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西遊路上當群演
我在西遊路上當群演 連載中

我在西遊路上當群演

來源:google 作者:郭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飛 奇幻玄幻 孫悟空

我是一個群演,一覺醒來我在西遊路上,系統提醒我要經歷九九八十一劫難方能修成正果,是的,我就是這個劫難西遊路上八百萬個小妖精,就是我,沒有之一我唯一要做的就是:給師徒四人製造劫難本書其他名稱:《末流小妖升職記》、《一不小心成了三界首富》、《頭鐵妖王》展開

《我在西遊路上當群演》章節試讀:

蛇盤山,鷹愁澗。

我在水裡掙扎着,在我溺水的一瞬間,我好像看到了前生今世。

這一世,我是一條小白龍。

一個縱火犯,我長的很白,生活卻有點綠,腦門上總是帶點色兒。

我叫玉龍,人稱三太子,這是明面兒上的叫法,私下裡我知道,他們都叫我綠龍三太子。

龍族是仙界最悲催的神仙,我是龍族最悲催的神龍,我的人生至少做錯了兩件事兒,一不應該娶萬聖那個老娘們兒為妻,二不應該吃唐僧的那匹馬,還把他媽鞍轡一起吃了。

萬聖是個公主,人如其名,我們是在天庭夜總會認識的,大家都是老鄉,聊得很投緣。

那天我都沒有來得及動腦子,一拍屁股就決定了這門親事。

用屁股做出決定的事情,問題還是會出在褲襠里,在遇到萬聖公主以前,我實在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有人會拿自己的性格當名字,如果當時我知道萬聖是「萬千聖母婊」的簡稱,我一定不會開始這段感情。

那一刻我以為我遇到了愛情,萬聖的愛情覺悟比我高,她是一個註定要把愛灑滿人間的女人,出軌的對象都找了九個腦袋的傢伙。

洞房花燭夜那天,洞房沒了,只剩下花燭了,一把火照亮了這段不堪的愛情,照的人盡皆知。

「難道你對我的感覺是假的嗎?」我疑惑的問。

「感覺是會騙人的,你走進過我的內心,但只是蹭蹭,不要再欺騙自己了,撩撥一下那不是愛情,而他不一樣。」她提起九頭蟲的時候眼睛裏泛着光。

「有什麼不一樣,難道是因為他頭多?」我實在想不明白。

「不,他用心了。」

「這隻九頭蟲長的比我帥,還是腦袋比我好使?」我質問過萬聖公主。

「你為什麼一定要拿自己的弱勢來硬拼別人的強項,他是那樣拉風的男人,論聰明才智,他有九個腦袋。」那一刻我看懂了是她遇到了愛情,不是我。

「可他只是一條蟲啊!」我惋惜的說。

「那你見過九條腦袋的蟲嗎?連長相都那麼的獨樹一幟,不拘一格。」萬聖對九頭蟲的崇拜無以復加,我嚴重懷疑她被九頭蟲PUA了,我試着勸醒她。

沒有人可以叫醒一個裝睡的人,更沒有人能夠挽留一個醒來的女人,更何況還是在別人床上醒來的女人,他們是真心相愛的,這才是真正的悲劇。

洞房花燭的那場大火燒了三天,整個西海的黑水都沒有能夠撲滅我心中的怒火,我聽說過九頭蟲有偷東西的習慣,這次改偷人了。還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萬聖是龍族的小偷家族,劣跡斑斑,萬聖公主偷走了我的心,還把它曬在了太陽底下。

我打碎了龍宮裡的殿上明珠,我父王表奏天庭,告了忤逆。

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我的父親西海熬閏是個喜歡做文章的人,主要職業喜歡小題大做,這家醜捅到了玉帝那裡,面子肯定是掛不住了,褲襠里的那點兒成為了焦點,玉帝差點沒當場笑出聲來,我當場哭訴着說:「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這日子沒法過了,我不想活了。」

「准了!滿足你的願望,斬立決!」玉帝下了旨意。

我在斬龍台上還在想,玉帝果然是玉帝,想法都跟其他人不一樣,以後在眾神面前許願,千萬不能亂說話。

「這可能是個誤會。」我委屈的辯駁說。

觀音大士在斬龍台上救下了我,她說人言可畏,想改變家族的命運,全繫於你一身,日後自會明白你父親的良苦用心。

「我有一份公差給你,完成可得大道。」觀音故弄玄虛的說。

「請觀音大士言明,小龍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我當時沒有更多的選擇。

「取經路上人多口雜,人脈關係盤根錯節,權力鬥爭錯綜複雜,所有人都在盯着這一場表演,其中的利害關係你不需知曉,我需要取經路上的一雙眼睛和一隻聽話的手,你知道該怎麼做嗎?」觀音點化道。

「現在取經團隊名額有幾隻手?」

「四個人,八隻。」

「加上我那就是十隻手了,就不怕人多口更雜?」我疑惑的問。

「準確的說是十二隻手,你一個人四肢!」觀音解釋道。

「這是走後門的特殊關係?」

「不,你的角色就是四肢手,取經天團組合的名額滿了,你只能算半個。」觀音繼續解釋說。

「我努力幫你爭取過,所以你只能有一份畜生的名額,你的身份是一匹白馬。」觀音解惑道。

「我可是一條龍。」我委屈的說道。

「取經隊伍里不需要一條龍,做一條沒用的龍,還是做一匹有前途的馬,你自己決定,你想開一點,龍是龍他媽生的,馬是馬他媽生的,你的角色就是一個混血,龍馬,只要你堅持努力,上天一定會為了你的奮鬥和努力而感動,興許日後得了大道,搞出一個什麼龍馬精神流芳百世,也未嘗可知。」觀音慫恿說。

「觀音大士,不是我挑理兒,我眼神不太好,你讓我做一匹馬,就不怕跑錯了方向?」我揉了揉眼睛,據理力爭。

「作為一匹馬,眼神兒不好不重要,還有韁繩牽着,隊伍里認識道兒的人比你多。」觀音說。

「你確定一隻猴,一隻豬和一個挑山工認識西天取經的路?」我還是有些疑慮。

「他們可以不認識路,但是他們都知道自己的**,更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敢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腳往哪去我們說了算。」觀音深不可測的笑道。

「我有一個條件。」

「哦?」

「這活兒我可以接,你把九頭蟲給我整到西天取經的路上。」我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你這是要公報私仇?」觀音疑惑的問。

「人生路途遙遠,西行路上總要有個盼頭。」我感慨的說。

「成交!九頭蟲我給你安排好,私人恩怨你們私人解決,這事兒我就當不知道,一個好員工一定要知道感恩,知道誰是你的老闆。」

「老闆,我這就走馬上任了。」

小白龍的記憶湧現在我的腦海中,系統提示我:「宿主記憶加載完成,宿主……宿主?」

【恭喜宿主被水淹死,經驗值+1。】

系統提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