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雙戰帥
無雙戰帥 連載中

無雙戰帥

來源:google 作者:靚呆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星辰 郝秀雲 都市小說

原本被如眾星捧月對待的他,轉眼成被葉家族人唾棄的對象,待再次回歸,已成戰帥,萬人臣服展開

《無雙戰帥》章節試讀:

  胡濤見雲家眾人反應,滿意的點頭。
  鎮國元帥。
  被說是區區一個逃犯了。
  就連他,都沒資格求見!
  而此刻的雲家人心中,仇恨則在瘋狂滋生!
  他們雲家,居然被一個逃犯騙了!
  他們的家主,居然被一個逃犯給逼得自殺了!
  如此種種,讓一眾雲家人只覺臉變得火辣辣的疼!
  「該死的小畜生,居然如此膽大妄為!」
  「居然敢假扮軍人,假扮鎮國元帥!」
  一眾雲家人義憤填鷹。
  只有雲天鷹,心中還有些許有憂慮:「可是,為什麼雲山女子訓誡中心會被炸毀,還有我家小輩雲華清,更是被人斬首!」
  「呵。」胡濤嗤笑。
  「這件事我早就告誡過你們,讓你們收手,可你們就是不聽!」
  「你們這學校殘忍惡毒,多少人被你們折磨虐待過,到現在才出事,已經是走運了!」
  雲山女子訓誡中心。
  胡濤去過一次。
  那其中的東西,很多就算是胡濤這位經歷過廝殺的軍人,也看不過去。
  但云山女子訓誡中心一年能給雲家人帶來十幾億的收入。
  如此。
  他們又怎麼甘心關閉學院。
  「可,究竟是什麼人在跟我們作對?」雲天鷹問。
  「應該是巡法監,他們是幹什麼的,你們應該知道吧!」
  雲天鷹臉色變了變,無奈點頭。
  巡法監,不光是維持地方治安的組織,還能調動本地駐防的軍隊,是維持龍國內部安穩的國之重器。
  但與軍隊不同的是,他們處理的很多事情,是不會見光的。
  就比如雲山女子訓誡中心被炸。
  新聞中報道的就是煤氣爆炸。
  「我來之前派人打聽過,但軍方內部沒有和這件事有關的線索。」
  「這次巡法監只是毀了雲山女子訓誡中心,而沒有來找你們麻煩,已經是一件幸事了!」
  「呵。你們能苟活一命,說不定還是巡法監看在我面子上,留了一線!」
  胡濤分析着事件的種種可能性。
  一眾雲家人在邊上聽着,不斷點頭。
  他們心中,都變得無比後怕。
  是啊!
  這次幸虧有胡濤中將在。
  要不是因為他。
  恐怕被炸的就不光是雲山女子訓誡中心。
  說不定他們這群人,哪天早上醒來,就會發現自己腦袋都不在脖子上了。
  想到這,一眾雲家子弟不由後背發涼。
  「親家,多虧有你在啊!」
  「不然我們雲家,可就要全完了啊!」雲天鷹假惺惺的哭着,摸了一把眼淚。
  胡濤聽着雲天鷹的吹捧,十分受用。
  他看了周圍,卻沒在人群中看到雲天霸和雲曉,不由有些困惑。
  想了想,他記起在剛才的談話中,雲天鷹似乎也沒說,雲天霸和雲曉怎麼樣了,便問。
  「我姐夫和外甥呢?還有嫣然,他們在哪?」
  一旁,雲天鷹瞬間變了臉色。
  胡濤的姐姐在多年前就已病故。
  雲曉和雲嫣然,可以說是他們與雲天鷹之間的主要聯繫所在。
  但那兩人現在的狀況……。
  「說!」胡濤吼了一句。
  一眾雲家人在他的氣勢壓迫下,不僅打起了寒顫。
  「天霸,還有曉兒和嫣然,他們……。」雲天鷹被嚇的咽了口唾沫。
  「天霸昨天被葉星辰逼迫的自殺了,曉兒的子孫根被踩碎!」
  「嫣然,她的臉被划了,有被脫了衣服拖着在地上走了一陣,渾身上下沒一塊好肉。」
  轟——!
  胡濤剩下座椅成了一堆碎木。
  他騰的站起身,徑直向外走去。
  「我們去醫院!」
  一眾胡家子弟,噓蟬若驚。
  半個小時候,眾人來到了醫院中,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雲曉和雲嫣然。
  病床上。
  雲嫣然渾身上下打滿了繃帶。
  而雲曉則是在下身處,插着無數管道。
  一間眾人進來,雲曉在床上動了動。
  「啊啊啊——!」
  他的亂動讓管道相互觸碰在一起,導致傷口受到牽連,發出無比凄厲的哀嚎。
  「舅舅,舅舅你來了啊!」
  「我的命根子,我的命根子沒了啊!」
  「我再也不能跟秀雲姐,一起玩了!」
  門口。
  胡濤的眼眶瞬間便的通紅。
  「曉兒!」他雙手攥緊成拳,幾乎要將一口牙咬碎。
  「葉星辰,老夫不會放過你的!」
  「葉星辰,你帶給我曉兒的痛苦,我要百倍千倍的奉還!」
  他又轉頭看向身後一眾雲家子弟:「我曉兒嫣然出了這麼大的事,你們怎麼不早說?」
  一眾雲家子弟,一個個都低下頭去,不敢回話。
  另一張病床上,雲嫣然大聲哭喊了起來。
  「舅舅,我好慘的啊!」
  「我今年才二十,就被姓葉的小子給毀了容,他還扒光了我衣服把我丟到了大街上,讓我的身子被無數人看了去!」
  「舅舅,你要給我做主啊!」
  胡濤的一口牙,被咬的咯吱作響。
  「還有嗎?」他問。
  沒人回。
  過了一陣,胡濤轉身看向身後眾人,怒吼道:「還有嗎?」
  他在戰場上廝殺半生,歷練出來的氣勢,盡數向身後眾人壓去。
  噗通一聲,承受不住壓迫的雲天鷹跪倒在地上,趴在胡濤腳下哭喊。
  「他讓我們雲家子弟全都去郝家門前賠罪。」
  「不在郝家門前跪上七天七夜,他就要滅我們雲家滿門啊!」
  「親家,你一定要給我們做主啊!」
  「葉星辰,欺人太甚!」
  「既然你要自尋死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這次,胡濤是真的動怒了。
  「假扮元帥,侵入雲家產業打死打傷無數,逼死我姐夫,廢了我外甥和外甥女,還要滅雲家滿門!」
  「這些,哪一條跳出去,都夠定他一個死罪的了!」
  「葉星辰,我要讓你以死謝罪!」
  胡家眾人,一個個都歡欣鼓舞了起來。
  之後雲曉,已經在床上不聽念叨着。
  「我命根子沒了,在也不能跟秀雲姐玩了。」
  ……
  一旁,胡濤挑眉:「秀雲是誰?」
  「是H市郝家小姐,雲曉未過門的妻子。但卻被葉星辰哄騙,要跟他私奔!」雲天鷹說。
  「葉星辰,又是葉星辰!!!」胡濤的雙眼充血,猶如一頭憤怒的公牛。
  他徑直衝到雲曉跟前,問:「曉兒,你想不想娶秀雲?」
  「可是我命根子都沒有了,可以嗎?」
  「有舅舅在,只要你點個頭,做什麼都可以!」胡濤說。
  雲曉的眼中亮起光。
  「我要娶秀雲,我要和秀雲姐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