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真不想當皇孫啊
我真不想當皇孫啊 連載中

我真不想當皇孫啊

來源:google 作者:男兒帶吳鉤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塵然 梁翰

十年前,大雍皇朝嫡長孫在東宮被人劫持,不幸掉落山崖生死未卜,此時賢太子蕭睿正率軍橫掃北戎,眼見就要攻佔王庭卻得知自己愛子出事,氣血攻心之下不幸戰死沙場接連受到打擊的武德皇帝一夜白頭,原本正值巔峰的大雍開始轉向了衰敗十年後,穿越而來的李塵然在京城開了一間小小的酒館,意外與微服私訪的武德皇帝相識,因為一場意外,武德皇帝驚訝的發現李塵然竟然是自己苦尋未果的皇孫,只是礙於朝政複雜暫時卻也不能公開皇孫的身份此時,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李塵然正因為自己的系統而苦惱,因為系統自作主張綁定了大雍國運,想要獲取系統獎勵必須努力提升國運,可惜他一個小小百姓如何才能左右大雍的國運?不得已的李塵然在武德皇帝的偷偷幫助下努力的提高自己在大雍的權勢和地位多年之後,身穿龍袍的李塵然一手托着腦袋,一手不停的在龍椅上敲打,他想不明白,怎麼自己就莫名的成為了大雍雄主,武林公認的天榜第一、而且還有一個傾國傾城的劍仙皇后......展開

《我真不想當皇孫啊》章節試讀:

結束朝會後,大太監馬無常有些好奇的看着武德皇帝問道:「陛下,為何在朝會的時候不說一下對皇孫的賞賜?陛下不是打算為皇孫積蓄一些名望和勢力再準備安心接皇孫回宮嗎?這一次就是很好的機會啊。」

武德皇帝微微搖頭:「此次功勞雖然不小,但是還不足以讓這些朝臣對乖孫刮目相看,路要一步一步走,朕不能太着急了,當年皇孫被擄走的真相至今都沒有查清楚,到底是何人在針對我皇室也沒有搞清楚,故此皇孫的身份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不能輕易的暴露,況且,這獎勵朕早就為他準備好了,倒時候會親自跟他說的,算算日子,蕭沐也該回來了吧。」

馬無常弓着身子微微點頭,他能明白陛下的顧慮,也能體會到陛下對皇孫失而復得的那種在意,皇宮看似美好,只有待在裏面的人才知道,這整座皇宮就是一隻吃人不吐骨頭的巨獸,沒有一定的能力貿然進入這裏面,只會屍骨無存。

因為群臣的「踴躍奉獻」,國庫少許緩解了一些壓力,不過光靠這些人自然不足以填補那麼大的窟窿,只能說暫時緩解了壓力,朝廷可以有一點錢去賑災以及籌備援助邊境的糧草。剩下的窟窿只能盡量推動國債,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這一點已經交給戶部去辦了,如果連這點事都辦不好,那麼戶部這些官員也就沒有必要幹了。

另一邊,被派出去搜尋李塵然過往的蕭沐也在今天風塵僕僕的回來了,聽到蕭沐回來的消息,武德皇帝直接丟下奏章都不管了,直接帶着蕭沐就走進了御書房,等馬無常關上門之後,武德皇帝就迫不及待的問道:「查的如何了?」

因為事關皇孫,所以蕭沐組織了一下語言,盡量不加入自己的想法,僅僅只是把查到的事實說了出來。

「回陛下,臣仔細的查證過了李塵然的過往,他並沒有說謊,他的確是十年前被一對老夫婦收養的,老夫婦一生無子,在上山採藥的時候遇到了掉落在樹枝上的李塵然,不僅救了他還收養了他,只可惜不光是老夫婦,就連他們的村子都因為地龍翻身全部遇難,只有李塵然一個人因為外出挖野草僥倖逃過了一劫,李塵然替自己的養父養母以及村民處理了喪屍,還守孝三年,孝期滿了才孤身一人來到了京城,憑藉一些小生意賺了一點錢買下來現在的小院,開了這間忘憂酒館,其餘的臣實在是查不到。」

武德皇帝沉思了片刻,嚴肅的問道:「查證了是在太常山被那對老夫婦救下的嗎?」

「沒錯,時間地點都對的上,的確是太常山,而老夫婦他們居住的山村在太常山二十里處,叫安平村。安平村雖然毀了,但是周圍倒是有幾個還倖存的小村落,平日里跟安平村也有往來,當年李塵然被救回去的時候動靜很大,知道他的人不少,這一點可以確認。」

武德皇帝「唰」的一聲激動的站了起來:「時間地點都對的上,就連樣貌都對的上,不可能有錯的,不可能有錯了,他絕對就是朕的乖孫,朕當年知道乖孫出事之後親自帶人把太常山裡里外外翻了幾遍都沒有找到乖孫,原來是被人救走了,哈哈,這是老天爺開眼了啊。朕就知道朕的直覺不會錯的。」

蕭沐也覺得事情算是十有八九了,只是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多嘴說道:「陛下,雖然皇孫的身份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可是為了以後讓宗府閉嘴,我們還需要驗證一番。」

武德皇帝有些不悅,在他看來這些證據足以證明皇孫的身份了,根本用不着再去驗證什麼。

看到武德皇帝皺眉,蕭沐苦笑。

「義父,兒臣知道你的心情,能夠再一次看到大侄子我也很激動,但是陛下是大哥的血脈,身份不凡,還是再確認一下的好。」

聽到蕭沐不再稱呼自己為陛下,而是以義子的身份勸說自己,武德皇帝猶豫了一下還是接受了蕭沐的提議。

「你想怎麼驗證?」武德皇帝輕聲問道。

蕭沐抬起頭,一臉認真的說道:「皇孫小時候是義父親自養着的,那麼必然知道大侄子背後是有一塊胎記的吧?」

武德皇帝冷哼一聲:「朕自然知道,那胎記就長在後背上,形狀如同一輪殘月。所以你是想去查一下這個胎記?」

「是的,胎記絕對做不了假,如果連胎記都確認的話,那皇孫的身份必然不可能出現任何的問題。」蕭沐恭敬的說道。

武德皇帝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也好,那我們父子再去一趟忘憂酒館吧,最近忙於國事朕已經幾天沒有看到乖孫了,這心裏怪想念的。你不知道啊,困擾了朝廷許久的國庫問題,還是你大侄親自解決的呢,這一次朕沒有在朝會的時候封賞,便是打算親自去把賞賜給他。」

蕭沐整個人都愣住了,怎麼感覺自己出去幾天發生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這大侄子解決了困擾朝廷幾天的難題?怎麼覺得有些不真實呢?

看着蕭沐發愣的模樣,武德皇帝有些得意的哈哈大笑,直接拍了拍蕭沐的肩膀大笑着說道:「走,咱爺倆邊走邊說,朕跟你好好講講朕的乖孫到底是怎麼解決的。」

兩人偽裝了一下便再一次溜出了皇宮,直接來到了忘憂酒館,雖然不是第一次來了,可是武德皇帝此時的心情跟之前完全不一樣,以前只是覺得這個酒館老闆還算有趣,自己對他有些興趣,如今知道了這是自己的乖孫,這些年的愧疚和思念之情一下子得到了宣洩。

武德皇帝站在門口久久沒有走進酒館,湊巧李塵然見外面的風雪有些變大的跡象想要把大門關上一點,就看到外面站着兩個熟悉的身影。

「喲,蕭老爺子,您今兒怎麼有空來了?」李塵然含笑看着武德皇帝,這可是他來到京都之後認識的第一個人,而且跟蕭老爺子非常談得來,所以見到蕭老爺子來了,李塵然立馬親近的把他們迎進了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