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晉西北當老六
我在晉西北當老六 連載中

我在晉西北當老六

來源:google 作者:大頭爸爸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大頭爸爸 董宥禮

哎呀!一不小心,隊伍就發展過猛了團長,咱們還招人嗎?招,為什麼不招?可一招人不僅要發裝備,還多了那麼多嘴!!怕啥?這些事讓小董去解決就行了憤青寫的意淫文,節奏可能偏慢,但會爽到底……展開

《我在晉西北當老六》章節試讀:

董宥禮一個人躺在炕上,百般無聊的他雙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屋頂。

當然了,他不是在賣獃,而是在看別人看不到的系統界面。

正當他揪心這系統如何才能玩出花樣的時候,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系統使用說明。

上面的條條框框寫的很清楚,算得上是明碼標價。

宿主的等級提升方法,每完成一次系統任務,由系統酌情判定是否給予宿主升級。

兌換的物品數量,是根據宿主等級來決定的。

同樣的,系統開放物品的兌換權限,也是以等級來劃分。

物品的價值越高,越具有重要性,兌換起來越是麻煩,需要宿主有更高的等級。

如果想要越級兌換,只能使用兌換次數去轉盤拼手氣,一次系統兌換可以使用一次轉盤抽獎。

系統兌換次數獲得方法:

擊斃鬼子二等兵一百人,獲得一次兌換。

擊斃鬼子一等兵八十人,獲得一次兌換。

擊斃鬼子上等兵六十人,獲得一次兌換。

擊斃鬼子伍長(下士)五十人,獲得一次兌換。

擊斃鬼子軍曹(中士)四十人,獲得一次兌換。

擊斃鬼子曹長(上士)三十人,獲得一次兌換。

擊斃鬼子尉官(大尉、中尉、少尉)一人,獲得三次系統兌換。

擊斃鬼子佐官(少佐、中佐、大佐)一人,獲得五次系統兌換。

擊斃將官(大將、中將、少將)一人,獲得一百次系統兌換。

註:宿主所在新一團擊殺鬼子人數,全部計算在系統規則之內。(非宿主本人親自擊斃,系統統計人數一律折半。)

兌換物品數量:一級兌換物品,物品的數量為一百件,二級是伍佰件,三級是兩千件,四級是一萬件,五級是四萬件……

系統可兌換武器裝備:三八大蓋,歪把子,捷克式,迫擊炮,鐵拳單兵防空火箭,M1型火焰噴射器,巴祖卡火箭筒……

可兌換醫療物資組合套裝,其內包含:盤尼西林(青霉素),磺胺粉,嗎啡(鎮痛劑),醫用紗布,止血鉗等……

唯一美中不足的,系統不可以兌換糧食。

但有了系統源源不斷的提供這些武器裝備,糧食還用發愁嗎?

有了這些戰場殺器,鬼子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讓董宥禮嗤之以鼻的,就是這些武器的彈藥不好補充,完全依賴於系統配給,達不到自給自足。

也就是三八大蓋的實用性,更加的普及一點。

德械、美械,雖然用着好用,但不如蘇式來的皮糙肉厚。

董宥禮在心裏暗自罵著系統,這怎麼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樣呢!

原本的計劃是:左手**沙,右手伏特加,嘴裏唱着喀秋莎,懷裡摟着娜塔莎,東京今晚是我家,烏拉!

「算了!算了!我也是文明人,犯不着跟它嘔氣,就這麼地吧!」

踏踏踏,踏踏踏踏……

一陣腳步聲傳來,董宥禮一骨碌坐了起來,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

咚咚咚。

「請進!」

鍾志成推開門,滿臉笑意的走了進來。

「哈哈!小兄弟,沒打擾到你休息吧?」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姓鍾、名志成,是新一團的政委,我比你年長几歲,就托個大,你就叫我一聲鍾老哥吧!」

董宥禮腦袋嗡的一下,目光狐疑的打量着眼前的人。

不應該叫筒子嗎?怎麼還兄弟兄弟的稱呼,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土匪呢!

要不是男人身上穿着灰軍裝,他都要懷疑眼前這人的真實身份了。

「您好鍾政委,我叫董宥禮,不知道您來找我是……」

董宥禮雖然明知鍾志成的來意,但他也不好先挑明,只能揣着明白裝糊塗。

「哈哈,我也是聽團長回來說了小兄弟你的事情,特意過來看看,你這裡還缺啥少啥?」

「對於你們這些從國外回來的有志青年,我們那是十分的敬佩呀!」

「你們走到哪,都沒有忘了自己的根,不遠萬里回國來抗日,這份報國之情,真讓人動容啊!」

鍾志成對着董宥禮噓寒問暖,就是不把話往正題上引。

「鍾政委,您的這番誇獎,我真的受之有愧,和你們一比,我做的這些事根本不值一提。」董宥禮誠懇的說道。

「哈哈!」

「看來小兄弟對我們八路軍不是太了解,抗日無分先後,我們的一貫方針就是所有的抗日武裝、包括個人,都是我們八路軍的朋友。」

說到這裡,鍾志成停頓了一下,眼神複雜的看着董宥禮。

「不知道小兄弟這次回國,都有什麼打算?」

董宥禮緊張的心臟砰砰跳,雖然早就準備好了一套說辭,但這畢竟是扯謊,多少還有點緊張。

「你們都是英雄,我不願意騙你們,我這是不得已而為之。我真正的來歷說出來,你們也不會相信,對不起啦,最可敬的人。」董宥禮暗暗想道。

「鍾政委,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抗日的,沒有什麼具體的打算,誰打鬼子,我就跟着誰!」

鍾志成眉毛聳動了一下,臉上露出些許笑意。

「我們國內的抗日武裝,除了我們還有南邊的賊禿,不知道小兄弟更傾向於去哪支部隊?」

「那還用說嗎?」

「我的命都是李團長救的,我已經認定了他,這輩子也就跟着李團長幹了。」