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魂之冰輪降世
武魂之冰輪降世 連載中

武魂之冰輪降世

來源:google 作者:扎拉宗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扎拉宗青 秦焱

「端坐於霜天之上吧!冰輪丸!」血色瀰漫的沙場上,冰寒的氣息令人渾身戰慄,無數魂師矚目中,一手持冰藍色長刀的青年,如死神降世般佇立於虛空之上,與諸神對峙展開

《武魂之冰輪降世》章節試讀:

聽着秦焱不以為然的話,秦政苦笑了一聲,自己嘀咕道,「你們現在還小,當然是兄妹了,但是這麼發展下去,誰知道以後什麼樣,真是不讓人省心。」

「父親說什麼?」秦焱聽到秦政小聲嘀咕着,卻沒聽清楚他到底說什麼,便開口問道。

「沒什麼,如今你也覺醒了武魂了,那麼星羅帝國的情況我也該大致和你說下了。」秦政扯開了話題,對着秦焱說道。

見秦焱只是看着自己,並沒有其他反應,秦政只能繼續說道,「星羅帝國自皇室而下,分為公、侯、伯、子、男五種爵位,各大家族的實力也基本上是按照爵位來劃分的。」

「皇室戴家之下有三大公爵家族,分別為朱家,武魂幽冥靈貓,雷家,武魂震天雷光戟,何家,武魂嗜血妖藤。這其中朱家由於和戴家有着武魂融合技的優勢,地位不可動搖。」

這時秦政深深看了一眼秦焱,接著說道,「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一句。戴家和朱家世代聯姻,每名皇室的皇子都會挑選一名年紀相仿的朱家女子,自幼定下婚約。此外,兩家還有一條承襲許久的規定,那便是殘酷的皇位競爭。」

「戴家每一代的皇子都必須要參與皇位的爭奪,勝者可以繼承皇位,失敗則是魂力被廢,然後發配邊疆,甚至還有可能直接處死。而朱家每名和皇子定親的女孩也是同樣的命運。」

聽到這裡,秦焱不由得眉頭一皺,插言問道,「也就是說如果和竹清有婚約的戴沐白無法繼承皇位的話,那麼竹清也會受到牽連。」

「沒錯,戴沐白如果沒有繼承皇位,那麼朱竹清的下場必然很慘,而如果戴沐白成功繼承皇位,朱竹清則是皇后,戴家也不會允許你和朱竹清過於親近。這也是為什麼為父讓你和她保持距離的原因。」秦政語重心長地說道。

「而且戴沐白是皇室三皇子,和他競爭的是大他六歲的大皇子戴維斯,而皇位競爭的時間到二十五歲便截止了,大皇子有着六年的優勢,戴沐白想要取勝,機會十分渺茫。」秦政嘆息道。

聞言,秦焱不由得陷入了沉思。戴沐白如何秦焱並不關心,但是他決不允許朱竹清出一點問題,因為那是他內心為數不多的柔軟之地。

「還有不到二十年的時間,應該也夠了,看來很多計劃要開始提前布局了。」秦焱心中暗道。

秦焱腦中雖然思緒翻轉,不過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只見他繼續向著父親問道,「您還沒說公爵家族之下還有哪些家族呢。」

「嗯,那我們繼續。公爵級家族之下有着四大侯爵級家族,分別是:我們秦家,武魂虎魄刀,趙家,武魂紫金玲瓏鎧,丁家,武魂魔紋鬼豹和程家,武魂九葉青蓮。以上這些家族,除了程家的傳承武魂是輔助系武魂以外,其餘所有的武魂都是戰鬥系武魂。至於侯爵以下的家族就不多說了。」秦政繼續說道。

「父親剛才提到站隊,莫不是我們這些家族最終都會選擇一名皇子進行支持嗎?」秦焱疑惑地問道。

「那倒不一定,朱家就是完全中立,也可以說他們兩邊都支持,無論是哪位皇子最終取勝,都離不開朱家,這也是他們地位穩固的原因。而其他家族既可以保持中立,也可以支持某一方,不過中立還好,但是一旦決定支持的皇子失敗,那麼他們也將迎來最終的清算,星羅帝國歷史上這樣的例子可不少。」秦政回答道。

「那我們秦家打算如何?」

「我們目前還是中立狀態,但是由於你和朱竹清十分親近,在外人眼中我們可能會選擇支持三皇子戴沐白。而現在星羅帝國這些家族雖然都沒有明確支持對象,但是大部分還是看好大皇子的。」秦政無奈地說道。

「好了,這些事情以後再說吧,父親,我們還是來討論一下我的第一魂環到底怎麼獲得吧。」秦焱岔開話題道。

「哈哈,倒也是,現在確實為時過早,我寶貝兒子先天滿魂力,眼下當務之急還是為你獵取第一魂環。焱兒,你自幼便很有主意,不知道對於第一魂技你有什麼想法沒?」秦政笑着問道。

「我想要一個遠程攻擊類的魂技,刀類武魂可以近身戰鬥,第一魂技如果具備遠程攻擊能力,則會有效彌補自身戰鬥的短板。」秦焱分析道。

其實對於魂環上的魂技到底是什麼,秦焱根本不太關心,死神的戰鬥手段繁多,已經足夠他應對所有戰鬥,區區九個魂技並不被他放在眼中,他只是關心自己魂力達到什麼級別後才能進行始解和卍解。

不過對於外界來說,秦焱還需要有一個過得去的說法,所以站在普通刀類武魂的立場考慮,一個遠程魂技作為第一魂技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而且,秦焱早就已經想好,日後使用鬼道、瞬步等技能的時候,完全可以對外宣稱是自己自創的魂技,畢竟大陸上自創的魂技雖然稀少,卻也不是沒有。

「遠程攻擊類的魂技嗎,讓為父想一想。」秦政低頭思考着。

「父親不用想了,我已經有目標了,就用鐵背箭魚吧,這種魂獸比較常見,從十年年限到千年年限都有,而且它的主要攻擊手段是水箭,應該會比較適合我。」秦焱直接說道。

「真不知道這幾年你到底讀了多少書,關於魂獸的知識,恐怕比父親我都強了吧。」秦政既無奈,又驕傲地說道。

其實,自從秦焱穿越過來,他就一直在讀書,憑藉靈魂強度帶來的記憶力和理解力上的優勢,這幾年着實看了不少書籍,對於這個世界已經了解的十分深入了,尤其是關於魂師和魂獸的部分。就連大師的一些理論,秦焱也是找出來學習掌握了不少。

「好吧,既然你已經有了選擇,那麼今晚好好休息,明日一早為父陪你一起去獵魂森林獵取魂環。」秦政笑着對秦焱說道。

隨後,父子二人並沒有繼續聊下去,而是安靜地吃起飯來,吃完飯秦政便離開了秦焱的房間,秦焱也早早地上床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