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無法靠近的距離
無法靠近的距離 連載中

無法靠近的距離

來源:google 作者:喬樂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樂菲 現代言情 賀嘉聆

當喬樂珊從江水裡被救起來,她只剩下最後一絲清醒,在那絲清醒的維持下,她覺得心裏難受得快要喘不過氣在模糊的視線里,她隱約可以看到賀嘉聆英俊的面容他正在急促地呼吸,竭盡全力還是非常....展開

《無法靠近的距離》章節試讀:

「無聊!」喬樂菲臉色一沉,語氣也變得強橫起來,「我告訴你,蘇漠南,我以前不是當年那個喬樂菲,你別以為我還是當年那麼好欺負。」

蘇漠南假裝無奈地聳聳肩膀,說:「好好好,你生氣的樣子還是那麼可愛。樂菲,只要你告訴我你現在的住址,我保證不再打擾你。」

喬樂菲看着他沒有回答。

蘇漠南津津有味地用勺子吃蛋糕,頭也不抬地對她說:「樂菲,如果你不告訴我,我也有辦法調查出來,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自己說出來,否則你就是讓我多花錢和多花時間。你應該很清楚,我從來都不在乎錢,但是我非常重視時間,如果你浪費我的時間,我會讓你付出相應的代價。」

面對他的威脅,喬樂菲最終只能把住址告訴他。

就在喬樂菲說出住址的時候,一直沉悶的天空終於斜斜地飄落雨絲,透過玻璃櫥窗,已經看不見咖啡屋外面的風景。喬樂菲不禁皺起眉頭,從許多年前開始,她就特別地特別地討厭下雨。

她父親出車禍那個晚上,也是這樣既下雨又打雷,也許就是從那個晚上開始,她每次在下雨天都會覺得特別胸悶,像是有一團棉絮堵塞在裏面。

雨水淅淅瀝瀝,許多聲音都被雨聲代替。蘇漠南自顧自地吃水果拼盤,他喜歡吃水蜜桃,所以喬樂菲特別吩咐員工給他多加一些水蜜桃。

蘇漠南眉眼低垂,眼神里的光芒黯淡一些,他也不喜歡下雨,每次聽見雨聲就不想說話。喬樂菲記得,他們曾經一起在電話亭避雨,那時他們還沒有開始交往,她第一次聽清楚他的心跳,他的心跳比賀嘉聆的心跳更像是湖面突然漾開的漣漪。

也許是害羞吧。

那個時候,她是這樣想的。

而現在,站在蘇漠南的旁邊,她竟然有一種想要靠近他的慾念,她渴望重溫他強而有力的心跳。他的心跳,如同漣漪一般把她淹沒在愛情的漩渦,而他的愛意像陽光射進她的心底。

也許心裏還是深愛着他,畢竟是他是她的初戀,畢竟當初真的愛得很深很深,畢竟一起在訂婚儀式上交換過承諾,只可惜他沒有珍惜她,沒有把她緊緊地摟在懷裡。

想到這裡,心突兀地痛起來。

像是有一顆釘子嵌進去。

無法自拔的同時又做不到甘之如飴。

最終,喬樂菲還是忍不住問:「蘇漠南,你是什麼時候來到R市的?」

蘇漠南喝下最後一口咖啡,說:「其實早在半年前,迅豪集團已經移遷到這裡。」

喬樂菲驚詫地望向他:「半年前?」

「是的,其實我早就知道你在R市,我也知道你跟賀嘉聆在一起。幾個月前,我找兩個私家偵探調查過賀嘉聆,他們都說他的人品不錯,於是我沒有打算拆散你們。但是,我沒想到你們竟然會分手,看來我有機會可以重新追求你。」

喬樂菲看着他說不出話。

心裏像橫亘着一堵密不透風的牆。

黃昏的暮色把天空渲染得有些曖昧,下過雨的天空一覽無遺,沒有騰空而起的白鴿,也沒有突然駛過的飛機,寂靜得像是一片廢墟的心境。

喬樂菲坐在收銀台,眼神獃滯地望向電腦,直到員工小柳用手在她面前亂晃,她才意識到電腦上輸入的金額少寫一個零。都怪蘇漠南,自從兩天前在醫院重新遇見他,喬樂菲就一直心神不寧,彷彿心已經被他偷走,連魂也已經跟他私奔。

關掉電腦。

彷彿連心情也瞬間漆黑一片。

已經到達下班時間,喬樂菲讓每個員工帶一杯咖啡和一塊蛋糕回家,每個星期五都有這樣的待遇,所以三個員工都非常慶幸有這樣的老闆。

R市是一個經濟發達的城市,每天都有許多外來務工人員從車站被發放到各個角落,喬樂菲剛到這裡的時候,她是在一家中西結合的餐廳打工。她曾經到過一些公司應聘,但最終也只能在餐廳當服務員,但是那家餐廳的待遇很不錯。

那家餐廳的老闆是個中年胖子,特別猥瑣,經常在上班時間調戲喬樂菲,有時摸摸她的手背,有時撩撩她的頭髮,而且還在她端菜和下單的時候,走到她的身邊說一些污穢下流的言語。

有一次,喬樂菲從洗手間出來,那個胖老闆強行把她拉到樓道。她正準備呼救,但是胖老闆從口袋裡拿出一條手巾。那條手巾有迷魂藥,喬樂菲被堵住嘴巴後,沒過一會就感到天旋地轉。

當時,賀嘉聆和童悅心剛好出現在樓道。

他們正在那家餐廳進行同學聚會。

喬樂菲暈倒後,胖老闆把她扶到牆角,一臉猥瑣地撕開她的餐廳制服,露出裏面粉紅色的內衣。

見到這種情況,賀嘉聆和童悅心連忙衝上去營救喬樂菲。胖老闆與賀嘉聆還動起手來,最後他們兩個人一起墜落樓梯。那道樓梯長達二十個階梯,於是胖老闆摔得腦震蕩,賀嘉聆也摔得右手骨折。

後來,喬樂菲離開那間餐廳,童悅心安排她前往香朗咖啡屋工作。香朗咖啡屋的前任老闆是童悅心的同學。半年前,童悅心的同學說要移民到澳大利亞,於是喬樂菲用二十萬元接手香朗咖啡屋,所以她現在已經是香朗咖啡屋的老闆。

離開香朗咖啡屋後,喬樂菲準備坐的士回家,一輛紅色汽車突然停靠在她旁邊。她可以認出,那是童悅心的座駕,她每次換車都是選擇紅色。

車窗慢慢地搖下來。

童悅心在駕駛座望向她,她的嘴角微微地翹起來,在喬樂菲眼裡,她的笑容永遠都是那麼清澈。

喬樂菲上車,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她把車窗搖下來一半,熱風從那個缺口不斷地灌進來,把她的頭髮吹得凌亂而飛揚。

她每次坐車都喜歡這樣。

童悅心穿着一條黑色的包臀短裙,露出一雙美麗白皙的長腿,她是喬樂菲見過最漂亮的女生,他們都深愛過賀嘉聆,然後又被賀嘉聆傷害過。

可是現在陪在賀嘉聆身邊的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