己的情緒,呆了幾秒,跪在地上哭喊着朝棺材爬去,想把我娘身上的鐵鏈扯掉。

  柳元見狀又趕忙把我拽住,呵斥道:「沒有了這鎖鏈,你娘就白死了。」

  七天內失去兩個親人,我傷心欲絕,被柳元拉回來後整個人都癱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哭到太陽落山,柳元才走到我後面,安撫道:「你爺爺犯了禁忌,打破了陰陽平衡。昨晚你娘為了救你,替你一死,現在土葬是為了平衡陰陽。」

  「但這件事到這裡還沒完,水裡的東西不會放過你,想活命,今晚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懂嗎?」

  我含着眼淚點頭,想到我娘是替我死的,心裏就刀扎一樣的疼。

  可我不明白禁忌、陰陽是什麼,更不明白爺爺投河,為什麼我就要死……

  還有水裡的東西,它憑什麼來害我。

  仇恨,最怕的是沒有宣洩的對象。柳元的話似乎讓我找到了宣洩的對象,一邊哭一邊吼着問他。

  柳元同情的輕嘆一聲,回頭看向山谷里的蟒河。

  蟒河九曲,從山上往下看,整條河都藏在山谷的陰影里,水光似墨,猶如一條吞人的巨蟒。

  片刻,柳元才道:「這些事說起來不是三言兩語,何況你什麼都不懂,我說了你也不理解。現在給你娘的棺材填土,土下三寸,遮住棺材就行。」

  我有些固執,得不到答案就不動,氣鼓鼓的看着柳元。向來平和的柳元,突然厲聲道:「想活就按我說的做,想死就滾回去,要不是你大伯苦求,對我來說不過是在這山裡多築一堆荒墳。」

  柳元說完,憤怒的拂袖,轉身就要離開。

  我一看,也不敢犟了,手腳並用的爬過去,抓起土往我媽的棺材上蓋。柳元臉色這才有所緩和,在一旁看着,剛好蓋了三寸土就讓我停下來。

  蓋好三寸土,柳元扯下腰間的葫蘆,讓我背過身,只聽他念了一句:幽冥一黑水,人間三寸土,起!

  念完他就讓我回頭。

  一轉身我就驚呆了,短短几秒,我只蓋了三寸土的墓穴就起了墳堆,表面平整光滑,像是被夯過一樣。

  柳元不顧我的驚異,看了眼掉進山後的太陽,讓我留在這裡給我娘守靈,天黑就閉眼,期間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睜眼,也不要開口說話,如果有人拉我就憋住呼吸。

  柳元叮囑完還不放心,一連說了三個切記。

  我點頭應着,心裏卻害怕極了,不睜眼我還能接受,可有人拉我,這種地方,誰會來拉我?

  柳元也不細說,在墳前抓了一把土,撒成一個圈讓我坐進去。

  看着我坐進去,他才脫掉外套,露出一身屎黃色的道袍,背着葫蘆下了山。

  龍背山上晚風微涼,柳元一走,我看着周圍密密麻麻的墳包,後背就陣陣發寒,也不敢東看西看,急忙轉過身,正對着我媽的墳。

  看到墳堆,我又想起柳老道的那句母替兒死,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這一哭就忘了時間,天黑了都沒注意到。直到耳邊突然響起流水的聲音,我才猛然回過神,一抬頭,藉著微弱的天光,看見我娘的墳正在汩汩的往外冒着黑水。

  黑水蜿蜒,像一條條正在爬行的黑蛇,越來越多。

  但那墳土似乎有魔力,把黑水都困在了墳頂,汪成了一個水潭。

  我又驚又怕,但擔心我娘的棺材泡水,想過去看看,結果剛站起來,墳頂懸空的水潭突然晃了一下,緊跟着一隻蒼白的手猛地從裏面伸了出來。

  這不是夢,而是真真切切的從黑水裡躥出了一隻手,距離我只有兩三米遠。

  我一聲驚叫,踉蹌的跌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