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秩序主宰,開局打造永恆神庭
我,秩序主宰,開局打造永恆神庭 連載中

我,秩序主宰,開局打造永恆神庭

來源:google 作者:人海浮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人海浮沉 奇幻玄幻 羅修

【幕後流+克蘇魯+無女主有女人+系統+無敵】遙遠的歡宴仍在繼續,詭譎的囈語依舊呢喃,還未準備好的羅修一頭扎進了滿是信仰的世界織夢者,教團,十字會,鱗次櫛比!詛咒,魔物,畸變怪,四處橫行!精靈與巨人的榮耀早已遠去,唯有超凡的力量亘古永存!羅修翻開支配之書,剝開層層迷霧,於混亂中締造永恆神庭,化身,秩序主宰!展開

《我,秩序主宰,開局打造永恆神庭》章節試讀:

他翻開一張空白頁,提筆寫下。

眷屬要求:第一,品性優良,堅毅,勇敢,善良,忠誠…..

第二,聰慧,擁有一定特長,能夠隨機應變。

第三,非其他任何教派狂信徒。

最後,擁有超凡潛質,即可承受覺醒靈能帶來的後果。

將鋼筆放下,羅修沉思片刻,確認沒有遺漏之後,方才伸手在這頁紙張上輕輕一撕。

嘶啦!

紙張沿着書本內側邊緣整齊撕下。

羅修伸手將其對摺,開始搜索前世關於千紙鶴疊法的記憶,隨即開始嘗試。

片刻之後,他放棄了。

腦海中念頭涌動,想像着紙張變成千紙鶴的畫面。

沙沙!

褶皺的紙張在羅修面前快速摺疊成一枚掌心的千紙鶴,與他想像的模樣毫無二致。

等到千紙鶴成形,羅修抬手在千紙鶴上輕輕一點,將一絲風之法則賦予其上。

下一刻,只聽噗啦一聲,滿是褶皺的翅膀開始扇動起來,居然就那麼在茶几上憑空飛起。

「才一隻,應該有點少啊!」

羅修看着飛舞的千紙鶴,彈了彈手指。

只見千紙鶴開始融化,粘稠的,充滿韌性的拉開成了三份,繼而再度聚合,成了三隻一模一樣的千紙鶴。

因為沾染法則的總量不變,三隻千紙鶴的大小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一。

之所以沒有製造更多,並非羅修不願,而是他發現,在保證自己留有足夠力量的前提下,目前只能分出三隻。

「去吧,按照要求,尋找合適的人選吧!」

帶着淡笑,羅修對飄蕩在空中的三隻千紙鶴說道。

撲閃!

三隻千紙鶴振翅而起,順着窗口,一個接一個的飛了出去。

很快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羅修從夜空中雙月上收回目光,繼續在支配之書上寫到。

問題三,勢力名稱和神名。

既然選擇收集信仰,發展信徒,總要有一個專有名稱才行。

系統面板上,也存在着類似的選項,顯示的都是未命名狀態。

「該叫什麼名字好呢?」

穿着白色襯衣,袖口處挽了兩層的羅修,手指輕輕叩着紙面。

「既然我選擇收集信仰,就與這個世界的一切教會,擁有信奉神祇的勢力為敵。」

羅修望着翻開的支配之書,陷入沉思。

「其本質上,是我與眾多神祇為敵,既然如此,名字就要以神的角度來取。」

他沉吟着,忽然筆尖輕抬,在紙張上寫下四個字。

永恆神庭!

永恆不滅,亘古而存,諸神天庭,唯我獨尊。

就在這四個字浮現同時,腦海中系統提示隨之響起。

【勢力命名完成】

羅修眸光一閃,淡淡開口。

「勢力已成,吾之神名,變為永恆神庭之主,亦是支配之主,法則掌控者,秩序締造者…….」

頓了頓,他眼中似乎有一股野心點燃,並且越燒越旺。

最後提筆寫下四個字,秩序主宰。

嗡!

似乎感受到羅修的想法,腦海中那本支配之書居然發出輕微的震顫,似是慶祝,又是共鳴。

「看起來你對這名字也很滿意啊!」

羅修忍不住笑着自語了一句。

至此,勢力與神名也都確定。

基本的工作已經完成,接下來,就是解決眼前的局面了。

首先是沃頓和艾達失蹤的消息,如何向周圍的鄰居解釋,亦或者有人上門問詢。

其次,那就是羅修·奧特洛斯今後的打算。

為了防止被翠微家庭委員會質疑虐待自己,沃頓和艾達並沒有限制羅修的出行,甚至還允許他去炎龍公學上課。

所謂公學,就是這個世界的高中。

通過公學的學習,可以完成考試,踏入高等學院,以及一些專科學校。

按照記憶的融合,羅修知道,自己在翠微城炎龍公學三年級里,居然還是一位品學兼優的學生。

在歷史學,文學,數學,乃至生物學上都有着出色的表現。

用自己前世的話來形容,是典型的學霸。

考慮到自己需要在這個城市生活一段不短的時間,羅修便決定繼續接受這個身份。

幸好他融合的記憶還算完整,不需要因為各科不同的學業而頭疼。

身份安排也得到了完美解決,羅修便伸手將支配之書合上,裏面記載的內容,可以根據他的需要,自行隱藏或浮現。

這是剛剛羅修在記錄時,發現的新作用。

站起身,羅修整理了一下衣袖,起身朝着樓上走去。

坐落於翠微城最繁華的,橡樹街區的聯排別墅,一共有三層。

一層包含客廳廚房與女僕間。

二層則是兩間獨立的卧室。

至於三層,才是專門存放雜物的閣樓。

如今沃頓和艾達已經不在,羅修自然要選擇一間自己的卧室才行。

伴隨着皮鞋踩在名貴橡木地板上發出的嘎吱聲,羅修出現在二樓走廊。

按照記憶,左側是主卧,右側是次卧。

次卧原本屬於馬修,只不過最近一段時間,馬修都沒有回來,所以上了鎖。

羅修看了一眼,忍不住微微搖頭。

寧願上鎖都不肯給前身住,這對人渣夫妻也算是極品了。

收回目光,羅修朝着主卧走去。

伸手窩在把手上,輕輕一擰,房門應聲而開。

一張帶着尖頂雕花立柱,鋪着真絲織品的雙人大床進入視線。

靠近門口一側牆壁角落擺着一張本色木質床頭櫃,上面是一盞蕾絲邊圓頂檯燈。

一隻腳邁進卧室大門,右側寬闊的空間里擁有一張用品齊全的梳妝台。

突然,從牙縫中發出的吼聲打斷了羅修的參觀,他本能的視線下移,只見一頭高近一米,形似高加索犬的捲毛大狗正齜着牙,看着自己。

「吼…..汪…….」

它眼中帶着兇狠和威脅,這裡是屬於它和主人的領地,眼前的羅修不應該出現在這裡,應該出現的地方是它都嫌棄髒亂的閣樓。

在它眼中,這個比自己高了近一倍的傢伙,連狗都不如。

羅修看着它,忽然抬起手摸了摸有些凹陷的肚子,似乎想到了什麼。

偏着頭,看着大狗臉上露出微笑。

「喬治是吧?這個時間,要不要吃點夜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