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
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 連載中

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

來源:google 作者:Huguette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晉思南 柏渭頤 現代言情

作為一個品學兼優,無不良嗜好的新一代大學生,晉思南打了個工,就把自己打到恐怖遊戲中了睜開眼,聽到綁定了某個006號系統往後的日子裏,不是在想着怎麼活下去,就是想着帶鬼怎麼打群架某一天,她認識了一個名叫柏渭頤的男人再後來某一天,她的系統說漏嘴,這時,她才發現,這個柏渭頤,她好像從來都沒有了解過展開

《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章節試讀:

晉思南感覺一陣尿意襲來,想要出去上廁所,但是又害怕門口會有什麼東西。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感覺黑夜中有什麼東西在看着自己。她回過頭看啦看旁邊的那個用黑布包裹着的鏡子,鏡子安安靜靜地躺在床頭柜上,並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床單和被套也是黑漆漆的一片,和夜色融為了一體。

回頭的瞬間,門口好像有什麼東西閃了過去。

她揉了揉眼睛,眼睛眨也不咋地盯着門口,門縫裡透出柔和的暖黃色燈光,在這樣一個恐怖的氛圍中顯得有點詭異。

許久,門口都沒有異樣的動靜,晉思南覺得可能是自己看錯了。

困意襲來,想上廁所的**變得沒有那麼強烈,人暈乎乎地就這樣睡了過去。

半夢半醒之間,好像聽到門上有指甲划過的聲音。

但是晉思南此時就像吃了安眠藥一樣,眼睛都睜不開。

不知道過了多久,腦海里一陣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是系統。

「晉思南。」

是那個好聽的男聲,聲音如同泠泠的溪水,激得晉思南打了個哆嗦就清醒了。

「你還在睡?天都亮了。」系統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

晉思南莫名覺得有點委屈。

「那我還能怎樣,不是你給我發的任務,讓我晚上不要亂竄的嗎?」

隨後,腦海里的聲音頓了頓,「那是你的任務系統,我是你綁定的系統,不太一樣,我不能一直在任務中陪伴你,所以我盡量長話短說,你要記住,想要活下去,不是僅僅完成主線任務就行了,一定要考慮完成額外的任務,因為遊戲的機制是一定會讓你去觸發支線任務的,所以,與其……」

話還沒說完,就像電話突然被人掐斷掉了一樣。

此時的晉思南已經完全清醒,這個遊戲,肯定是有問題的,剛剛系統沒有說完的話,應該是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提前做好準備。

想到這兒,晉思南好好地將家裏面給檢查了一遍,大門並不能打開,看來應該是「爸爸媽媽」出門的時候將門給反鎖了,也就是說,自己這幾天都是會被困在這裡,除非找到生路。

晉思南開始思考任務系統給自己發佈任務的時候,肯定不會給思路,簡單來說,一定要好好審題。

她仔細的看着爸爸媽媽留下來的任務。

第一個任務,任務裏面說的是家裏面只能有三面大鏡子,但是後面的敘述是只要看到鏡子就要用黑布遮起來,如果看到的是昨天的那種梳妝鏡,並不是大鏡子,為什麼也要用黑布遮住呢?

想到這兒,晉思南的腦殼有點疼,這些題目現在看來就像語文的閱讀理解一樣,需要自己去判斷,但是如果自己判斷錯,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眼神微閃,看到牆上的日曆,有一個日子被標上了紅色。

晉思南走近一看,上面寫着的是爸爸媽媽回來的日子。

紅色的日子是這個月的30號,周日。

晉思南轉頭就在房間裏面找和日期有關的東西,終於在門口的架子上,看到了一份報紙,報紙上寫着26號。

屋子內的其他地方沒有具體的時間了,時鐘也是壞掉的,所以晉思南做好最壞的打算,也就是昨天是26號,今天是27號,只要再成果兩個晚上,那麼就可以撐到任務結束了。

她總覺得哪裡不對勁,鬼使神差地回頭再看了眼日曆,日曆上寫着2月,2月什麼時候有30號了。

如果說之前系統給自己的提示,她還抱有僥倖心理,那麼現在就可以用面如死灰來形容了。

現在的情況,不是自己當個乖乖女就能解決的,此刻晉思南才知道,這個遊戲為什麼會一定要人去觸發這些支線任務。

她在心裏面默默地呼喊着系統,但是自己綁定的那個系統就好像消失了一樣,只有冰冷的機械音在腦海里回放。

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現在是中午,如果自己不快點想到解決或者是應對的方法,那麼晚上到來的時候,自己肯定是死路一條。

就像昨天晚上,自己明明沒有喝水,但是半夜就是尿急,遊戲的設定肯定是要麼自己知道了之後主動去觸發劇情,要麼就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被動觸發這些劇情,但是無疑地是,如果是被動的話,一定會很可怕。

現在的她,有點理解當時系統為什麼要這麼說了。

她焦急的在腦海里想着那幾個任務,遊戲的設定不會是必死的結局,肯定是有生路的,那麼生路在哪裡,

第一個鏡子,還是回到剛剛的問題,為什麼多出來的鏡子要用布遮住。

是因為不遮住會有什麼東西出來嗎?

多出來?這個字眼有點眼熟,之前好像看到了一本日記,應該是劇情設定的人物的日記,也就是這個角色原身。

這麼重要的東西,自己當時怎麼能不研究呢?

她急忙翻開日記,接着昏暗的陽光,一個字一個字地閱讀着。

很快就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

「今天我下課回來,剛到家,就看到媽媽用鞋櫃裏面的黑布擦着門口的鏡子,每次回來媽媽好像知道我要回來一樣,都能看到她在擦鏡子。每天出去上課的時候,她也會拿出那塊黑布,我問媽媽為什麼要每天擦鏡子,媽媽說,這樣鏡子才能照出完整的我。」

晉思南看到這兒,停頓了下來,自己難道是漏了什麼信息嗎?為什麼從日記上看的,和任務給出的不一樣?

為什麼這個「我」去上學的時候,媽媽要拿黑布,擦這個鏡子,或者說,媽媽真的是在擦鏡子嗎?

一種離譜的想法在晉思南的腦海里浮現,難道媽媽在這個「我」出去上課的時候,用黑布把鏡子蓋住了?

想到這兒,晉思南打了個寒戰,這個想法有點荒唐,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是不是說,爸媽不在家,應該把預示他們的鏡子也蓋上呢?

晉思南顫抖着手,從鞋櫃裏面找到了兩塊黑布,隨後將房間里和衛生間里的鏡子都蓋上,不管怎樣,根據提示,只要是黑布,應該可以阻止裏面的東西出來,希望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至於後面兩個,她又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