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無雙將神
無雙將神 連載中

無雙將神

來源:google 作者:羅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羅宇 陶書儀

我,五嶽戰神!滿身榮耀,卻低調回歸,只想守護着老婆不讓她受委屈,誰敢讓我老婆受一時委屈,我讓他受一輩子委屈!五嶽戰神就是這麼霸道、霸氣!展開

《無雙將神》章節試讀:

羅宇上了副駕駛。
陶書儀愣了一下,上了後排。
羅洪眉頭微皺:「你聽錯了吧?我讓你坐後排啊,副駕駛是書儀的位置。

羅宇瞥了羅洪一眼:「開車。
」他話語微冷,還有一絲讓人無法抗拒的威嚴。
羅洪手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他突然覺得,自己這個三弟,好像和之前有了一些變化。
甚至那眼神,那聲音,讓他都覺得不安和心慌。
為了掩飾自己的局促不安,羅洪發動了油門。
車上了路,羅洪再沒開口。
他已經想好了,等會兒當著陶家老太太的面,要將羅宇一事無成的事情再說一遍,讓羅宇被陶家直接趕出去。
最好讓陶家施壓,讓陶書儀和羅宇離婚,這樣的話,他就有了可乘之機。
陶家肯定不想丟人,到時候他提議娶了陶書儀,那就是皆大歡喜!
羅宇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出半個小時,便來到了陶家宗族之外。
陶家是江都市的名門望族。
八進八出的宅院,比起羅家,何止是大了一倍?
羅洪停了車,臉上再次帶起了笑意。
「三弟,你把人蔘抱下來,可別碰着了,等會兒我和書儀走前面,你就在後面跟着。

「免得陶家不讓你進門。

陶書儀捏着衣服,面對羅洪的言語,她快要無法忍受了。
此刻她已經清楚了,羅宇不會開口的,她不說話,羅洪還會變本加厲。
她正要說話,羅宇卻開口說道:「書儀,你先下車吧,我有事情要和大哥商量一下。

陶書儀明顯沒反應過來。
羅洪倒是高興,他認為羅宇認清了自己。
「沒錯,書儀,你先下車等我們。
我順便和羅宇說幾句話,別讓他進去了丟人。

陶書儀下了車。
車裏面,只剩下來了兩人。
羅洪笑容滿面:「三弟,你倒是很懂大哥的心思啊,這樣吧,你主動離開書儀,大哥也就給你點兒面子,給你安插一個總經理的職位吧。

羅洪伸手去拍羅宇的肩膀。
羅宇抬起手,剛好抓住了他的手腕。
羅洪眉頭微皺了一下,說道:「怎麼了?還不讓大哥拍拍肩膀?」
砰!
這是突如其來的悶響!
羅洪砰的一下,就被按在了方向盤上!
頭撞到了最中心的位置,雙眼一黑,幾乎失去了意識!
下一刻,他才反應過來鑽心的痛!
因為他的胳膊,完全失去知覺了……
手臂以一個格外扭曲的姿勢,被按在他的後背上。
他的臉被死死的按在了方向盤上……
羅宇眼神淡漠的像是看着死人。
「如果你再對書儀言語輕佻,我會殺了你。

「我不開玩笑,你最好收斂你的行為。

話音落下,羅宇下了車。
羅洪痛的思維都不清晰了,甚至疼痛讓他來不及去憤怒,只剩下來了哀嚎和慘叫。
「大哥不下來么?」
陶書儀面色茫然:「車上的禮物我沒拿,你不幫他拿么?」
羅宇柔和道:「一顆人蔘,可比不上你拿着的葯。

「我和他聊了兩句,他會自己回家。

陶書儀鬆了一大口氣,朝着正門走去。
結果在門口,保安又將兩人攔了下來。
「今天陶家慶賀壽宴,請兩位出示邀請函。

守門的兩個保安,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面色肅然。
陶書儀愣住了,她五年沒回家了。
就和之前保安認不出羅宇一樣,陶家的保安,也認不得她。
「我是陶書儀。
」陶書儀解釋道。
「陶書儀?」保安目光警惕:「我在陶家呆了好幾年,也沒聽過這個名字,更沒見過你。

」今天是陶家的大喜日子,如果你們鬧事,後果自負!」另一個保安抽出來了警棍,威脅毫不掩飾。
陶書儀難受要窒息。
堂堂陶家的大小姐,陶家的長女。
在自己家的門口被攔下來,還被當做鬧事兒的人驅趕。
這何止是簡單的丟人?
這代表陶家已經將她除名了啊。
跨步擋在保安身前,羅宇面若冰霜:「你們不認識陶家大小姐,可以叫認識的人來」
「我看,你們不是想來混吃混喝,就是來搗亂的!」
「穿的倒是一本正經,乾的不是正經事兒!滾出去!」保安神色狠厲,警棍直接去抽羅宇的臉!
羅宇猛然扣住了保安手腕。
保安慘叫一聲,臉都痛到扭曲:「動……動……動人!」
另一個保安臉色驟變,抽出來警棍直接砸向陶書儀的額頭!
羅宇陡然爆發出殺機!
噗通一聲悶響,兩個保安竟然同時跪在地上。
他們面色惶恐不已,根本不知道怎麼跪下的。
想要站起來,可兩條腿都在打架,心中更是有股莫名的惶恐感。
陶書儀眼眶通紅,眼淚更是斷了線。
驚訝的聲音忽而響起。
「這不是書儀么!你竟然捨得回家了啊!」
「怎麼搞成這樣,保安不讓你們進來嗎?」畫著淡雅妝容的陶欣月走到大門外,臉上有股玩味的笑容。
她笑道:「讓我猜猜,羅宇?羅家的三少爺?聽說你去當兵,一當就是十年啊,讓書儀等了你五年,之後更是嫁給你後五年不回家。

「長得倒是帥氣,可也沒什麼特殊的地方,江都市俊男不少,書儀是被你什麼地方吸引了呢?」
陶欣月是陶書儀的妹妹,聲音帶着一股嗲氣,她上下打量着羅宇。
同時取出紙巾,心疼道:「姐姐你也是,回家不提前說一聲,要不是我出來看看,你們就得和保安打起來了,這羅三少爺當兵回來的,傷到哪兒無所謂,要是把你弄傷了,他們哪裡擔待得起?」
陶書儀擦拭了眼淚,聲音平穩了很多:「奶奶身體好嗎?」
「這些年沒人氣她,身體當然不錯。
」她聲音聽起來溫柔,話語之中卻帶着刺兒。
陶書儀眼眸中帶着傷感,一言不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