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誤惹豪門:總裁大人,別纏我!
誤惹豪門:總裁大人,別纏我! 連載中

誤惹豪門:總裁大人,別纏我!

來源:外網 作者:許相思傅君擷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許相思傅君擷

他是集團才華橫溢的首席CEO,她是公司卑微渺小的員工。暗戀他十三年,連遠遠看他一眼的機會也沒有。然而一場公司團建,她成為了他的女人,卻被告知他將成為她的表姐夫。可是多年以後,他拎出一隻小包子:兒子,叫媽媽。她:兒子,她哪裡來的兒子?展開

《誤惹豪門:總裁大人,別纏我!》章節試讀:

第八章她身上有讓他熟悉的味道
此時,許相思身前的何棟,陰險地眯了眯眼,滿眼告誡:
「許相思,我警告你,出差的時候不該說的話就別亂說。
就算你跟傅總說那些代碼全是你寫的,他也不會信的。
你要是敢亂說半個字,這個月的工資,你一分錢都休想拿到。」
許相思握着拳頭,真想一拳送這個賊眉鼠眼的何總監上西天。
明明自己進公司第一天起,就幹了許多不屬於她的活。
原本說好的,活一幹完就會給她發獎金。
可他不但不發獎金,還想扣她的基本工資。
簡直就是壓榨!
但許相思在公司里地位卑微如塵,不能任由自己的性子來,只好把怒意壓下去:
「要我出差也可以,但這次必須分文不少的發我獎金,否則我就不去俄羅斯!」
「你敢威脅我?」
許相思毫不畏懼地反駁:「對。你拿扣工資威脅我,我就拿出差威脅你。你應該知道整個研發部只有我一個人懂俄語,而且還是你親自把我送到俄羅斯客戶面前的。這個籌碼,不是你給我的嗎?」
何棟懊惱,他怎麼就讓許相思參加了俄羅斯這麼重要的項目?
但許相思寫代碼厲害,又會俄語。
這次俄羅斯這個項目他都沒辦法完成,要不是許相思幫他頂了上去。
他研發部技術總監的職位都有可能受到影響。
何棟咬咬牙,隱忍道,「好,出差回來,該你的獎金分文不少。」
「八千塊錢的獎金,你必須提前給我。」許相思提出要求。
上過的當,她不會再上一次。
何棟又咬了咬牙,「好。我轉給你。」
看到微信到賬,許相思終於鬆了一口氣。
8000塊錢!
又可以讓媽媽在監護病房裡,再多呆兩三天呢!!
許相思一走,葉纖雪就馬上出現在了何棟的面前,微笑着說:
「何總監,不如我們一起聯手,讓許相思從公司里滾出去吧!」
*
一天後,傅君擷許相思一行人,出發去了俄羅斯。
抵達當天,他們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直接就要面見俄羅斯客戶。
但這麼重要的時刻,許相思卻被人關在了酒店的房間里。
眼見着離見俄羅斯客戶的時間,越來越近。
許相思給酒店前台打電話,一直沒人接聽,用力拍打房門喊着人,也一直沒有回應。
偏偏手機又沒有一點的信號。
那頭,酒店會議室。
所有人都到場了,唯獨缺了許相思。
唐德看了看俄羅斯對接人,又看了看傅君擷一臉的黑沉沉,忙問何棟:
「何總監,你們研發部的許相思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麼多人等着,她怎麼能遲到大半個小時?快去聯繫她。」
何棟假裝去外面打了一個電話。
回來時,何棟撒謊道:
「傅總,唐助,許相思說她不會來接見俄羅斯客戶了,除非公司再給她兩萬塊錢。
來之前,我已經轉了八千塊錢給她了,現在她又要加價,根本就是貪得無厭。
就憑着全公司只有她既會俄語又懂編程專業術語,所以才敢如此猖狂。這種心機的女人公司留不得啊,等這個項目做下來,還是把她開除了吧。」
說話間,何棟拿出之前的八千塊錢轉賬記錄,讓唐德和傅君擷看了看。
妥妥的,又陷害了許相思一波。
唐德眼見情形如此,忙吩咐,「何總監,先答應許相思的要求,去把她找來再說。」
「不用了。」此時,會議桌前的傅君擷冷淡淡道。
他抬起拾指,在桌面上輕輕敲了敲。
許相思這個名字,又激起了傅君擷心裏更深刻的厭惡。
一次次的坐地起價,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傅君擷微一思考,就冷冷抬唇,「我親自和俄羅斯人談。」
……
傅君擷出馬,項目談判當然順利進行。
但許相思依舊被反鎖在酒店房間里,直到談判結束,她才聽到門外有開門的聲音。
當她跑出去時,給她開門的人已經不見了。
她管不了那麼多,急忙趕去了會議室。
看到突然衝進來的許相思,傅君擷厭惡又冷漠地瞥了她一眼:
「你還來幹什麼?」
許相思趕緊道歉和解釋,「傅總,對不起,我來晚了,我不是故意的……」
後面要說的話,被何棟硬生生地打斷了。
「許相思,合同已經簽了,這裡已經不需要你了,你滾出去,別礙事!」
許相思茫然:「合同已經簽了?可這個項目,俄羅斯人不是指定只要我來對接嗎,而且公司的編程師中只有我一個人會俄語,合同是怎麼……怎麼簽的?」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此次項目的難度。連何棟這樣的大總監,都沒有辦法解決。
有許多代碼上的專業知識,何棟根本沒辦法跟俄羅斯人溝通。
而且公司簽下這個合同,整個研發部有上百萬的團隊獎金。
所以來之前,她才要求何棟提前結給她8000塊錢的個人獎金。
殊不知,這8000塊錢的轉賬記錄,又讓何棟誣陷了她一波。
何棟眯了眯眼,得意洋洋的道:
「許相思,你故意不出面,還想繼續敲詐公司。你以為公司離了你就不能正常運作了嗎?
不只你一個人既懂俄語又懂專業術語,傅總出馬,還有什麼搞不定的?」
敲詐?!
許相思剛要解釋,何棟又打斷她,根本不給她解釋的機會:
「傅總,這麼重要的儀式,許相思也敢掉鏈子,直接把她開除了吧。」
許相思全身緊繃,「不,傅總,我沒有敲詐公司,也不是故意遲到的,我是被人……」
聽到她的聲音,傅君擷很不耐煩的擰了擰眉心:
「什麼都不用解釋了。」
再聽她多說一個字,他都感覺到厭煩。
這樣厭煩的表情,在傅君擷淡漠的俊臉上稍縱即逝。
可還是被許相思捕捉在眼裡,讓心被狠狠的扯了扯。
疼的,快要窒息!
「傅總,可是之前你答應過我,不管以後不管遇到什麼情況,你都不能開除我的。」
許相思儘力的爭取着。
她不能被開除。
媽媽還在醫院,她需要這份工作,更需要這份工資!
傅君擷什麼也沒有說。
他最後一眼噁心地看了看許相思,繞過她走開。
許相思忙追上去堵在他的面前,拉着他的手,哀求着他:
「傅總,我真的很需要很需要這份工作,求你別開除我。」
傅君擷本能的,想要揮開許相思抓着他手臂的手。
但是如此近的距離,讓他聞到了她身上的蘭花香味。
傅君擷突然頓了頓,那晚意識渾沌時——
他整個晚上都聞着這好聞又清新的蘭花體香。
正是這樣的體香,讓那晚狂躁的他,得到了莫大的安撫和舒緩……
許相思身上的香味,怎麼會和那晚葉纖雪身上的體香,一模一樣?

《誤惹豪門:總裁大人,別纏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