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只想苟着,系統讓我出人頭地
我只想苟着,系統讓我出人頭地 連載中

我只想苟着,系統讓我出人頭地

來源:google 作者:我就是那個花姑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我就是那個花姑涼 李蘭 現代言情

女強文,無cp系統➕空間簡介不想寫,隨便寫寫,請移步正文重生後的她,拿着幾千億購買了物資末世只想苟着發育的她,卻被系統逼着出門砍喪屍不然物資就扣一半沒有辦法,苟王李蘭提着扳手出了門只是那些喪屍見到她,就像是同類一樣,絲毫不帶搭理的展開

《我只想苟着,系統讓我出人頭地》章節試讀:

入夜。

轟鳴的雷聲,噼里啪啦作響。

只聞狂風,不見雨。

李蘭在頂樓拿着望遠鏡到處觀望起來。

末世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

倖存者們也在急劇下降。

喪屍的數量在增加。

入夜的城市,感染的喪屍們在嘶吼。

如同曾經夜市酒吧一樣的氣氛狂歡。

不少喪屍陸陸續續晃進小區裏面,只要有人住的地方,那一定是圍着有喪屍的。

李蘭的別墅區,原本是很空曠的,如今也有一百多號喪屍在路口站着。

不知道在等誰一樣。

她從空間拿出系統獎勵給她的m416 。

「這槍不錯,還是頭一次摸這玩意兒。」

說著,她拿着槍對準門口附近的一具喪屍。

她在自己家開槍應該沒問題吧!

畢竟這個可是拿着高層人才能擁有的,她一個老百姓拿着一桿槍打,怎麼看都像是反革命分子。

好在現在是末世,不然真說不清楚。

一發子彈打了出去。

『砰』

李蘭看着門口的站立不倒的喪屍。

「麻蛋,打歪了。」

她又瞄準喪屍開了一槍。

『砰』

子彈打進喪屍的肩膀。

咦!她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咋那麼菜呢!她。

抓耳撓腮一陣。

不服氣的她又瞄準了喪屍。

這次很幸運,打中另一喪屍的頭。

「我服,」李蘭氣憤的把槍扔在一旁,拿起一杯威士忌喝了一口。

她千杯不醉,可不是吹的。

一杯下肚,她再次把槍拿了起來。

末世,她很想擺爛,可是她的系統一定不會讓她擺爛的,不然給她槍幹嘛?

她現在打不準,只能慢慢練了。

平復一下心情,再次對準了一隻晃來晃去的喪屍。

精神集中。

『砰』

一聲槍響。

『砰』子彈穿過喪屍的腦袋。

「耶。」

李蘭歡呼跳躍。

剛祝賀自己命中喪屍,系統就給她發了任務。

「請宿主用槍擊殺喪屍200,獎勵子彈各一千。」

我擦,這狗系統玩她呢?大晚上的,還讓她出門,而且別墅區的喪屍也就一百多,她去那裡整剩下的喪屍。

而且太晚了,她不太想出門哎!

「請苟宿主儘快完成任務。」

眼見系統催促她,李蘭心裏非常煩躁,她最煩別人催她幹什麼了。

「我拒絕,大晚上的,我不出門。」

「可以,物資扣一半。」

「你…算你狠。」

李蘭知道,這末世088系統,幹得出來這種不要良心的事。

她拿着槍走出去了別墅,身上穿的真絲睡衣也沒有換,踏着一雙鑲鑽的拖鞋又出了門。

鐵門打開。

門口落單的幾隻喪屍還在搖擺不定,就被李蘭幾槍爆頭。

「瑪德,這喪屍就不能排隊等她爆頭嘛?」

「宿主,你在做什麼春秋大夢?」

「喲!你今兒怎麼沒自動屏蔽?」

……………

等了一會兒,見系統沒回復她。

「艹,」真的雞賊啊!這系統。

『砰…砰…砰…』

幾聲槍響過後,她門口的喪屍已經被清理乾淨。

朝前走去。

花壇**有四五個喪屍在那裡聚集。

李蘭站在不遠處,抬起槍對準了喪屍的頭。

因為是晚上,看的不怎麼清楚,也只藉助太陽能的路燈,勉強看清。

『啪』

子彈迅速穿過空中,直擊一喪屍。

不過,太暗了,她沒沒擊中喪屍腦袋,只是打中了脖子。

喪屍被打,紛紛轉頭看了過來。

李蘭對他們沒有吸引力,所以也沒追過去,只是四散開來。

「我去,你們別動啊!」

原本不動靶子,這下變成移動靶子,李蘭犯了難。

其實,這也是系統為什麼會給她發佈任務的原因了,就是為了鍛煉她。

不過,一心只想當苟王的李蘭,是不會明白系統的心思。

她只覺得系統在坑她。

見喪屍離開,李蘭為了儘快完成任務,提着槍追了上去。

「小樣兒,還想跑,問過我手中的子彈沒有。」

其實,她子彈不多,不能浪費。

她舉着槍對準喪屍的頭,就是一梭子。

『砰』

一槍命中過後,腦袋直接炸開。

經過太陽曬了好幾天的喪屍,腦袋裏面已經變成黑紅色腥臭的液體。

李蘭趕緊跳遠了一點,「艾瑪,差點濺我一身哎!」

她可不要,龐臭。

繼續追擊其餘的喪屍。

一槍一個喪屍。

最終,別墅區的喪屍清理乾淨,距離任務目標還差32個。

抬頭看了看天,原本狂風大作,還打雷的天,下起了毛毛細雨。

看來得加快速度了。

她準備再次前往街上。

另一棟別墅內的大門緩緩打開。

「那個,美女,你能不能幫一下我?」

聽到有人在說話,李蘭趕緊把槍收進空間。

還好天黑,看的不太清。

男人也沒注意,只自以為李蘭拿了一根鐵棍子。

李蘭走了過去,「什麼事?」她帶着一絲警惕性問道。

「我家孩子卡欄杆里了,拽不出來,你幫我扶住一下杆子,我好解開。」

李蘭皺起了眉頭,這都啥時候了,還能卡欄杆,怎麼聽都感覺有詐。

「你家沒沒別人了嘛?」

男人搖了搖頭,一臉悲痛的說道,「是我的外孫,家人都外出逛街,只怕都已經變成喪屍了。」

李蘭看着悲痛男人,「那我隨你去看看吧!」她就看看這老男人耍什麼花招。

一進屋,漆黑一片。

到了餐廳才看到一絲微弱的燭光。

「你家孩子呢?在哪兒?」

男人提着燭台,「你跟我來,就在二樓。」

李蘭跟着男人來到二樓的雜物間門口。

男人把燭台掛在牆上,站在門口用鑰匙開着門。

這一幕落在李蘭眼裡,不是小孩被卡欄杆了嘛?怎麼還關起來了?

心中還在想着什麼,只見男人快速的拉過她,把她推了進去,然後關了門,緊緊的拉住門把手,嘴上還不停的說著,「對不起,抱歉。」

李蘭懵的被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男人推進屋子裏面,跌坐在地。

漆黑的房子,頓時讓她感到一陣害怕,恐懼蔓延着她全身。

汗毛都豎立起來,緊張的她,抖抖索索的從空調裏面掏出一個手電筒。

還沒打開,她就感覺有什麼毛毛在她腿上繞來繞去,還有些癢。

她趕緊把手電筒打開,頓時房間被照亮。

一副血淋淋的面孔近在咫尺。

『啊!』

一陣震耳欲聾的尖叫聲響起。

門外的男人捂着耳朵,嘴上還在說,「對不起,抱歉,」兩行眼淚流了下來。

反應迅速的李蘭,趕緊拿出槍對準了面前的喪屍。

槍響過後。

喪屍跟她都癱倒在地上。

李蘭喘息着,打量眼前的喪屍。

只見一條鐵鏈拴着她的脖子,全身還散發著一股濃濃的酸臭味兒。

頭髮大概很久沒洗了吧!

「這狗男人,居然騙她,還說什麼孩子被卡欄杆,我卡你媽啊!」

門外的男人見沒了動靜,只當他愛妻已經把李蘭吃了,打開門一看。

就見李蘭坐在地上。

「你這?沒事?」

男人說著,又看了看地上趴着的喪屍。

見喪屍躺在地上,也不動一下子,立馬察覺到出了事。

大步跨了過去,抱起地上的女喪屍。

「珊珊,你怎麼樣?你沒事吧!」

他着急的說著,眼淚掉了下來。

李蘭起身靠近男人,手中的槍對準了男人的腦袋,「你們的愛情,真是夠感人的。」

不給男子任何反應,她就扣動扳機。

『啪』的一聲。

男人死死的抱着懷中的女喪屍倒地。

熱血灑了李蘭一腳。

「得罪了我,我能讓你活着?還想在一起?想都別想。」

李蘭扯開了兩人。

她把男人拽了出去,並且把門關上了。

「下輩子,你們也給我一牆之隔吧!」

屋外,下起了大雨。

雷神已經停了。

瓢潑大雨洗刷着屍氣,新一輪的大屠殺,即將開始。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我只想苟着,系統讓我出人頭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