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無法挽留的婚姻
無法挽留的婚姻 連載中

無法挽留的婚姻

來源:google 作者:周元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元元 宋浚 現代言情

當婚姻遭遇出軌,當愛情遭遇背叛,到底該選擇挽回,還是決然離開?決然離開是女人的尊嚴,可是在愛情面前似乎一起都不那麼重要了愛他,就留住他,這是周元元的選擇愛他,就選擇原諒,人生苦短,何必彼此折磨?展開

《無法挽留的婚姻》章節試讀:

今天的天空陰沉沉的,彷彿憋足了勁兒要下一場大雨。
本市的一家咖啡廳里,我的對面坐着一位長發披肩青春靚麗的已婚少婦,她是我的閨蜜蕭蕭,姓蕭名蕭,大概是父母為了省事隨便起了一個名字,既能用作大名,叫起來又像是小名,真真是個好名字。
我平靜地接過她遞過來的一個牛皮紙袋,裏面裝的是我的老公宋浚和另外一個女人的照片。小小的牛皮紙袋似有千斤重,我拿着它的手竟然有些微微顫抖,雖然我心知肚明這裏面是什麼,可我仍然在看到照片之後攥緊了拳頭。
我近乎平靜地瀏覽了這些照片,幾十張照片,我卻看了足足半個小時。照片上的男人很帥,當然了,我的眼光怎麼會差。照片上的女人也很漂亮,一張瓜子臉,水汪汪的大眼睛,穿着青春靚麗,像一個清純的**。
「這事你打算怎麼辦?」坐在我對面的閨蜜蕭蕭一臉擔憂地看着我。
此刻,我竟然超乎尋常地平靜,彷彿出軌的不是我老公。
唯有紊亂的呼吸泄露了內心的情緒,我深呼吸又深呼吸,勉強壓住了翻湧的怒氣。
看着眼前照片,我不想承認,但是卻無法自欺欺人。
「剛看到這些照片我都快氣死了,敢情宋浚這王八蛋是個扮豬吃老虎的主,平時一天天地扮演二十四孝好老公,背着老婆就整這破事,我這暴脾氣可忍不了,元元,你就說想怎麼收拾他,只要你一句話,我不讓他脫層皮我都不姓蕭!」蕭大小姐邊說邊擼袖子,彷彿只要我張口,下一秒她就能幫我把宋浚活撕了。
我張了張口,卻只從鼻子里發出了一聲冷哼,沒能說出話來,彷彿得了失語症,又彷彿還沒有從震驚當中走出來。
可能是被我的樣子嚇到了,蕭蕭也說不下去了,搖了搖我的手,「元元,你沒事吧?」
我這才回過神來,勉強扯了扯嘴角,勾出一點弧度,看着照片上的一男一女親昵的姿態,我的心裏刺刺地疼,好像有一根針在心臟裏面亂竄,原來這就是千瘡百孔的滋味。
雖然心裏早有準備,但是我一時間還是無法接受,我的老公,宋浚,他竟然背叛了我!
一個月前,宋浚出差回來,幫他整理衣服的時候我在他西服的內側發現了一根長頭髮。
是黑色的直發,而我是中長的棕色微捲髮,所以,顯然這並不是我的頭髮。  
我勸說自己不要多想,我想相信他,但是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人就會不由自主地草木皆兵。
每次宋浚下班回家,接過他的衣服,我總是下意識地湊近鼻尖,想要捕捉到哪怕一絲一毫陌生的香水味,可是沒有,衣服上除了淡淡的煙味再無其他。
每次從他懷裡抬起頭,我總是注視他的眼睛,想從他的眼神里找出蛛絲馬跡,譬如嫌惡、不耐煩、慌亂,甚至愧疚的神色,但是都沒有,我覺得可能是自己太過神經兮兮。
畢竟,宋浚待我是很好的,除了出差和加班,每天都是準時回家,在外面應酬從來不會喝得爛醉讓我受累,每次出差都會記得給我帶禮物。還有生活上無微不至的體貼,我一直覺得我們很相愛。
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是我不夠好,還是宋浚太會偽裝?為什麼會這樣?
七年之癢啊,這才兩年!
婚姻的危機來的比我想像的快了太多。
我該怎麼辦?當面對質嗎?就憑一根長頭髮?不行,在沒有確認之前我不能這樣鬧開,但是我也不能這樣裝糊塗讓宋浚把我當成傻子一樣騙。
我正想着該怎麼去證實,第三者卻不請自來,自動送上了門。
為什麼小三總是那麼沉不住氣呢?我心想。我這邊還想着怎麼去調查,那邊卻忍不住自己露出狐狸尾巴,就那麼迫不及待想要成為宋太太?
男人包小三無非兩種結局。一種是真愛,發現原來小三才是對的人,因此想盡千方百計,不計各種代價,最後除掉原配,成功扶小三上位。另一種則是只圖一時新鮮,刺激,根本沒打算讓小三見光。
第一種小三隻需要坐享其成,等着男人擺脫糟糠之妻,而自己則登堂入室,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享受着原配擁有的一切,畢竟,得到了這個男人的心也就得到了這個男人的一切,愛你的人自然心裏只有你,願意把心都掏給你,那時候,他哪還會記得少年夫妻結髮的情意,只知道溫柔鄉里纏纏綿綿。
最可悲的是第二種,沒名沒分,最關鍵的還沒得到男人的心,打着愛的旗號,做着被扶正的美夢,到頭來一場空。眼看青春將去,容顏將老,怎甘心永遠做個小三?
我不知道這位屬於哪種,可是她委實是坐不住了。難道宋浚沒有將他扶正的打算?還是他沒想好怎麼擺脫我這個糟糠之妻?
「浚,我想你了,來看看我好不好,我給你做你最愛吃的紅燒肉哦!」手機的短訊提示音猝不及防地響起,一開始我還以為是蕭蕭。隨手滑開屏保,隨着屏幕地亮起,那一行情人間的蜜語清晰地印入眼底,心底最後的防線轟然崩塌。
又是一聲短訊提示音,「不好意思,短訊發錯了。」呵,此地無銀?如果第一條短訊我還能當成是惡作劇,第二條短訊就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宋浚真的有事瞞着我!
我忽然感覺無比的噁心,這種感覺就像一個人正在吃飯,而米飯上卻突然落上了一隻蒼蠅。還是原來的飯菜,而吃飯的人卻再沒有了繼續進食的**。
那天是周末,宋浚像往常一樣起了個大早,溫柔地對我說:「老婆,對不起,今天要趕一個項目,沒法陪你了。」天知道我真想撕開那張虛偽的面具,看看下面還有多少虛偽的花言巧語,但是我不能。
我斂了情緒,裝作有些遺憾地說:「好吧,這次就原諒你,下次你陪我去看電影,吃火鍋!」
第二天,宋浚早早地「上班」去了,看着他的車駛出小區的大門,我叫了一輛的士悄悄跟了上去。車子停在了一個中檔小區的門口,我看着宋浚的車徐徐開入小區,我沒有下車,只是給蕭蕭打了電話,現在我能信任的只有她了。
桌上的這些照片就是蕭蕭的成果,也是我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那女人真是小鳥依人啊,柔若無骨一樣纏在宋浚的胳膊上,一嬌一嗔一顰一笑,想必宋浚的骨頭都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